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3 2020年6月4日 星期四

台湾禁止学校使用Zoom,师生将如何受影响?


台湾大学校园 。(2017年11月23日)

台湾教育部禁止各级学校使用通讯软体Zoom做为远距教学工具,但对那些早已引进Zoom的学校来说,“提前部署”的下场却是,师生得重新摸索新的线上教学方式。

台湾行政院星期二(4月7日)宣布,公务机关应禁止使用如Zoom这样有资通安全疑虑的产品,而教育部也在同一天禁止各级学校使用Zoom,使得许多老师原先的教学准备全遭打乱,即刻引发教育界广泛讨论。

超前部署, Zoom曾受实验学校青睐

台北市的实验教育机构“无界塾”是台湾最早开始做远距教学部署的学校之一,这所横跨小学五年级至高中学生的实验学校,全校仅九十多位学生。无界塾的一群老师们,今年二月,率先尝试以线上教学的方式取代到校上课,由于课堂中包含大量与学生互动的教学方式,让他们决定使用Zoom。

无界塾老师赵浩宏告诉美国之音,他们的教学方式和台湾传统的老师教学方式不同,“我们的教学,超过一半以上都是在讨论和操作,或是执行任务,所以当你要进行高度的讨论的时候,你就不能只用一个(单纯的视讯功能)。”

他强调,Zoom本身就是一个“高度控制”的会议软体,可以透过不同的功能让学生举手发言、分组讨论,以掌控学生的课堂活动内容,进行更有效率的线上教学。

“很多人会说,你就开一个视讯就好了,老师上课、学生抄笔记就好了,可是重点是,我们不是那样的学校,我们学校就是必须要你(在课堂中)讨论,”赵浩宏说。

在找到有效率的线上教学模式后,他们不仅在自己的课堂中实践,还设计了“一对多双向视讯教学推广企划”,透过搭建网页、录製教学影片,对全台湾的老师们介绍,该如何运用Zoom在线上做互动式的视讯教学。甚至,他们开设免费教学课程,吸引了数百位教师参与。

然而,教育部的这一纸“ Zoom禁令”,却让一群中小学老师无所适从,只得重新测试新软体。

学校禁用Zoom,师生培训得重来

选用一个软体的背后,存在着无数次的沟通与讨论。

赵浩宏以一所新北市的中学为例,指出该校先是在二月底开了三场主管会议,三月开始,接连开校务会议筹备线上课程,并请老师回家试用Zoom,再选定班级做线上教学示范、进行全校演练,还得解决学生使用Zoom各种可能发生的问题。

台湾北部一所国中的资讯组长告诉美国之音记者,他们在三月对老师开设过两次Zoom研习课程,也请老师教导各班学生如何使用,甚至请学生一个个在家中电脑内安装Zoom后截图回传,确认每位学生皆能使用,但教育部的指令,让他们得全部从头来过。

目前,这所国中正考虑使用Cisco Webex或Google Hangouts Meet等视讯会议软体作为替代方案,但她不讳言,许多老师的资讯运用能力不如想像中好,贸然更换软体,老师需要重新学习使用方法,“老师这边打击会很大。”

教育部部长潘文忠在4月8日接受媒体联访时坦言,“(停用Zoom)确实会造成已经在做这方面练习跟使用的老师不便”,但他认为,软体安装于家庭电脑裡,也可能牵涉学生个资、甚至家庭资讯外洩的疑虑,应改用其他视讯软体。

赵浩宏说,资讯安全固然重要,但教育部应该提供更换、适应不同软体平台的缓冲期,而非立即禁用。“今天换了一个东西(视讯软体),不是说你说换就换,老师们必须重新再来一(整)个(学习的)过程。”

不过,也有许多学校教师用了其他线上教学方法做了示范。

预录课程,善用非同步远距教学

台湾大学从4月6日开始,100人以上的课程就必须以远距教学方式授课。

台大数学系兼任助理教授、同时也是资安专家的陈君明告诉美国之音,Zoom除了被发现各式资安漏洞,还谎称具备安全性较高的“端到端加密功能(end-to-end Encryption)”,他说,“这表示公司诚信有问题,那麽他们说的都不能信。”

为因应疫情时的教学需求,他在比较过各式视讯软体后,决定採非同步教学,他在台大授课的170人密码学课程,就透过预先录影,请学生自行上网观看课程,再利用台大的资讯平台进行线上小考。

台南二中教务处教学组长黄国斌也告诉美国之音,他们使用学校既有的数位学习平台,请老师上传预录好的教学影片,再请学生观看完后缴交作业,以解决线上直播教学可能出现如讯号不佳等问题。

该校已经在这周加强演练,首先要确保学生都能够使用数位学习平台缴交作业,黄国斌强调,最重要的是:一旦明天停课,每一位学生和老师都能应用平台教与学。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