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8:19 2020年7月7日 星期二

中国人大推香港国安法 白宫官员警告中国将为其严重错误负责


香港防暴警察在铜锣湾街道上逮捕抗议港版国安法的示威者。(2020年5月24日)

北京当局星期四经由人大会议强推针对香港的国家安全法后,白宫经济官员警告说,中国要为其严重错误负责,并示意香港将不再享有美国法律保障下的特惠待遇。

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星期四在美国财经电视网CNBC接受访问时说,中国立法限制香港自由的做法是个严重错误。他说,“我们不会对此视若无睹,他们将为此负责。如果需要的话,现在可能必须像对待中国一样对待香港。”

此前,国务卿蓬佩奥星期三向国会递交报告,认定香港不再享有高度自治。这也意味着香港不再根据美国法律享有特别的待遇。

市场研究机构IHS Markit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拉吉夫·比斯瓦斯(Rajiv Biswas)对美国之音说,美国不再认定香港为高度自治地区将会导致香港竞争力受损。

比斯瓦斯说:“其后果会令香港失去与美国在贸易和其他经济方面的好处,例如它基于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案所享受的优惠关税待遇。那将会侵蚀香港作为出口中心和国际金融中的地位,以及跨国公司的区域总部中心的竞争力。”

美国批评北京当局通过强推香港国安法对香港进行全面控制,是违背其承诺。北京直接绕过香港立法机构推进国安立法令商界和民众感到震惊。

美国商界也对中方的做法表达了强烈的担忧。代表美国商业和投资利益的美国商会星期二发出一份声明,呼吁中国政府维持香港的“一国两制” 框架,同时呼吁特朗普政府继续寻求和香港保持建设性的关系。

商会在声明中表示,“香港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的自治,一直以来都是其在促进创新、变革和重视市场作用的基于法治的经济方面的最大资产。中国政府考虑中的全面的安全法可能对这个框架造成损害,因而令我们深感忧虑。“

中国官员则称该法案对打击分裂、颠覆、恐怖主义和外部势力干预香港是必要的。

另一个主要商业游说团体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也发出了与美国商会立场一致的声明。在该机构星期三的一个关于疫后美中经济合作的在线视频讨论会上,与会的北京大学国家发展学院院长姚洋谈及香港国安立法的背景,说北京的动作是推动曾在2003年受挫的基本法23条立法。他说,从去年香港的大规模示威看到有众多香港人,尤其是年轻人在走向港独。

姚洋说,香港国安立法将作为基本法第二附加条款,但具体条文尚未形成,因而谈论其影响还为时尚早。

星期四通过的决议并没有就香港国安立法设定时间表。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提到,一些人大代表认为具体的条款或在今后几个月内形成。

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在一个联合声明中批评中国此举违反了它在1997年收回香港主权时所做出的承诺,将限制香港人的自由,对香港自治和推动其繁荣的体制造成巨大的侵蚀。

北京的举动受到美国国会的强烈抨击。特朗普政府表示将会对中国的这个举动做出惩罚性的回应。但白宫尚未披露具体的制裁方案。

一些分析认为,美国可以从多方面做出反应,例如冻结香港和中国高层官员的资产,对其进行签证限制,此外还可能对香港公司在美国的投资加强审查等。

蓬佩奥星期三宣布不认可香港自治地位后,使特朗普政府能够在更多层面采取制裁措施,例如取消贸易方面的各种特殊安排,以及对参与镇压公民自由的个人实施制裁。

香港一直以来是世界最自由的经济体。美国对香港特别地位的支持,相当于认可香港基于西方法治的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

1992年美国香港政策法案使得美国在经济事务上对香港和中国内地区分对待。去年香港持续大规模的抗议示威引发美国国会对北京当局侵蚀香港自由和法治的担忧和警戒,遂通过法案要求国务院对香港的自治状态进行评估,但是否废止1992年的法案则由总统决定。

