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4 2018年1月19日 星期五

硅谷妈妈们用科技解决幼儿教育难题


几个月前一则硅谷招聘保姆的广告引起关注-最高13万美元年薪,要求本科毕业,中英双语流利。无论这是不是真如人们猜测,是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所发,人们都不禁感叹,硅谷精英对幼儿教育的要求真高。然而这只是少数个案,在硅谷高昂的生活成本压力下,幼儿教育成为很多家庭的难题,三位硅谷妈妈尝试用科技改变现状。

位于加州硅谷的圣马特奥(San Mateo)是全美最富的10%的郡县之一,但仍然面临幼儿教育的难题。圣马特奥郡学龄前儿童办公室执行董事凯蒂·洛佩兹(Kitty Lopez)告诉记者,圣马特奥郡有近一半的三年级学生阅读能力不达标。

多项研究结果证明,儿童大脑发育有90%是在五岁前完成的,这段时期的教育对儿童以后的认知和情感发展至关重要。洛佩兹告诉记者,“圣马特奥郡 一万一千儿童的学前教育需求无法得到满足,大约占总需求的32%”

加州政府下设的学龄前儿童办公室致力于改善五岁以下儿童的教育和健康状况,目前协助政府扩建、新增日托中心,但仍然面临地价、租金成本高昂的问题。如何更有效地利用现有设施,如何为家庭节省幼儿教育支出?硅谷三位妈妈用科技改变现状。

大众传媒博士由香·施奈德(Yukari Schneider)、日托中心教师金·欧阳(Kim Au-Yeung)与曾在谷歌和脸书工作过的贝扎迪(Anne Behzadi),三位硅谷圣马特奥郡的年轻妈妈深感当地的育儿压力。根据“新美国”(New America)智库的调查,全美五岁前儿童的教育支出平均为每年9,589美元,比州立大学的学费还高。这样的情况在硅谷更为严峻。

施奈德分享了她的育儿经历。她说:“我儿子上日托中心时,他外公外婆来看我们,那段时间他没有去日托中心,我们却还要交一整个月的钱,将近两千美元,很多年轻家庭没有这个闲钱。”

贝扎迪在寻找合适的日托服务时也遇到困扰,她说: “常用的日托服务有时候靠不住,寻找替代的服务非常困难。所以我要取消会议,取消医院的预约门诊等等,就是因为没人能帮我照看孩子。”

欧阳则表示她很幸运,她的父母能帮忙带孩子,但也不能高枕无忧。“就像现在,我父母去度假了,”她说,“我就想,我该怎么办呢?”

于是,她们共同创办了日托服务网站“袋鼠村”。用户可以通过时间、地点、办学理念等条件搜索合适的日托中心,浏览照片和用户评价,就像预订餐厅或酒店一样简单地为自己的孩子预订临时日托服务。比如在感恩节假期,如果孩子常去的日托中心关门,用户可以搜索一家开门的日托中心。

通常日托中心有相当多临时空位,“袋鼠村”帮助家长找到灵活、可靠的日托服务的同时,日托中心也可以更有效利用资源 。

一个叫做Little Builders的日托中心负责人陈灵(Linh Tran)告诉记者:“她们帮我们填上了空位。在节假日,我们有些一天的空位,我们自己很难去找只需要一天日托的家长,她们在这方面帮助了我们。”

贝扎迪表示,目前,“袋鼠村”平台上每月有一千个空位,价格最低只要每小时5美元。

施耐德表示,今后“袋鼠村”不想局限于提供临时服务,也希望帮助家长找到更合适的长期日托服务。通过为家庭提供机会,尝试不同的日托中心。这样,家长从孩子的亲身体验就可以知道,这家日托中心对孩子是否合适。

“袋鼠村”成立一年多,从旧金山、圣何塞等湾区城市起步,计划扩展到美国东海岸大城市。正如“袋鼠村”想传达的理念一样,培育一个孩子需要一个群体的努力。面对幼儿教育的困境,三位硅谷妈妈无法改变高物价压力、收入不平等或者资源的短缺,但她们用触手可及的科技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