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5 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焦点对话:封杀翻墙技术,中国网路越发“自成一格”?


中国网路监管再下重手。本星期,中国工信部宣布全面清理虚拟私人网络VPN,禁止网民未经批准通过VPN翻墙上网。这意味着中国互联网朝着建立封闭隔绝的自联网大大迈进一步,不仅普通百姓失去了解外部世界的窗口,工商和科技行业也失去和外界联络交流的通道。 中国封杀VPN,原因何在?最大的受害者是谁?网路技术进步越来越快,政府的封锁手段是否赶得上科技革命的步伐?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分别是: 华盛顿智库“ 美国企业研究所”经济政策研究员钟伟锋博士;北美世界日报副总编魏碧洲先生;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先生。

程晓农表示,中国的互联网用户为了翻墙获得各种信息,使用虚拟专用网络(VPN)服务的人2015年就达到1.4亿人次(每人每月使用次数不同;1.4亿人次中35%看境外新闻,20%看视频)。除了境外的多家虚拟专用网络服务商之外,最近几年国内许多网络宽带公司也开始提供这样的服务,这些国内虚拟专用网络服务提供者有可能大大增加翻墙的人数。中国政府经常封锁境外提供的虚拟专用网络服务,这次工信部的措施则主要是清理国内的网络宽带公司等提供的虚拟专用网络服务。中国政府非常清楚,经济稳定依赖于外贸、外资和对外技术交流,而这些涉外经济活动都建立在信息的自由流通基础之上,因此它没有彻底禁止外企使用虚拟专用网络(VPN)服务;但中共维持经济的最根本目的是维系政权,当信息的自由流动让政权失去安全感时,它宁可牺牲经济需要,也不愿让信息自由威胁政权,所以,经济利益不会改变它守卫“防火长城”的决心。

程晓农说,在习近平完成集权之后,十九大前后应该不会有多少高层冲突,所以十九大不是加紧控制互联网的主要原因;由于国内经济社会形势日趋严峻,为了预防可能出现的社会反弹,当局正不断加强社会控制,对国内虚拟专用网络(VPN)服务商的强化监管,与近年来对网站、平面媒体、博客的强化监管是一脉相承的。近30年来中国当局的一系列政策表明,经济繁荣时中国的政治不会进步;经济滑坡、社会矛盾增加时,政治只会倒退。

魏碧洲指出,过去几年中国国力增强,民众购买力加强,频繁来往于中外各国,对不同语言网站的关注度与日俱增。这让政府感到不安,担心民众获得不该得到的信息。统治者希望维持稳定,以利于统治。然而,钳制自己的百姓是匪夷所思的,与自己要当国际领袖的理想背道而驰。只有信息开放,才能造就强大的政府。

魏碧洲说,封锁互联网会在中国创造特权阶层,比方领导人、外企等就可以获得外部信息,但广大民众却被排除在外。这使得广大百姓成为二等公民,使他们酝酿不满和激愤情绪,其实这反而不利于当局统治。而且,一个政府要考虑,自己想培养什么样的下一代?封锁互联网的结果就是让下一代对世界了解不够,视野狭窄,被迫游离于国际社会之外。这样的国家,会有国际竞争力吗?

钟伟锋说,信息流通是经济发展的基本元素,电子商务数据自由对经济发展来说至关重要。目前来看,国内学者与外界联系没有很多障碍。对于新规定我们要假以时日,观察其执行程度。政府已经澄清,这个规定对外企将没有影响。另外,跨国公司在中国因为封网而多大程度影响盈利,这方面我还没有看到过数据。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外资撤离不是因为网络限制,真正的原因是十年以来的中国放缓减缓,外商对中国经济前景感到担忧。

陈破空表示,中国政府全面清算VPN,是国内控制继续收紧、政治空气继续左转的一部分。其实,当局一直在封杀VPN,尤其,每逢敏感日或重大活动,诸如六四周年、20国峰会、党代会时,中国网民每每感叹“墙又加高了。”这一回下令清剿,意图斩草除根。其实,随着网速的提高、技术的翻新,中国政府未必能全面堵死翻墙技术,地下VPN将继续存在,新的翻墙技术将不断诞生。中国政府的封杀,很可能赶不上技术进步的速度。

陈破空说,封杀VPN,妨碍的不只是翻墙的中国网民,还有在中国投资开业的外商,包括台湾、香港商家。换言之,会损伤中国经济发展。但中国政府显然已经不再在乎这些,不在乎对外商、台商、港商的得罪。他们认为,与政权的安稳相比,吸引外资已经不那么重要。而且,中国当局正通过对国营企业的补贴和保护政策、对外商更加苛刻的市场准入、以及服务器监管、网路安全立法等手段,挤走外商。封杀VPN,也可以理解为中国挤走外商的又一招。中国对外投资逐年加大,已经超出外资在中国的投入。这表明,中国红色权贵资本,既加紧抢占国际市场,也加紧独占、独霸中国市场。出于经济利益的争夺,也出于政治安稳的谋划。

《焦点对话》YouTube播放列表:http://bit.ly/JiaoDian-youtube

YouTube链接: 封杀翻墙技术,中国网路越发“自成一格”?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