经济研究机构凯投宏观的首席亚洲经济学家马克·威廉姆斯在一份分析报告中指出,终止1992法案并不会直接影响到香港的国际地位,例如在世界贸易组织中的独立关税区地位,以及在其他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多边机构中的独立成员地位,美国对进口自中国的产品所施加的关税,也不包括香港出口到美国的商品。

但威廉姆斯指出,失去美国法律保障的香港非歧视性贸易待遇很容易被美国贸易代表对香港出口商品施以单方面的关税。他说,那样做可能违反世贸组织的规则,但并没有阻止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施加关税。

潜在的关税会影响香港对美国的出口。据威廉姆斯引用的数据,香港对美国的出口总量占其GDP的13%,但其中大部分是经由香港转运的货物,香港对美国的货物出口实际不到其GDP的3%,主要构成是 物流和邮递服务,而不是制造业产品。

据路透社报道引用的数据,香港和美国每年的货物和服务贸易总量有670亿美元。美国去年享有的最大的双边贸易顺差就是和香港间贸易261亿美元的顺差。

凯投宏观的经济学家威廉姆斯认为,香港失去特殊地位的更大风险在于美国将会限制对香港的公司出售敏感技术。威廉姆斯说,虽然知识密集型产品仅占香港从美国进口总量的5%左右,但基于香港的公司在敏感产品来源上受限,将令香港失去其有别于内地的商业优势。

威廉姆斯提及美国商会近期一份调查显示美国的公司已经计划缩减在香港的投资规模,上述因素将会加剧已经在减弱的香港对外国和内地的商业吸引力。

威廉姆斯对于香港成功的看法是,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它对外资的吸引力,以及从进驻香港的有国际竞争力的公司分享生产力红利。

如果美国废除香港的特别地位,会导致北京维持香港自治地位的价值减弱。威廉姆斯认为,这样的后果将会令美国总统在废除香港特别地位前三思,因为国会要求国务院对香港的自治状态的评估机制中,包括需要考虑“废止香港特别待遇是否会进一步侵蚀香港的自治性。”

美国和香港长期以来的亲近关系,也会影响美国政府在采取制裁措施前,考虑到其对于在香港的美国商业和个人利益的影响。

官方数据显示,在香港经营的美国公司大约有1,300家。几乎所有主要美国金融机构都在香港设有分支。

美国国务院的数据显示,2018年有8.5万美国公民居住在香港。

香港失去特别待遇后,前往香港将不再享有免签便利,而需要通过类似进入中国内地的严格要求获取签证。

在星期三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的视频讨论会上,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中国经济专家尼古拉斯·拉迪提醒,美国在制裁时要考虑如何才能让北京感到疼痛。

拉迪说:“如果行政当局照着他们说过的那些威胁去做,废除香港享有的某些地位,那将会对在那里经营的美国公司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那也会给香港人民巨大的负面影响。中国对于香港并没有那么大的依赖。这是典型的不权衡利弊。我们需要的是让中国付出代价。”

星期四,香港雨伞运动代表人物黄之锋在一份声明中写道,以他和国会办公室间的互动,他的理解是特朗普考虑临时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的特别待遇。他说,这或不是永久决定,意在给北京一个机会,改变其对待香港的态度。

凯投宏观的亚洲经济学家威廉姆斯则将香港的事态视为特朗普政府和中国仍在持续的贸易谈判的一个环节。他认为那些促使国会通过法案的抗议和暴力看起来并不是其考虑的因素。

纽约时报在其社论中说,习近平看起来是准备要冒这个风险。该社论强调,在香港问题上较量的结果将会对未来台湾以及中国对其邻国及其全球范围的行为有重大影响。该报社论敦促特朗普政府利用北京立法的几个月时间,与英国、欧盟、日本和澳大利亚等盟国一道发起支持香港的行动,要让习近平了解到,限制香港人的自由需要付出代价。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