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5:08 2024年6月21日 星期五

中国为什么投资非洲绿色能源的未来


资料照片:津巴布韦的卡里巴水坝电站。(2016年2月19日)
资料照片:津巴布韦的卡里巴水坝电站。(2016年2月19日)

中国公司今年希望对非洲新兴绿色能源项目进行投资,包括纳米比亚的一个风力发电场和津巴布韦卡里巴大坝上的浮动太阳能发电场。北京之前保证帮助非洲国家用可再生资源而不是化石燃料解决他们的能源问题。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政策研究院雷边(Lei Bian)对美国之音说,“中国海外的可再生能源投资是为了兑现中国的国际气候承诺,加快非洲这个中国最大贸易伙伴的摆脱化石燃料的能源转型。”

中国优先发展绿色能源,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和风力发电生产国。

非洲可再生能源公司首席执行官提优(Tony Tiyou)对美国之音说,“中国显然在这里展示一些领导作用,他们应该为此受到称赞。”

但分析人士说,中国公司也从非洲对此类项目的需求中获利。

非洲能源需求

非洲国家对全球转暖贡献最少,非洲人口只有大约一半能够使用电力。很多国家也有巨大的电力逆差。

比如南非因为火力发电站的老化和电网的超负荷正在经历电力危机,每天轮流停电,让经济受损。

南非已经有几个中国支持的绿色能源项目,包括北角的德阿尔(De Aar)风力电场,由中国能源投资公司一个分公司管理。

新任电力部长拉莫哥帕(Kgosientsho Ramokgopa)上任后就在上个月会见了中国大使陈晓东,讨论中国的帮助。

中国驻华盛顿使馆给美国之音提供的一份关于这次会见的声明说,两人讨论了“提供紧急电力设备,派遣技术专家,技术磋商和个人培训以及其它对南非的支持。”

声明说, 拉莫哥帕对陈晓东说,“南非期待学习中国电力发展经验,加强两国间发电领域的合作,帮助南非尽快摆脱电力危机。”

小就是美

分析人士注意到,中国在非洲宣布的很多最新绿色能源项目与过去港口铁路等一带一路基建相比是相对小型的投资。

这符合北京转向习近平称之为小就是美的“绿色丝绸之路”项目。

比如纳米比亚电力公司发给美国之音的声明说,该公司4月和一个纳米比亚中国合资企业签约,投资大约1亿美元在吕德里茨(Luderitz)镇建立一个50兆瓦的风力发电厂。

《中南项目》(China Global South Project)管理编辑范斯塔登(Cobus van Staden)说,“纳米比亚项目在这个规模上很合理。1亿美元基本处于中国人此刻感兴趣的小就是美的范围内。作为这个转变的一部分,他们也表示他们对绿色能源的相关项目尤其感兴趣。”

英国发展研究院政治经济学家沈威(Wei Shen)对美国之音说,“这与过去一带一路时代的大型水力和火力发电站或铁路项目相比是相对小型的项目。”

一个有待签字的不那么小型的项目是津巴布韦卡里巴水坝1000兆瓦的浮动太阳能发电场。中国能源工程公司向津巴布韦当局提出了10亿美元的建议,表示如果项目继续,将在146个浮动单位上安装180万光伏的电池板。

津巴布韦有大量的锂蕴藏,要求开发公司在津巴布韦进行加工。

范斯塔登说,“所以这当然是非常的能源密集,提炼和提取的是中国公司,所以中国公司可能进行合作,”为锂矿需求“提供能源解决方法。”

津巴布韦官员建议记者向津巴布韦供电局提问,但供电局没有回复美国之音的要求。

对煤炭说不但有例外

北京重点发展绿色能源之前在非洲的项目被批评。环境人士指责中国公司的矿业和基建项目污染环境,破坏野生动物栖息地。

一些分析人士称赞习2021年保证不再海外修建任何更多的火力发电厂,但范斯塔登说,习依然在努力获得石油和煤炭进口,确保中国经济的能源安全。

他说,“中国一方面有世界最大的太阳能能力和太阳能生产,比世界上任何国家安装了更多的可再生能源能力,另一方面也在比世界上任何其它地区安装更多的非可再生的常规能源能力。”

中国一直对非洲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和生产进行投资。有报道说,中国超过25%的进口石油和天然气来自非洲,仅次于中东。

中国海洋石油公司和法国道达尔(TotalEnergies)是东非原油管道项目的主要投资人,尽管有驱离居民和破坏环境的担忧。项目支持者说非洲需要电力。

报道说,“然而,正在计划的大部分项目是低碳能源,包括11吉瓦的水力和5吉瓦的太阳能和风力发电。”

中国、美国和以后

英国发展研究院政治经济学家沈威说,“对津巴布韦等一些非洲国家而言,中国在目前阶段基本上是唯一的双边借贷方和开发方,”“但也有中国公司必须与其他外国公司竞争的非洲市场,比如南非、尼日利亚和肯尼亚等。”

范斯塔登说,尽管中美都在这个空间存在,他们解决非洲可再生能源需求的方法不同。

他说,“中国公司与中国政府有十分密切的工作关系,为这些项目安排资金就相对容易,但美国方面的关系就不那么密切。”

范斯塔登说,“美国政府有很多计划扩大南方世界的可再生能源,但美国公司不一定对这些市场如此感兴趣。”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政策研究院的雷边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和其他国际开发伙伴需要共同增加对低收入国家的可再生能源的投资。

她说,“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单独弥补巨大的气候融资空缺,这意味着需要所有国家用所有融资来源进行集体努力,以实现全球和非洲的净零排放转型。”

评论区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6/20【时事大家谈】官方否认倒查30年,中国为何刮起“查税风暴”?中国房屋价格跌跌不休,危机何时见底? 嘉宾:信息与战略研究所经济学者李恒青;金融学者、独立时评人张杰;主持人:许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