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5 2020年7月15日 星期三

中国网络观察:三文鱼背锅


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2020年6月14日)

观察家们说,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起源问题在中国一直是一个超敏感的政治问题,而政治问题在中国则有明确的官方舆论导向。在中国对全世界宣扬中国采取果断有力的措施成功地控制了疫情之际,中国首都北京出现疫情反弹抬头。北京再度进入所谓的战时状态,与此同时,中国官方舆论一度试图将最新的疫情爆发归咎于进口三文鱼,再度凸显出舆论导向在当今中国的运作。

三文鱼出场的前奏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去年12月在中国湖北武汉进入爆发式快速发展阶段。中国共产党当局采取了许多观察家所说的双管齐下的有力应对措施,一方面严密隐瞒疫情信息,甚至为此大张旗鼓地以散布谣言的罪名处罚在朋友圈中谈论疫情的8名武汉医生,一方面进行”疫情可防可控”、”未见明显的人传人”之类的误导性宣传。这些有力的措施导致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在当局营造的虚幻安全感中中招,疫情由此不断扩大。

目前,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中共当局的强力信息封锁和误导性宣传使疫情由原本应是一场地方性的公共健康问题变成了全国性、全世界性的大灾难。许多国家对中共当局在疫情大爆发之前和之后的强力信息封锁和误导性宣传提出了强烈的批评。中国的盟国伊朗卫生部发言人则数次表示,中国当局有关中国疫情的说法是跟全世界开了“一个令人痛苦的玩笑”。

在全世界的观察家们看来,中共/中国当局仍在跟全世界和中国人继续开这种令人痛苦的玩笑。

中国当局至今坚持宣称疫情在中国只是造成4600多人死亡,而这个数字不及中国每年交通事故死亡人数的一个小零头(世界卫生组织2015年说中国每年有超过260,000人即26万人死于交通事故)。与此同时,中国当局又采取举世无双的死守严防的姿态,甚至不惜为此将几十万在海外的中国人阻挡在国门之外,使他们有家归不得。

中国当局为应对疫情采取的果断有力措施也包括为确保北京安全实行严上加严的死守严防措施。当局为此做出特殊的安排,这就是,为了避免来自国外的病例输入北京,从3月23日零时起,所有北京入境航班均须先从天津、石家庄、呼和浩特、沈阳、大连、 上海、青岛、郑州、西安等12个指定的第一入境点入境。

北京采取的这种以邻为壑的措施在中国招致广泛的不满。然而,因为这一措施显然是来自常驻在北京的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最高当局的授意或指令,其他城市当局不得提出反对,其他城市的人民的不满也只是限于零星的网络抱怨。

中共控制下的中国官方媒体对这种抱怨不予报道,不予评论,甚至不予提起。中国当局同时对内对外宣传说,当局采取果断有力的应对措施迅速有效地控制了疫情,为国际社会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理应得到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感激。

北京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抬头就是在这种大背景之下发生的。在众多观察家看来,中共当局/北京当局跟全世界开的令人痛苦的玩笑现在也开到了自己的身上。

三文鱼陡然名声大噪

北京一所家乐福超市出售的进口三文鱼冷冻产品。 (2020年6月17日)
北京一所家乐福超市出售的进口三文鱼冷冻产品。 (2020年6月17日)

三文鱼即鲑鱼,英文salmon。三文鱼这种称呼来自中国粤语方言的salmon音译。三文鱼、尤其是进口三文鱼在中国价格昂贵,是一种小众食品,一般人家吃不起。

然而,北京最大的、据称也是东亚地区最大的农产品批发市场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6月11日发现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新冠病毒疫情由此在北京再度抬头,北京由此再度进入所谓的战时状态,原本要重新开学的学校也搁置开学的计划。三文鱼也由此名声大噪,成为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的著名食品。

三文鱼在眼下的中国爆得大名要归功于进入6月中旬以来中国官方的一边倒的所谓新闻报道和舆论导向。

官方的中国新闻网的报道在观察家们看来非常典型。中新闻6月14日报道说:“连续两天多人确诊,40多人咽拭子阳性,40件环境阳性样本...北京新发地,让本土疫情再度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在人们关于这波疫情的溯源讨论中,三文鱼第一时间成了一个关键线索。北京新发地市场负责人称,相关部门从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测到了新冠病毒。各大商超、餐厅闻风而动,连夜迅速下架三文鱼及其相关产品。”

