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5 2020年12月3日 星期四

宗教婚丧礼仪被“中国化”,梵蒂冈被指为中共壮胆


一面中国国旗在北京王府井天主教堂前飘扬。(2020年10月22日)

据熟悉中国宗教自由状况的个人和组织介绍,中国当局为了推进宗教“中国化”的进程,把对宗教自由的打压扩大到宗教信徒的葬礼和婚礼,对其实施限制,甚至加以禁止。一些教会人士认为,罗马教廷对中共采取的妥协性策略,减轻了中共最大的外部压力,助长了中国宗教自由的恶化。

宗教婚丧礼仪被“中国化”,梵蒂冈被指为中共壮胆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7:24 0:00

宗教葬礼婚礼受限或被禁

自有人类历史以来,婚丧嫁娶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举办相应的仪式在中国民间也非常普遍。然而,一旦带上宗教色彩,就会遇到很多阻力。 专门报道中国宗教自由和人权状况的“寒冬”杂志近日报道了数起宗教葬和婚礼被禁事件。

以河南为例,新野县一名73岁家庭教会基督徒的葬礼队伍8月27日遭遇警方骚扰,扛十字架等宗教物品的教友在墓地被抓上警车,其他信徒逃散。

同月,安阳市一个基督教家庭请唱诗班和乐队为逝去的家人送葬,政府人员威胁说“教会的人来一个抓一个”,教友均被吓跑。

同样在8月,湖北省鄂州市一个三自教堂的牧师和10多名信徒为一老年信徒送葬,围绕棺木唱诗,政府人员赶来后将他们驱散。

另外,道教信徒的超度也被禁止。据《寒冬》杂志介绍,辽宁省有佛教居士4月和6月两次因为死者念经被抓,当局雇佣近80人捣毁了他超度的房舍。

即使举办宗教婚礼不被禁止,也会受到当局的种种刁难。浙江温州基督徒王先生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说:“在殡仪馆举行教会教友葬礼,就是不让开音响,不让你搞隆重活动,有时我们要租一个大厅,但是现在受到限制。不信耶稣的葬礼可以开音响,信耶稣的葬礼则不让开。”

王先生还说,限制宗教葬礼在温州农村很普遍,2018年下半年左右就开始了。殡仪馆说有压力,上面要求严格限制宗教葬礼规模,不得开音响,主祷会上说几句圣经,也不能太大声。

浙江台州的杨牧师对美国之音说,“我们这边早几年就有葬礼的时间限制,内容也有限制,以前不是按照教会的礼仪吗?属灵的不是都要播放诗歌吗?当局不让播放得太久。”

资料照:北京教区主教傅铁山在北京的一座天主教堂内为一对新人主持婚礼。(2007年4月22日)
资料照:北京教区主教傅铁山在北京的一座天主教堂内为一对新人主持婚礼。(2007年4月22日)

另外,宗教婚礼受限屡屡发生。据《寒冬》杂志报道,3月份,河南洛阳一教堂负责人准备给亲属在教堂举办婚礼,村干部说,必须先经宗教局同意,即使可以举行,18岁以下的不得入内,所有参加者须实名登记。

5月1日,山西省临汾市一基督徒夫妇请教会乐队为儿子婚礼唱赞美诗,后遭警方传唤。警察训斥道,“谁说有天堂?政府不准唱赞美天堂的歌!”

去年中国国庆期间,河南新乡市封丘县有年轻基督徒想按基督教仪式举办婚礼,干部闻讯加以干涉,禁止用教堂乐队迎娶。

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网站ShareAmerica在一篇题为“中国压制基督徒的婚礼和葬礼”的文章中也提到《寒冬》杂志所反映的情况。该网站说,美国国务院自1999年以来一直将中国列入“特别关注国”(Country of Particular Concern),因为中国严重侵犯宗教自由。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10月27日在国际宗教自由日当天发表2020年“国际宗教自由日”声明,指出世界上三个最严重的宗教自由侵犯者-中国、伊朗和朝鲜仍在加紧胁迫,让他们的人民噤声。更恶劣的是,中国试图根除所有不符合中国共产党思想的信仰。

中共的宗教“中国化”战略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对外来和本土宗教婚丧仪式的严控,同规管宗教场所、强拆十字架、审查宗教出版物、打压家庭教会如出一徹,凸显当局正在系统地推动宗教“中国化”进程。

宗教新闻媒体“教会领袖”(Churchleaders)说,中共日益强化对信仰者的迫害,努力让宗教“中国化”,推动这些宗教更接近中国宗教,而不像西方宗教,落实习近平重塑中国宗教的五年计划,其中包括清除学生教科书中的宗教语言,不让人们在网上购买圣经,以及拆除教堂,等等。

据中国伊斯兰教协会报道,1月5日,该协会在北京举办了题为《坚持我国伊斯兰教中国化方向五年工作规划纲要(2018—2022)》的研讨会。

中央统战部十二局副局长马劲在会上誓言要坚持中国伊斯兰教中国化方向,“必须提高政治站位,始终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中国伊协会长杨发明也表示:“坚持宗教中国化方向是党中央给我们伊斯兰教界指明的正确方向,是我国伊斯兰教事业健康发展的必由之路。”

