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2 2024年2月27日 星期二

回顾:冲击国会事件调查委员会的八场听证会


调查冲击国会大厦时间的众议院委员会在2022年7月22日的公开听证会上播放特朗普总统2021年1月7日录制声明的视频。
调查冲击国会大厦时间的众议院委员会在2022年7月22日的公开听证会上播放特朗普总统2021年1月7日录制声明的视频。

在调查冲击国会事件的委员会星期四(7月21日)听证开始前的40分钟,尽管室内空调开得很低,令人发冷,但众议院加农办公楼(Cannon building)党团会议室(Caucus room)内已经座无虚席了。记者们紧紧挨着,围坐在证人席后面仅有的几张桌子旁,非委员会成员的国会议员们则坐在第二排。只有民主党议员在场。

委员会播放了骚乱者试图闯进众议院议事厅的视频,当时参众两院联席会议正在那里认证大选结果。摄像机拍到了众议院进步派党团小组主席普拉米拉·贾亚帕尔 (Pramila Jayapal),她在画面中看起来明显是被反叛活动吓到了。她星期四也在听证会上,在看到自己出现在冲击事件的影像中后情绪激动。

调查冲击国会大厦事件的众议院特别委员会在听证会上播放的视频显示众议员贾亚帕尔在骚乱发生时的情景。(2022年7月21日)
调查冲击国会大厦事件的众议院特别委员会在听证会上播放的视频显示众议员贾亚帕尔在骚乱发生时的情景。(2022年7月21日)

贾亚帕尔在一次采访中对美国之音说:“老实说,很难看下去,就是知道我们当时就一起在这里,在那一刻经历了生死那样的打击。但是今晚,我还感到气愤的是,那个叛国罪犯当时就在白宫,导致了所有这些暴力。暴力并没有消失,还在我们的城市当中,还在发生,但是人们相信选举被窃取了。对我来说难以置信的是,我是移民,我16岁来到这里,因为我认为这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民主国家,而我们现在看到的是这些。”

委员会展示了新的显示特朗普在骚乱之后准备录制演讲的原始视频。他在和女儿伊万卡(Ivanka)讨论视频声明措辞的时候,他的姿态是愤怒的。他在排练的时候说:“我不想说选举已经结束了!”

当时打电话给特朗普向他求助的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 (Mitch McConnell)也打电话给家人,形容国会当时的局面“非常难看”。

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距离高喊“绞死迈克·彭斯”的骚乱者非常近,以至于他的安保团队都感到不安。一名证人说,副总统的特勤人员担忧自身安危,还打电话给家人告别。委员会没有披露这位证人的身份。

之前的听证

调查1月6日冲击国会大厦事件的委员会今年夏天到目前为止共举行了八场听证,第一场在6月9日。在之前的七场听证中,委员会成员阐述了他们就特朗普及其支持者试图推翻2020年总统大选结果的做法所得出的结论。

每场听证都从不同角度呈现他们的这些结论,话题包括极右翼组织对骚乱的参与和准备;特朗普声称佐治亚州存在大规模选举舞弊却没有列出证据;几位白宫官员对胜选被窃取这种叙事的态度;以及试图施压彭斯,想让他否决选举人团投票结果。

个人的证词为每场听证增加了背景信息。这些证人包括一名与骚乱者面对面交锋的美国国会警察,因特朗普指控选举舞弊而遭受骚扰的选举工作人员,一名来到华盛顿参加1月6日示威活动并且游行到美国国会的特朗普支持者,等等。

调查1月6日事件的委员会成员闭门询问了超过1000人。这些人当中包括受特朗普信任的人,比如特朗普前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和西德尼·鲍威尔 (Sidney Powell)、退役将军迈克尔·弗林 (Michael Flynn)、前白宫法律顾问帕特·西波隆 (Pat Cipollone)和埃里克·赫尔施曼 (Eric Herschmann)、白宫办公厅主任助理卡西迪·哈钦森(Cassidy Hutchinson)以及包括伊万卡·特朗普和贾里德·库什纳 (Jared Kushner)在内的特朗普家庭成员,还有一些内阁成员,包括前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Mark Milley)。

两名共和党人同意加入九人委员会。他们是由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任命的,而不是共和党领导层指派的。

两名共和党成员之一、怀俄明州联邦众议员利兹·切尼(Liz Cheney)在首场听证上对本党成员喊话:“我要对我那些维护不可维护之事的共和党同事说,有一天唐纳德·特朗普会离开,但是你们的耻辱会留下来。“

特朗普的支持者、众议院少数党领袖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一再拒绝与委员会合作。

美国政治顾问杰森·杰伊·斯马特 (Jason Jay Smart)曾在国际活动和美国共和党的竞选活动中担任顾问。他说,他认为1月6日事件调查委员会的存在以及那些听证的路线图是一个“为了让特朗普难看的政治运动。”

“为什么这个指控不一样,为什么现在发生,这也是个问题。在事件发生两年后发生,特别是在三个月后(中期)选举之前发生,这不是巧合,”斯马特说。“如果看一下弹劾,这个事情长期来看不会真正伤害到特朗普,短期会。这也不会改变他的核心选民,他们不会根据这些就改变看法,那些摇摆不定的人可能会暂时对特朗普有负面的看法。”

德克萨斯农工大学副教授珍妮弗·梅切卡 (Jennifer Mercieca)的研究领域包括政府学,研究过公共舆论和美国政治文化。

梅切卡说,对于特朗普在这起反叛活动中所发挥的角色方面,委员会给出了强有力的论证。她说,调查1月6日事件的委员会要求来自前特朗普政府成员的证词,以及来自誓言守护者 (Oath Keepers)等极右翼组织成员的证词,这是非常重要的。

她说:“我认为,即使你不信任委员会成员或民主党的动机,1月6日事件调查委员会提供了完全来自为特朗普政府工作的共和党人的证据。那些人在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处在风险之中的情况下,来到委员会作证,这让人难以置信。他们从作证当中得不到任何好处,这意味着他们是经典的说真话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