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0 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投资与就业之外 福耀还能为社区带来什么?


福耀集团美国工厂内部的文化冲突问题引起广泛思考,即便是带来了大规模投资和大量就业机会,福耀集团仍然面临当地社区更多的期待。如何更好地与当地社区融合?除了投资与就业,福耀还能为当地社区带来什么?

两千个工作岗位、六亿美元投资、在通用汽车的旧址上带来制造业的复兴,福耀玻璃给俄亥俄的承诺似乎正逐步兑现。而与此同时,时有发生的安全问题与劳资纠纷也引发疑虑:一家中国公司如何在美国土壤上欣欣向荣?

前福耀员工詹姆斯·马丁:“我的手臂上长了皮疹,后来变成水疱,由于皮肤暴露在化学物质中,每天都会出问题。我们申请化学防护衣,但他们一直告诉我们,不需要。”

工厂同样拒绝了配备防毒面具的要求。马丁说,在入职培训影片中,做同样工作的中国员工是带着防毒面具的 。

前福耀员工詹姆斯·马丁:“我们有些生气,问中方的工艺工程师:为什么他们有防毒面具而我们没有?他们说:不需要,中国工人使用的是不同的化学物质。”

马丁称,虽然多次向工厂要求,但从未得到过材料安全性数据表。由于吸入异氰酸盐,马丁声称肺功能下降40%,这是无法修复的损伤。

自2015年以来,美国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对福耀代顿工厂进行了8次检查,这是所有汽车玻璃工厂中最多的。福耀违反了24项安全或健康规定,被罚款超过十万美元。

福耀和当地的经济发展部门将这些问题归因于工厂较多的员工数量和较快的发展计划。

代顿发展联盟主席杰夫·霍格兰德:“我想很多人没有意识到,福耀是个初创公司。刚开始的时候,他们将已有的设施全部重建,同时在招聘员工,还要生产汽车玻璃。三个阶段在一个初创公司里同时进行。
“每次我们提到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他们就说,没关系,我们是初创企业,是初创企业。并不是这样的。无论是什么企业,福耀都应该把员工的安全放在第一位。至少在我的例子中,他们没有。”

公司发展的速度和规模超出最初的规划,自2015年试运营以来,福耀在北美地区已经占据22%的市场份额。与之相伴而来的或许也有更多的挑战。

Woolpert建筑工程公司项目主任詹姆斯·德布罗西:“我们对大楼进行了全面分析,提供了安装应急灯的方案。但不久之后,福耀决定要启用更多的面积,大概多出30%到40%。于是我们需要做很多改变,尤其是安全配套设施,在安装设备之前,无法预测需要做什么。”“我们经历不少成长的痛苦。”

德布罗西说,在遵守美国建筑标准和规范方面,福耀一直持配合态度。时至今日,一百八十万平方英尺的工厂仍然在不断地增加和更换设备,并调整配套安全设施。

保障生产安全尚有标准和规范可遵守,那么不同的社会与企业文化方面的冲突,又要如何解决?即便是在福耀内部,也存在着不同的答案。

福耀工人、全美汽车工人协会组织员拉里·耶兹:“我为什么想做汽车工人工会组织者?我想让福耀的工作环境更安全,我想让他们成功、成长。工会参与的话,他们能帮我们,指出我们应该做什么,怎么做,工作环境会更安全。而且谈判桌上也有人代表我们的声音。”

福耀工人温德尔·罗特里奇:“我不喜欢工会,我们要工会做什么?规则本身已经很明了。这只是我的观点。我不相信所有人的规则都是一样的。”“这里是美国,外国公司到来是迟早的事。我们要适应他们的规则和生活方式。”

“在中国的工作方式和在美国不一样。在中国,你可能一周工作七天,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在美国,有规章制度要遵守,如果不遵守,就会有麻烦。
(你认为他们在学吗?)说实话?没有。”

全美最大的工会之一“汽车工人联合会”UAW正努力争取福耀工人团体的代表权,但目前尚未获得足够工人的支持。 以维护工人利益为初衷的工会近年来势力减弱,工会索求的“优厚条件”可能加大企业的负担, 因此企业对工会进驻往往并不热心。

福耀集团美国公司总裁刘道川:很多人想介入,介入干嘛?想介入以后证明,他的帮助下,能够帮你得到他所谓的福利。美国倡导所谓的美国梦,美国梦是什么?是靠自己。靠别人没有用。所以不管是第三方还是第三人,没有用。所以我们做我们自己的事情,我们自己做好,我们自然会达到你要的东西。

“工人们表达了对文化冲突和安全隐患的担心,但是工会却无法解决所有的问题。福耀集团也在寻找方法,来建立一个中国公司和美国社区之间的桥梁。这一次他们的选择是建立基金会。”

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不是说中美文化冲突吗?我了解到,美国很多(企业)有基金会,慈善基金会。作为企业来说,参与社区的各种活动,参与社会的救济工作,它是一种道义,也是一种责任。因此我们虽然说现在刚开始,我们也尝试着在这里成立这个基金会。”

福耀今年一月在美国建立河仁基金会,第一年包括行政开销在内的启动资金为一百万美元。

河仁基金会总裁丹尼尔·科兰:“我们希望,不仅能帮助这样的组织,同时也让我们的员工一起参与项目,出现在社区里,作出贡献。”

河仁基金会6月开始寻求与当地慈善机构合作。 科兰表示,福耀此前就组织员工参与“联合劝募”(United Way)基金会活动。河仁基金会花费了大量时间研究美国针对基金会的法规,确保资金来源与使用合法。

科兰: “你可以看出中国和美国情况不同,在中国捐款更自由。在中国这种现象越来越多,有很多有钱人。在美国,我认为一大挑战是国税局方面。我不是说国税局或财政部会介入,而是要确保按规矩办事。”

河仁基金会决定与当地最大的戴顿基金会合作。1921年成立的戴顿基金会负责管理当地五个县的超过三千家慈善机构设立的基金。

代顿基金会副总裁芭芭拉·斯通洛克:“我们正在帮福耀制定基金会指南,思考福耀希望在社区完成什么使命。我们给福耀戴顿基金会的指南做例子。接下来就关乎他们的企业价值和理念。这个社区有很多慈善基金会,福耀可以选择艺术、环境、动物保护或者健康、人文等广泛领域进行资助。”

科兰说,目前基金会尽量避免大笔捐款,希望通过小笔捐款让更多组织受益。目前河仁基金会比较有兴趣资助的是“联合劝募”、“仁人家园”等组织协助社区建设的项目。最终的决定将由三名中国高管与两名美国高管组成的委员会共同做出。

而受访的工厂员工普遍对河仁基金会知之甚少,他们并不了解基金会的规模和发展计划。

Larry Yates Jr. :“基金会建立的时候,新闻都在说,所有人都听说了。但是现在,没人知道任何消息。”

而公司高层的兴趣,似乎和员工的需要有一定差异。

RUTLEDGE:“说实话,我有三个美丽的女儿,我认为基金会应该侧重于为大学教育提供补助,让她们上得起学。”

无论是工厂员工,还是当地政府,甚至是积极推动工会的员工,都欢迎福耀进驻代顿市生产、发展,但他们同时希望福耀肩负起更多的责任。如今福耀工厂的设施建设已经接近完成,但与社区的融合才刚刚开始。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