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15 2024年7月21日 星期日

中国恢复团体出境游试点 旅游业复苏前景挑战仍多


资料照 - 2023农历新年前后,大陆游客熙熙攘攘挤满了澳门的大街小巷。
资料照 - 2023农历新年前后,大陆游客熙熙攘攘挤满了澳门的大街小巷。

中国自2月6日起恢复20个试点国家的团体出境游与“机加酒”自由行。但由于航空运量、机票价格及旅行业人力短缺等因素,业内人士分析,旅游及航空业者所期待的中国旅客报复性出游尚未涌现,最快要到2024年才能恢复至疫情前的营收水平。

随着阿联酋航空EK363航班于2月6日零时47分从广州起飞直达迪拜,因新冠疫情以来睽违3年的中国团体出境游与“机票+酒店”自由行业务正式重返国际旅游市场。

迎中客拚观光 泰国高呼“中泰一家亲”

重启首日,5家中国旅游业者发出至少14个出境团,而多日来,包括泰国曼谷、新加坡、马来西亚的吉隆坡和菲律宾的马尼拉等东南亚国家的城市成为最受中国旅客歡迎的跨國旅行目的地。

为迎来这一块中国的旅游大饼,泰国国家旅游局局长育他沙(Yuthasak Supasorn)还率队在机场接机,并赠送中国旅客迎宾礼。他的接机队伍高举“中泰一家亲”的横幅,并强调“永远欢迎中国的家人们”。育他沙表示,外国旅客的收入占泰国2019年GDP的12%,其中,中国游客占比逾1/4,是最大的客源。

泰国今年观光收入要争取达到2.4万亿泰铢,约为2019年的8成,总目标2500万人次的外国旅客中,中国游客预计占两成,约500万人次,因此泰国可谓今年最积极欢迎中国游客的国家之一。

团体出境游解封后,中国旅游业快速掌握商机。据《经济参考报》报道,截至2月9日,不少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的出境游业务明显回暖,例如,携程平台已上线1200条相关旅程,飞猪平台也有近千条出境游商品上线。

中国出境游今年可望恢复至2019年的六成

该报道引述携程数据称,春节过后一周,团体出境游和“机票+酒店”自由行产品的预定量,环比春节期间增长超过3倍。据中青旅首席品牌官徐晓磊表示,新产品上线后,业者同步修复旅游产业链并乐观预期,今年的出境游可望恢复至疫前2019年的六至八成。

相较已开放的个人出境,对境内外旅游业者而言,团体出境游和“机+酒”业务的放开是更大的一笔生意。

根据中国旅游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出境旅游发展报告》,2019年中国出境游市场规模为1.55亿人次,同比增长3.3%,总境外消费达1338亿美元,其中,团体旅游都是各大旅行社的最主要业务,直至2020年1月下旬,疫情爆发后,才随着边境封关嘎然而止。

位于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的旅游分析师加里鲍尔曼
位于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的旅游分析师加里鲍尔曼

对此,位于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的旅游分析师加里鲍尔曼(Gary Bowermen)预估,中国公民出境游人次可望稳步回升,于2028年突破2亿人次,并于2030年上看2.28亿人次。

加里鲍尔曼长期关注中国旅客境外游,著有《中国出境旅游手册 2023:为中国游客新浪潮做准备的88 种实用方法(The China Outbound Tourism Handbook 2023: 88 Practical Ways to Prepare for the New Wave of Chinese Visitors)》一书。

虽然中国旅客回流,但加里鲍尔曼提醒各国旅游业者,重新出发的中国旅客,将一改过去单纯跟团、出国“暴买”奢侈品的刻板形象。

他说,闭关3年的中国游客逐渐偏好露营、自驾游等较自由的旅游型态,因此,各国观光业者须调整产品、服务与营销方式,才能掌握商机。

加里鲍尔曼告诉美国之音:“许多各国旅行社不太了解的事情之一是,中国出境市场的规模和多样性,它涵盖了从背包客、到超奢华行程的一切,其中还有团体旅行、商务旅行、家庭旅行以及希望与海外亲友重新建立联系的人们,因此,中国的出境游类型将多样化”。

中国第一波开放的试点国家有20个,包含泰国、印度尼西亚跟柬埔寨等国,但属于热门景点的欧美跟日本、韩国都不在此列。加里鲍尔曼说,随着中国走出疫情,此名单将逐渐扩大。

航空运量不足 旅游复苏挑战仍多

然而,旅游业的复苏之路并非一片坦途。

观察人士说,挑战之一是航空运量,因为中国的国际航班三年来缩减到只剩疫情前的一成。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2020至2022年间,中国三大航空公司国航、东航及南航因运输总周转量及旅客运输量双双下跌,总亏损达人民币1897亿元,超过他们前17年所赚得的净利润。