半岛电视台说,中国近年来展开激进的中国化运动,一些过去为官方包容的宗教团体,正在眼睁睁看着习近平掌政下,中国的宗教自由大幅萎缩,而习近平是自毛泽东以来中国权力最集中的领导人。

为推进宗教中国化,中国政府在2018年4月3日还公布了《中国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实践》白皮书,强调“把宗教工作纳入国家治理体系,用法律调节涉及宗教的各种社会关系”。

地方当局闻风而动,有的自立地方新规。河南省新乡市封丘县一名三自教会教职人员向“寒冬”杂志透露,2019年5月,该县颁布关于宗教婚丧仪式的有关规定,禁止在公共场所举行宗教式婚礼、葬礼,禁止教堂唱诗班和乐队外出参加婚丧仪式,违者追究教堂教职人员和相关信徒责任。

针对中国严控宗教婚丧仪式的“实践”,浙江台州的杨牧师认为,中共的干预“也许是在有些地方搞试点,就像以前一样,你要是不反抗,当局就要全面推广,这种可能性是有的,如果大家都不反应,当局就会进行推广。”

据杨牧师介绍,陕西和山东等地曾经掀起的强拆十字架风潮,就是当局搞的试点,成功了就在更大范围内推广。强化限制宗教婚丧礼似乎是当局试点的又一个新的重点内容,河南和浙江等地情况突出。

不过,中国各地限制宗教婚丧仪式的力度似乎不太均衡。不知是不是因为“天高皇帝远”,福建农村地区的张先生对美国之音说,与浙江等地的情况相比,他们那里限制宗教婚丧仪的情况没有那么严重。

另外,北京天主教地下教会的教徒李先生说,他没有碰到宗教葬礼和婚礼受当局限制的情况。教堂为逝者举行追思、唱诗、安葬基督教墓地的事情常有发生。

一位在北京三自教会的基督徒对美国之音说,她所在的教堂牧师和唱诗班去年为她母亲举行了庄重的追思仪式,并为她在基督教墓地安葬提供了方便。

梵蒂冈为中共壮胆?

中国民间宗教人士注意到,虽然当局对宗教活动管制的力度,各地并不平衡,操作各有不同,但总体态势日渐猛烈, 一些教会人士指出,就在中国宗教自由形势日渐严峻的同时,梵蒂冈的罗马教廷却不断改善与中国政府的关系,并在日前续签了梵中主教任命临时协议,无疑是给中国当局壮了胆。

浙江省台州的杨牧师对美国之音说,这样一来,中共面临的世界上这个最大的政治压力没有了。 他说:“这个问题最近我们一直关注。我觉得梵中关系改善只有坏处没有好处,而且肯定是弊大于利。弊就是中共当局可以更好地管控。从政治的角度来说,梵蒂冈的势力,使中共当局受到很大的一个压力,现在他们妥协在一起了,我相信,这方面的压力对中共来说肯定减轻了很多。这方面的压力减轻了,中共肯定接下来就可以大幅度动作了。”

据杨牧师透露,有体制内维稳人员对他说:“我们为什么不怕佛教?因为佛教在中国几千了,怕什么?基督教不好掌控,不仅它不是本土的,而且是全世界范围的,这是我们最怕的。”

杨牧师说:“你看,梵蒂冈都和中国妥协了,中共还有啥可怕?近年来中共对基督教和天主教没有利好消息,只有收紧,没有放松,加上梵蒂冈一妥协,中共恶狼的面目就更加暴露出来了。”

对华援助协会(ChinaAid)10月22日说,中国对于续约的迫切性远高于梵蒂冈,本来这是梵蒂冈督促中国改善宗教自由的绝佳机会,但梵蒂冈似乎没有把握好这点。相反,情况显得更加负面。该协会指出,中国当局对官方团体的监控,十字架被拆除,教堂被毁,禁止对未满18岁的未成年人进行宗教教育等,以及对非官方教会的打击,教堂被关闭,神父遭驱逐,墓地被毁,主教被隔离等等,均有增无减。

另外一方面,中国政府在《中国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实践》白皮书中提出日常宗教活动的一系列管理原则,强调信教公民的宗教活动应“有序进行”,同时保障“公民在宗教活动场所内以及按照宗教习惯在自己家里进行的一切正常的宗教活动”,而“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加以干涉”。

法律窗口

法律窗口” 2002年创办,由亚微撰稿和主持,它是一个以介绍美国法为主的专题节目,旨在通过报导和分析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案件和法律议题,简明生动地展现美国法律制度的精髓。欢迎您在新浪微博博客推特(@YaweiUS)关注“法律窗口”。并通过“法律窗口”的电邮信箱law@voanews.com提问,或发表您的建议和意见。

此外,台湾五南出版社在2008年把“法律窗口”的文稿编辑成书,书名是《听美国宪法说故事》、《听美国法律说故事》,欢迎读者直接和出版社联系订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