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38 2024年2月25日 星期日

中国在非洲建设“健康丝绸之路”


在南非比勒陀利亚,一名医护人员在为未成年人接种科兴新冠疫苗。(2021年9月10日)
在南非比勒陀利亚,一名医护人员在为未成年人接种科兴新冠疫苗。(2021年9月10日)

北京资助的位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非洲疾病控制中心,将在未来几个月内投入运营。自新冠病毒大流行以来,这个有争议的项目只是中国在非洲大陆增加医疗保健投资的一个例子,中国正在建立分析人士和北京所说的“健康丝绸之路”。

专家称,中国在非洲医疗保健投资的动机包括:希望在与西方争夺非洲大陆影响力时增强其软实力,为其药品和医疗产品寻找市场,以及加强中国在世界卫生组织(WHO)等国际机构中的地位。一些批评者警告说,这背后还有更多的机会主义动机,如获取自然资源、政治青睐甚至间谍活动。

颇有争议的非洲疾控中心

耗资8000万美元的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总部,是一个由中国资助的卫生项目,已被证明颇有争议。它最初被设想为美-中-非三国之间的合作,但当特朗普政府领导下的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关系恶化,并且美国退出了世卫组织时,这个设想崩溃了,该协议被重新起草为中国和非洲非洲联盟(AU)之间的协议。

非洲战略研究中心(African Center for Strategic Studies)的研究员保罗·南图利亚(Paul Nantulya)告诉美国之音:“美国最终被淘汰出局,我认为这对中国来说是一次外交胜利。”

当时,一些美国官员暗示,中国的目标是利用这一疾控中心监视非洲的基因组数据,并控制非洲的健康管理,中国称这是“荒谬”的指控。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2020年的例行记者会上说:“这反映了美方个别人一贯以己之心、度人之腹。”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高级总监、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非洲事务前主任、中央情报局非洲司前情报分析师卡梅伦·哈德森(Cameron Hudson)表示,他仍然认为新的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可能和间谍活动有关。

哈德森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华盛顿本来希望更多地参与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建设,无外乎是因为我们不得不假设中国能够监控这个建筑。”

中国其它的健康倡议

非洲疾控中心只是中国在非洲开展的众多健康方面的举措之一。北京一直在推广中医,在非洲大陆的许多国家开设诊所。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中国向非洲国家分发了个人防护设备并提供了疫苗。上个月,由中国公司建造的非洲最大的疫苗冷藏库在埃及投入运营。这个北非国家还在当地生产中国的科兴疫苗,来出口到非洲大陆其他地区。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21年11月29日在塞内加尔达喀尔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FOCAC)上发表讲话。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21年11月29日在塞内加尔达喀尔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FOCAC)上发表讲话。

以上这些,以及许多其他形式的合作,例如向非洲国家部署数千名中国医务人员,都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标志性的“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该倡议最初专注于在发展中国家建设基础设施,后演变成为涵盖技术、空间、安全以及医学等一系列其他领域。

南图利亚说:“‘一带一路’项目不仅仅提供基础设施,还为许多其他的倡议提供了制度架构。”

他补充说,就其健康项目而言,“中国将获得很多好处:通过外交影响力,宣传‘一带一路’本身,以及营销其健康产品”,而且北京“也在试图增加其相对西方的竞争优势。”

当被问及中国在非洲的卫生健康方面的野心是否旨在与美国抗衡时,中国驻非盟使团通过电子邮件回应说:“中国通过实际行动帮助非洲国家应对各种流行病和疾病,建立公共卫生体系,促进中非卫生健康共同体。”

中国使团还指出:“中非卫生健康合作是开放包容的,不妨碍任何第三方与非洲开展合作,我们欢迎国际社会为提高非洲卫生健康产品的可及性做出贡献。”中国使团表示,非洲疾控中心预计将于2023年初完工。

美非关系

美国表示,自2014年以来,美国一直支持非洲疾控中心,今年早些时候,它与非盟签署了一项继续合作的协议,其中包括美国机构帮助非洲疾控中心发展其人力资源,以及“疫苗制造方面的能力建设……”

美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对美国之音说:“我们制定并实施了一项全面的全政府战略,以推进我们与盟友和合作伙伴的共同积极愿景,提供中华人民共和国模式以外的替代方案。”这名美国国务院的代表补充说:“我们尊重各国决定是否与中国合作的能力。然而,我们也响应非洲各国长期以来的呼吁,即中国的行为应尊重当地法律和利益,特别是在所有人的人权和劳工权利以及环境保护方面。”

中国“健康丝绸之路”的其他缘由

自1960年代以来,中国一直参与非洲的卫生健康项目,但分析人士说,实际上是在2014到2016年西非埃博拉病毒爆发期间,北京加大了参与应对国际卫生危机的行动。

哈德森说,他认为就是在那个时候,(中国)“认识到健康和流行病确实是跨国问题……对中国来说,这是一个扩大其在非洲参与的理念和现实的机会,直到今天,这在很大程度上被认为是重商主义的。”

南非国际事务研究所(South African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分析师、 “一带一路”倡议专家劳伦·约翰斯顿(Lauren Johnston)表示,她认为中国在埃博拉病毒爆发后帮助非洲国家改善公共卫生的承诺“是真实的,而不是更大的阴谋”。

但是她也说:“我确实认为中国希望占领中低收入消费品和保健品领域……基本的绷带、个人防护装备,甚至磁共振成像(MRI)机器等……供给医院的装备等等。”

布兰代斯大学(Brandeis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纳德·哈比比(Nader Habibi)表示,中国近年来在医疗技术方面取得了进步,现在处于进入国际医疗保健市场的有利位置。

他告诉美国之音:“总体而言,近几十年来,西方对非洲医疗基础设施的投资和支持数量有限。这是非洲国家欢迎中国投资和支持的主要原因。西方国家的私营部门投资者对这类投资不感兴趣,也没有准备好接受在非洲投资的政治风险。”

哈德森说,尽管如此,中国对非洲医疗保健的贡献远不及美国,近几十年来,美国在疟疾、艾滋病毒、艾滋病和其他项目上花费了数十亿美元。

他说:“显然,中国确实是远远落在后面......直到新冠病毒爆发和疫苗分发以来,你才真正开始看到中国在非洲大陆的卫生领域发挥了任何有意义的作用。”

非盟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评论区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纵深视角》专访 中国留学生认知扭曲 中共=中国=中国人?美国之音最新推出的《纵深视角》节目,专访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校长特聘教授林培瑞。美东时间2月24日上午8点播出,敬请准时收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