在进行三文鱼舆论导向的同时,观察家们还注意到中共当局控制下的官方新闻还对全社会发出了警告和威胁。官方的澎湃新闻在6月13日发表的一篇有关新发地市场因疫情而受到检查的报道中说:“针对监督抽检、监督检查中发现的问题,应当坚决予以立案,依法予以严惩;符合移送公安机关条件的,应当按照有关要求及时移送公安机关。”

然而,截至目前,中国官方媒体或官方发言人没有说明“监督抽检、监督检查中发现的问题,应当坚决予以立案,依法予以严惩”究竟是什么问题,没有解释说明中国公安机关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中国的疫情控制权威机构,也没有解释说明新发地的疫情是否跟国内外敌对势力的运作有关。

中国官方媒体的这种报道和舆论导向立即受到中国网民的注意、批评、讽刺:

——40个环境样本携带病毒,专门告诉你切进口三文鱼的案板。问:这案板只切三文鱼,不切其他东西吗?这店里只有进口三文鱼,没其他鱼。就算有,其他鱼也不在这个案板切对吗? 没逻辑的人,是看不懂国内新闻的。因为主要不是要听它说什么?而是要听它没说什么。

——我看到40个环境样本,然后只具体指出一个三文鱼案板,就猜到后续新闻了……我加的舆情观察小群的朋友全都猜到了,毫不意外的操作模式啊 。

——说(进口三文鱼是)欧洲来的,想必整个传染路径都调查清楚了呢。

——故意的,祖传老套路了

——这个好笑 哈哈哈

——噗呲,洗白的套路也出来了

——好容易找到个锅,可不能浪费了

三文鱼与金蝉脱壳

在一些观察家们看来,上面这位中国网民所说三文鱼成了为中共当局所用的新“锅”,这种说法是对中共当局宣传手法的一种高度凝练的总结和评论。

“锅”是中国大陆通行的当代汉语中的一个常用口语/俚语词,意思是“罪责”。当今中国口语中的常用口语词组“背锅”与“甩锅”由此而来。“甩锅”的说法甚至出现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正式发言中。例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希望沉迷“甩锅”游戏的美国政客回头是岸。

然而,观察家们注意到,自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今年1月在中国成为遮盖不住的现象以来,中共当局的甩锅言论频繁更换,如今连中国问题专家也感觉晕头转向并且难以一一细数和说明了。

批评者说,迄今为止,中共当局对全世界展示的令人特别印象深刻的甩锅大动作包括,声言新冠疫情不是起源于中国而是起源于意大利;声言疫情的起因是美国军人借去年8月到武汉参加世界军人运动会的机会把病毒带到武汉;声言美国专家说新冠病毒绝不是首先出现在武汉(注:实际上该美国专家说的是鉴于武汉肺炎的最初感染者许多跟武汉海鲜市场无关,导致武汉肺炎的新冠病毒绝不是首先出现在武汉海鲜市场)。

关注中共舆论控制问题的观察家们注意到,进入2020年以来,中共当局的宣传机构在疫情起源问题上和造成疫情扩散全世界的责任问题上频繁向国际社会推出令人瞠目结舌的说法,这种操作跟中共当局在过去20年里控制中国国内互联网舆论的做法高度相似。在观察们看来,中共的这些对外舆论控制的举措显然是先前对内舆论操控举措的扩大应用。

早些时候有报道说,负责指挥舆论操控的中共宣传部门给当局雇用的民意操控特工(即中国网民所说的“五毛党”)提供的培训包括协同行动,由一人故意发出令人难以置信的说法引起激烈争议,然后再由另一人以理性、中立、客观的面目出现,对争论双方的意见予以汇总,进而把话题引导到有利于中共的方向。

包括在纽约出版的争论杂志《北京之春》的荣誉主编胡平在内的许多观察家表示,中共在新冠疫情问题上的国内国际舆论操控显然是故技重演,其具体做法就是由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用英文先向全世界宣扬中国疫情肇始于美国军人到中国投毒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说法,而赵宣扬这种说法的目的显然不是令人相信而是引起激烈争议,以便随后把争议引向有利于中共的方向。

胡平就此提出的论据是,在全世界普遍和强烈谴责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的新闻封锁和误导性宣传祸害了中国、祸害了全世界之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公开提出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说法不出所料地招致世界舆论哗然和美国的强烈反弹,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随后便接受美国媒体采访,以看似理性、中立与客观的立场声言,疫情起源问题是一个科学的问题,应当由专业科学家来研究判定。

