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51 2018年6月25日 星期一

专家:习近平在全球雄心高但威信低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7年6月30日在香港石岗营地视察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

新年伊始,有关美国退出国际事务,中国将接替美国领导世界的报道连篇累牍。但是,美国的一位知名中国问题专家说,中国目前其实并不具备领导全球共同应对挑战的气魄和威信。这位学者还说,美中唯一的区别是,美国领导人明确表示我们不关心世界的其他地方,而中国领导人至少假装关心。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亚洲项目主任、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易明(Dr. Elizabeth Economy)新年的第二个星期发表署名文章说,中国在经济领域、气候变化以及国家治理等方面都没有体现领导力,更不用说中国会有追随者。

华盛顿智库外交关系协会亚洲研究项目主任易明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网站视频截图)
华盛顿智库外交关系协会亚洲研究项目主任易明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网站视频截图)

一带一路沿途将产生巨大浪费

易明在自己的文章里说,中国一直宣称自己在经济领域非常强大,那么,中国在经济领域的领导力到底如何?

她说,中国在包括清洁能源和人工智能的现代技术上投入了巨资,但是,中国的巨大浪费以及假冒产品可谓是全球之冠。

易明说,中国制定了连接全球的“一带一路”的宏大计划,如果实现确实可以改变世界版图。虽然说,认定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实际上是为了解决一些重污染企业的产能过剩是有点过,但是,中国强调“双赢”合作,让其他国家决定这些计划能否满足他们的需求,这将会在一带一路的沿途造成巨大的浪费。

在北京雁栖湖国际会议中心,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各国领导人合影(2017年5月15日). 有29个国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脑参加。工业七国集团成员国的领导人都没有参加这次峰会。印度由于不满中国把与巴基斯坦合作的“中巴经济走廊”纳入一带一路而且计划在印巴争夺主权的克什米尔地区兴建水坝,没有派代表团参加这次会议。
在北京雁栖湖国际会议中心,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各国领导人合影(2017年5月15日). 有29个国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脑参加。工业七国集团成员国的领导人都没有参加这次峰会。印度由于不满中国把与巴基斯坦合作的“中巴经济走廊”纳入一带一路而且计划在印巴争夺主权的克什米尔地区兴建水坝,没有派代表团参加这次会议。

去年年底,巴基斯坦、尼泊尔和缅甸相继证实取消中国公司的重大水电项目。这对中国来说无疑是重创。

易明说,设想建立一个世界范围的基础设施项目,并以此促进全球贸易和投资确实体现了不少的领导力,但是,事实上,中国只是很多国家的贸易伙伴,但是,在任何区域,都并非最大的投资者。

最先提出“软实力”概念的美国学者约瑟夫·奈星期一( 1月8日)也撰文说,中国的经济实力确实为中国既带来了硬实力,又带来了软实力,但中国的软实力有变成“锐实力”的倾向。

他举例说,中国因为挪威将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中国异议人士刘晓波而惩罚挪威,限制澳大利亚出版商进入中国,仅因为该出版商出了批评中国的书,在这两起事件中, 中国都运用了自己的 “锐实力”。

应对气候变化中国在某些方面还拖后腿

很多分析人士认为,在应对季候变化的问题上,中国已经彰显了领导力,但是外交关系协会的易明也有不同的看法。易明说,在这个领域,中国也不应该被认为是领导者, 至少目前还不是。

易明说,中国目前还在修建为数不少的排放二氧化碳的煤炭化工厂,一旦这些工厂完工,二氧化碳排放量相当于现在二氧化碳排放量的10%, 超过德国2015年二氧化碳排放的总量。这其中还不包括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协议计划对外输出的100多个火力发电厂。

2018年,根据独立环保机构德国观察以及气候行动网络,在采取何种行动来避免气候变化以及打算采取何种计划来避免气候变化方面,中国的排名仅为41.

另外,易明认为,要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承担领导责任,更重要的是,中国应该有能力联合其他国家为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制定更为宏大的目标,或者负责在监督和汇报方面更加透明,但是中国在这两个问题上都没有动作,在透明监督和汇报问题上甚至拖后腿。

国家治理中国在警察国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易明谈到体现领导力的另一个标准是国家治理。她说,在去年10月的中共19大会会议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暗示,中国可以成为其他国家的发展榜样,至少可以在其他国家的发展问题上提供建议,但是,她说,随着中国脸部和声音识别软件的出台、社会信用体系的建立以及再次鼓励民众相互揭发的做法,中国在警察国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易明说,看着中国引进新的高压政治措施,把自己的政治制度强加给香港公民令人痛心,她认为,世界上没有一个社群会自愿接受中国的政治制度。

另外,中国还霸凌那些被认为在政治上触犯其意愿的国家。 挪威、韩国、菲律宾以及位于太平洋上的小国帕劳都感受了中国的经济威力。

中国追随者甚少

易明说,要成为一个领导者,那就意味着你有追随者。但是,她说,即便是在中国的后院,也没有几个国家对中国的领导感到激动。

她援引最近的皮尤调查说,在亚洲各国中,几乎很少有人愿意跳上中国列车。在被问到,你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世界事务中做出正确选择有多少信心时,菲律宾有12%的人回答很有信心,而日本的答案为零。在其他国家,从澳大利亚、朝鲜、印尼、印度和越南, 回答肯定的只有3%到4%。在印度、日本、越南和菲律宾, 对美国总统川普的信心超过习近平。

中国不是当然的继任者

易明在文章的最后说,美国总统川普确实导致了美国在全球地位的下滑,但是,即便这样,中国也不是当然的继位者。她说,中国到目前还没有展示出,中国有能力也有意愿将其他国家组织起来,联合起来,必要时将自己狭隘的国家利益让位于更大的国际利益。她说, 中国有一天可能会填补这个真空,但是,在中国这么做之前,让我们期待欧洲、加拿大、也许是日本,在美国缺席的时候担负起领导责任。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