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21 2020年10月1日 星期四

不为中共培养人才?北德州大学赶走中国公派生


在美国维吉尼亚理工大学留学的中国学生为欢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访美等候在习近平下榻的酒店前。(2015年9月25日资料照)

8月26日,15名在北德克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Texas)的中国公派留学生收到了来自大学教务处的一封邮件。

“北德州大学决定结束接收享受中国国家留学基金委员会(China Scholarship Council,简称留基委)资金的访问学者”,这封邮件写到,“我们希望您与您的导师合作,尽快返回家园。”

这封邮件表示,这些学者将无法再使用学校邮件,接触任何服务器或是学校资料。他们的访问学者J-1签证在同一天到期,将有一个月的时间返回中国。

留基委到底是什么?

在中国学术间谍活动日益受到重视的大环境下,北德州大学成为第一个切断与中国留基委合作的美国大学。留基委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组织?受其资助的学者是否会给美国带来国家安全风险?

专家告诉美国之音,留基委倾向为高级研究员和博士后,以及学习符合中国发展战略相关领域和技术的学生提供奖学金,并且要求这些学者在学成后回中国服务。从发展的角度来看,美国需要对此提高警惕。

中国国家留学基金委员会1996年由中国教育部成立,主要为在中国学习的外国学生,以及出国留学的中国学生提供奖学金。这些基金主要来源于国家财政拨款。

根据留基委网站的介绍,其宗旨是“加强中国与世界各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与了解,促进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世界和平事业”。

根据乔治城大学沃尔什外交学院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and Emerging Technology)七月发表的一份报告,目前每年大约有7%的中国留学生能够得到留基委的奖学金,也就是6万5千名公派留学生。

留基委倾向于为中国的博士生和博士后,而不是为本科生提供奖学金。中国教育部在2017年的数据显示,42% 的公派留学生是高级研究员和博士后,35%是博士生,而23%是硕士生和本科生。

此外,报告指出,留基委优先考虑“为主要国家战略,重要行业,关键领域,重大项目,前沿技术和基础研究服务的急需人才提供资金”。

弗达西克:留基委近年与外国大学合作飙升

报告作者,乔治城大学沃尔什外交学院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分析员瑞安·弗达西克(Ryan Fedasiuk)对美国之音说,最近两年留基委与外国大学的合作项目数量飙升。

“我们发现在2019年,国家留基委批准的中国大学与外国顶尖大学的合作项目显著增加,从2018年的19个增加到了2019年的120多个”,弗达西克说。

他表示,留基委的一个主要任务是保证这些出国留学的中国学生最终要回到中国。

“留基委的任务,是要求或是在一些情况下强制学生在完成学业后回到中国。在一些情况下,留基委还会给在外国学习,没有奖学金的中国学生一些奖学金,期望他们之后能够回国”, 弗达西克对美国之音说,“另一些情况下,他们要求这些学者提供财政担保人,一旦他们没有在完成学业后回国,担保人就要负担全部奖学金以及罚金。”

然而研究数据显示,尽管有这层压力,超过85%在美国高等大学学习STEM学科的博士生倾向于留在美国。

北德克萨斯大学切断合作 打响第一枪

这次处于媒体焦点的北德克萨斯大学是一所公立大学,位于德州北部的丹顿市,这个学校里并没有很多中国留学生。

美国之音记者致电该大学教务处,希望就其决定的原因进一步了解,但截至截稿前没有收到回复。

该学校发言人吉姆·伯谢德(Jim Berscheidt)此前表示,这个决定仅仅涉及这15名访问学者,不会影响其他国际学生。

弗达西克认为,目前看来这只是个案,其他大学是否会效仿还有待观察。

“我想这应该会基于个案,看这些研究人员是否与中国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和解放军有关”,他说。

他同时表示,留基委与孔子学院一样,都可能被中国政府使用来对华侨和在外留学的中国公民施加影响。

章家敦:必须禁止中国学生从事间谍行为

美国国务院8月13日宣布认定孔子学院美国中心为隶属中国政府的外国使团,要求孔子学院人员跟驻美国的外国使领馆人员一样接受美国国务院的相关行政管理,包括向国务院登记相关资料。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9月2日在接受采访时说,他希望今年年底前,美国境内的孔子学院被全部关闭。

“我希望所有人都能看到他们带来的威胁”,蓬佩奥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表示,并指责中国政府资助的机构在美国大学里招收“间谍和合谋者”。

同一天,国务院宣布,中国高级外交官进入美国校园需要得到美国国务院的批准,这被视为是特朗普政府抑制美国校园里中国影响力和间谍行为的最新举措。

蓬佩奥在9月2日的记者会上说,国务院最近致信美国多所大学的董事会,提醒他们注意中国共产党带来的威胁。“这些威胁可能包括用于研究的非法资金,知识产权盗窃,对外国学生的恐吓以及不透明的人才招募工作”,他说。

“美国现在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一部分中国学生基本上可以被称为间谍,这种行为必须被停止”,中国问题学者章家敦(Gordon Chang)对美国之音说,“他们来到美国大学校园,并不是为了学习,而且来下载数据库并将这些信息为北京所用。这已经成为美国的一个根本问题。”

雷利:北京的激进做法令中国学生受害

美国保守网络杂志《联邦党人》(The Federalist)资深作家海伦·雷利(Helen Raleigh)对美国之音说,学术间谍是美国必须要处理的问题,但她对夹在美中对抗间的中国学生深表同情。

“我很同情一些受到影响的中国学生。他们不全都是间谍。北京的一些激进做法,例如说要求学生在签证申请表上隐瞒与军方的关系,或是隐瞒学习军民双用途的技术,伤害了这些学生”,她说,“现在他们中一些人被强制离校,而北京并没有伸出援手,学生们必须自己面对这些挑战。”

弗达西克说, 从长远发展的角度来看,人才招募和学术间谍活动确实应当提起美国人的警惕,但尽管如此,美国还是需要明智地平衡这些忧虑。“因为美国庞大的学术研究机构,与外国合作是密不可分的”,他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