崔天凯的这一说法在胡平和许多观察家看来是一箭双雕,一方面是在美国平息由赵立坚的雷人说法引起的强烈谴责,一方面则是把话题从习近平当局在疫情上应当负担什么责任的问题引开,使话题变成了一个有利于有利于习近平和中共政权逃脱罪责的所谓科研问题。胡平将中共的这套旨在甩脱罪责(甩锅)的操作称作“金蝉脱壳”。

与此同时,也有观察家对崔天凯看似表达了跟赵立坚截然不同的论点这一现象提出了不同的解释。他们认为,习近平在外交领域不懂装懂好勇斗狠,专横蛮干,大大恶化了中国的外交形势,导致中共领导层内部出现习无法控制的分裂,崔天凯的言论反映出中共最高层的分裂。

三文鱼终于脱罪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声言通过果断有利的措施控制了疫情的中国首都北京重新出现,中共当局官方和官方控制的新闻媒体在第一时间声言北京最新疫情起源于三文鱼,尤其是进口三文鱼,这种说法违反基本医学常识甚至普通常识,令人难以置信。但在一些观察家们看来,中共当局散布这种说法显然不是使公众相信,而是要引起公众的议论和争论,然后再把舆论引向有利于中共当局的方向。

果然,三文鱼突然成为背锅侠引起了中国网民的纷纷议论和争论:

——(不一定是三文鱼的问题)说不定是水有问题啊。

——(不能说沾染病毒的三文鱼是因为先前切鱼案板上切了别的鱼而带毒的)我们附近的海鲜市场,卖三文鱼的专门卖三文鱼。案板还真是专用的。

——是的。有人曾说过: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上百块一斤的挪威三文鱼,切的板子还真没见过其他鱼肉也放上去切的。

——我们菜市场有专门卖三文鱼的摊位,就真的只卖三文鱼。建议楼主(注:即初始网络贴发言者)多去菜市场走走。

经过几天的舆论导向和舆论导向下的争议之后,中国官方媒体又推出了新的导向,给三文鱼脱罪:

“病毒从哪里来?人们不停追问。此前媒体报称新发地批发市场的三文鱼案板上发现了活性新冠病毒,引发三文鱼传播新冠病毒的传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分析,三文鱼案板发现活性病毒不能说明太多问题,有可能是多种原因造成的案板污染。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应急中心副主任施国庆也表示,目前没有证据表明三文鱼是新冠病毒的宿主或中间宿主。”(见中国新闻网6月17日报道)

按照中共当局的法律法规,传播错误信息、尤其是传播有关疫情的错误信息要受到严厉制裁。截至美国之音发稿时为止,中国没有传出任何消息说有谁因为在第一时间通过官方媒体传播了三文鱼引发北京最新疫情的虚假消息而受到应有的制裁。

三文鱼缘何背锅又脱罪

现在观察家们还不清楚中共当局控制的中国媒体究竟为什么要突然使三文鱼背锅,又突然给三文鱼甩锅,就像是他们至今不清楚中共当局为什么突然选择意大利或美国来为祸害全世界的疫情大爆发背锅一样。

但一些中国国内外的观察们认为,中共操控中国官方媒体在三文鱼与北京疫情抬头关系问题上的舆论导向是为了凸显中共当局关心人民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认真对待疫情问题,而不是批评者所说的封锁信息,漠视人民生命安全。

实际上,自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成为世界大灾祸以来,中共当局漠视人民生命安全封锁消息的做法受到世界许多国家的公开批评。中共当局随后一直在采取各种措施试图扭转这一局面。中共当局最新的措施包括在本月早些时候发布题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的白皮书,试图在疫情大扩散责任问题上为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洗白。

白皮书大力颂扬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如何从一开始重视疫情,如何采取及时、果断和有力的措施防控疫情,但只字不提中共在疫情起始阶段也就是在最有可能将疫情控制在局部小片地区的阶段严密封锁消息、惩罚李文亮医等八名医生只是因为他们自行谈论疫情问题,不提在疫情进入急速发展的阶段,武汉市的疫情新病例将近两个星期保持为零。

白皮书也只字不提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到了1月15日还发布公告,宣传疫情“未见明显的人传人”,不提中国国家主席、中国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在1月23日,也就是在武汉当局突然宣布将封城几个小时之后对全国发表电视讲话,不提疫情,不提武汉,不提封城。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说,中国政府发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是为了“留下正确的人类集体记忆”。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