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14 2022年7月7日 星期四

澳高校联盟吁中国学生尽快返校 引发经济利益与固有价值观的争议


资料照: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学生走进校园。(2020年12月1日)

澳大利亚以包容多元文化和安全见称,成为不少中国学生出国留学的首选,但疫情爆发后,中国学生人数减少,而且大部分留在家乡遥距上课,从而影响了校方经济收益。代表澳大利亚八家顶尖高校的“八校联盟”代表6月16日接受中国官媒采访时,促请本国政府更新对华政策,吸引更多中国学生到当地留学。这番言论备受部分舆论抨击,人们指责校方为了增加收益,不惜牺牲澳大利亚固有价值观甚至国家安全。

澳高校联盟吁中国学生尽快返校 引发经济利益与固有价值观的争议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8:03 0:00

澳“八校联盟”接受中国官媒采访

澳大利亚“八校联盟”(The Group of Eight)首席执行官汤普森(Vicki Thompson)6月16日接受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英文版电邮采访。她表示,目前澳大利亚在工程、资讯科技和医学领域面临技术人才短缺,强调留学生既非廉价劳工,也不仅是外汇收入来源,而是高度专业的人才。

汤普森说,澳大利亚的大部分中国学生因疫情的缘故,目前都留在中国上网课,校方期望他们能尽快重返校园。她以“尊贵”形容中国留学生,促请政府检讨现行政策,包括更新签证设置,容许优秀的外国人才毕业后,按照本身意愿留在澳大利亚工作和生活。

“八校联盟”由澳大利亚八所研究型大学组成。“澳大利亚人报”6月10日报道,汤普森在悉尼澳中商会行业峰会上发表演讲说,中国留学生是澳大利亚经济复苏的“关键”。她批评澳大利亚前政府在疫情期间让留学生回家的做法“笨拙且判断失误 ”,并敦促新政府“通过外交智慧更好地处理与中国关系,协助澳大利亚高校和商业领域”。

澳大利亚时评人“皇甫静”(化名)对美国之音表示,“八校联盟”在澳大利亚高等教育界极具代表性。

皇甫静说:“这是澳大利亚在世界上排名最高的八所学校,以悉尼大学为首,也包括新南威尔士州大学、昆士兰大学等,都是澳大利亚约40所大学里头最顶尖的。他们组成了八大校联盟。他们说话的分量非常重,可以说,他们对政府的影响力也非常大。”

国际教育是澳大利亚四大支柱产业之一。疫情爆发前,每年能为澳大利亚带来约350亿澳元收入。当地超过44万名海外学生当中,中国学生所占比例约为三分之一。

皇甫静表示,一场世纪疫病打乱了不少中国留学生的计划。

皇甫静说:“在疫情期间回去了相当大一部分,但是还有相当大一部分人没有回去(中国)。澳洲政府给了延期签证,让他们留在澳洲,提供失业保险等等,让他们可以在澳洲生活打工。回去的人就有问题了。回去的人再想出来的话。澳洲政府尽管同意他们来,中国政府不一定让他们过来。对于中国留学生来说,他们即便想来澳大利亚留学,也不一定能达到目的。”

澳大利亚以包容多元文化见称,成为不少中国学生出国留学的首选。(高锋摄)
澳大利亚以包容多元文化见称,成为不少中国学生出国留学的首选。(高锋摄)

澳中关系恶化影响留学生赴澳

两年前,澳中关系的争议从贸易延申至教育层面。中国教育部发出留学预警说,澳大利亚于疫情期间发生多起针对亚裔的歧视事件,提醒民众做好风险评估,谨慎选择前往澳大利亚留学。

2020年4月,当时的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也表示,在澳大利亚持访客签证的人士和留学生如果无法养活自己,是时候返回自己的国家了。

根据澳大利亚教育、技能和就业部的数字,2021年1月到9月,澳大利亚有超过16万6千名中国学生,同比下跌13%。

华东师范大学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主任陈弘6月16日对环球时报表示,赴澳留学的中国学生人数远远超过其他国家,他们不仅支付学费,在当地的各类消费还为澳大利亚带来极其可观的经济收益。失去中国学生,无疑给澳大利亚经济带来巨大损失。陈弘表示,目前澳大利亚经济迟滞和通货膨胀现象十分严重,高校也因此受到影响。在此背景下,澳大利亚非常希望把中国留学生重新吸引回来,以重振国际教育产业,进而在整体上拉动经济。

澳大利亚华人组织“澳洲价值守护联盟”发言人“吉米”(化名)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中国留学生对于澳大利亚的经济确实有一定贡献。

吉米说:“我住的地方离麦考瑞大学并不太远。这里面的会计和计算机等专业里头。中国学生占的比例相当大。你在大学里走路的话会看到很多中国或亚洲面孔。对于大学来讲这是一笔收入。如果从社会层面来讲,这些人留在这里要租房子,要去购物,还有各种各样消费,对澳洲的经济是有一定影响。这两年在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确实减少了很多。以前留学生租房子,合租也好,单租也好,租赁市场的需求非常大。前两年开始需求变得非常小,房子都很难租出去。”

“人权观察”: 澳学术自由受到危害

随著澳中关系恶化,中国留学生被指冲击澳大利亚主流价值观的状况日益引起重视。国际组织“人权观察”去年6月的报告表示,身在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习惯自我审查,不敢公开谈论敏感议题,以免被恐吓及连累家人。

当地从事中国研究的学者也感到压力,尤其新冠疫情后要在网上教授目前在中国大陆的学生。“人权观察”表示,这种恐惧的氛围近年越来越严重,危害到澳大利亚高校的学术自由。

“澳洲价值守护联盟”发言人吉米认为,澳大利亚当局不应为了经济利益,牺牲固有的价值观。

吉米说:“中国留学生里头赞成澳洲价值观的这一部分人,似乎他们的声音并不大,而那些在反送中运动和六四事件等公众事件上反映意见的中国留学生,他们公开活动所造成的影响倒是挺大的。私下交往里头,我感觉中国出来的留学生,也许是因为长期洗脑的关系吧。他们对于中共的认识不够深刻。”

中国学生渗透澳大利亚高校窃取高新技术也引起舆论关注。今年3月,中国官媒英文“中国日报”引述消息人士报道,先后有两名中国留学生在抵达澳大利亚后,被当局以隐瞒接受军事训练为由,拒绝入境和取消签证。

吉米说:“中国出来的留学生普遍接受过反对西方的意识或者爱国意识。如果有关的科学领域事关(澳大利亚)国家安全的话,这个时候不能把利益放在前头。学生对于澳洲到底是爱是恨,这个立场必须考虑进去。假如某个项目不靠政府拨款,而是靠海外留学生,甚至中国企业家提供资助,(研究)成果肯定是要分享的。”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录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VOA卫视(直播)

时事大家谈:一旦中产阶级不高兴 习近平的麻烦就来了?专访英国中国问题学者克里.布朗
请稍等

没有现场直播

0:00 0:00 直播

直播 一旦中产阶级不高兴 习近平的麻烦就来了?专访英国中国问题学者克里·布朗

欢迎在YouTube直播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

VOA卫视最新视频

VOA连线(方冰): 专家谈习近平连任和中共二十大权力重组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4:14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