不过,随著团体出境游解封,各大航空公司都在加速恢复国际与地区航线。东航预计2月底前恢复至60条航线,南航则将恢复及增开往返12个目的国的48条航线。

除了运量吃紧,偏高的机票价格也让团费居高不下。旅游业者表示,普吉岛、马尔代夫及斐济等热门路线现在的团费都比疫情前贵上一倍。

此外,各国专接中国旅客的地接社在疫情期间大量辞退华语导游跟司机,观光巴士也遭变卖,以致无法立刻恢复服务。而当地许多专门接待中国团的酒店跟中餐馆也早已歇业,无法马上复工,满足接待条件。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种种挑战甚至迫使旅行社“斩单”,推迟甚至取消已经到手的订单,就怕服务不到位,损及商誉,也惹来旅游纠纷。

疫情封控伤荷包 中国旅客不再“暴买”?

旅游业复苏力道有限的最主要的原因,来自中国游客的消费力恐大不如前。位于台北的中华民国旅游质量保障协会监事会召集人黄文卿表示,随着中国经济增速逐年放缓,台湾旅游业者早于2019年就已察觉到,中国游客的购买力下滑。

位于台北的中华民国旅游质量保障协会监事会召集人黄文卿(照片提供:黄文卿)
位于台北的中华民国旅游质量保障协会监事会召集人黄文卿(照片提供:黄文卿)

尤其疫情危机未解,再加上,中国房地产市场疲软、失业率走升,民众和企业对于经济前景的信心严重不足,中国消费者宁可把钱留在身边,不敢乱花,导致储蓄率上升。黄文卿说,即便部分乐观分析称,中国出境游将于2024年回复到疫情前的水平,但他个人仍深感悲观。

黄文卿告诉美国之音:“这一波开放的话,并没有达到预期所谓的报复性旅游。第一,可能是在这三年来的疫情造成他们经济衰退,所以大家口袋也没有钱。第二,航班的恢复也没有达到预期,因为包括缺工的问题。”

加里鲍尔曼新书的共同作者、位于德国汉堡的中国出境旅游研究所创始人王立基(Wolfgang Georg Arlt)也有所保留。他于1月31日撰文质疑“中国消费者是否仍富裕到足以出国旅行?”

文中指出,中国不仅正面临房地产市场的疲软、各地方政府债务上升等经济问题,中国人口在2021年达峰之后走跌,其中,“有钱到可以出国玩”的金字塔富人阶层的人数更是减少。他说,这一群人过往的消费型态,亦即,出国抢购奢侈品毫不手软的各种“炫耀性消费”(Conspicuous Consumption)也将随之减缓,而中国游客将比以往更重视“性价比”的旅程,也会把时间跟金钱花在个人体验,而非价格过高的包包跟披巾等商品上。

外交关系紧张 冲击中国出境游复苏

分析人士说,除了经济因素外,敏感的国际地缘政治氛围也是各国在迎接中国观光客时难以忽略的因素。

位于台北的淡江大学产业经济学系教授蔡明芳指出,在本轮“挤不进开放名单”的主要国家当中,日本跟韩国先前因为收紧对中国旅客的入境防疫措施,先后遭到中国政府停发签证报复,美国更是在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访华前夕,爆发中国疑似“间谍”气球入侵美国领空的事件。

台湾淡江大学产业经济学系教授蔡明芳
台湾淡江大学产业经济学系教授蔡明芳

地缘政治摩擦,加上俄乌战事中,中国虽未明确表态站队俄罗斯,但是在联合国谴责俄罗斯侵略乌克兰的决议表决时却投了弃权票。这些都让周边国家加深抗中氛围,进而冲击到观光市场。对此,蔡明芳分析,若失去欧、美、日、韩这些高附加价值的旅游目的地,中国旅行团所能创造的观光营收,势必缩水。

另外,台湾跟奥地利等国,对中国的顾虑更深。蔡明芳说,这些国家的经贸曾高度依赖中国的,但因为政治摩擦和对立,动辄遭到中国停发旅行团、拒绝进口商品等各种贸易报复,因此,在面对重新出行的中国游客,这些国家也不免担忧,这会不会又成为中国遂行经济胁迫的新筹码呢?

蔡明芳告诉美国之音:“台湾、澳洲或者立陶宛,特别是欧盟,今年年初对中国提出了所谓的经济胁迫。(他们担心,中国)是不是又会藉由观光的输出,来胁迫一个国家或作为谈判的筹码?这也是我们可以进一步观察。”

分析人士说,受限于诸多的政经因素,中国出境游的复苏力道恐不如官媒预期地乐观,但由于中国体量庞大,就算是“缩水”后的出游人潮与消费力,仍可望为各国的观光业注入活水。

评论区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纵深视角》专访斯坦福大学胡佛档案馆历史学者林孝庭(下集):“以专制终结专制” 蒋经国的一念之间。美东时间周六上午9点敬请准时收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