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9 2020年9月29日 星期二

评论:新闻与文化封闭导致中国人缺乏对蒙古人了解


一名蒙古年轻人在脸上涂上蒙文“母语”连个字,抗议政府用汉语取代蒙文的教学计划。

中国共产党当局力图在中国内蒙古地区推行弱化蒙古语教育的所谓“双语教育”招致当地人的强烈抗议和反抗,但中共当局的信息封锁使大多数中国人不了解内蒙古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与此同时,蒙古族人权活动人士指出,中共以及中国传统的文化封闭做法及心态使大多数中国人缺乏对少数民族困境的理解。

评论:新闻与文化封闭导致中国人缺乏对蒙古人了解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03 0:00

蒙古与蒙古语成为敏感话题

在表达自由受到严密控制乃至禁止的当今中国,数不清的话题被中共舆论管控当局认为是敏感话题并受到封杀。最新的这种敏感话题包括蒙古语。

在过去的几天里,中国的一个社交媒体上出现了一则有关蒙古语的帖子:

——在蒙古语里,花儿是tsetseg,我们把幼儿园叫做tsetserlig,即“花园”。

一位网民随后发出跟帖评论:

——好美的语言。这里所谓的美是指语言的多样性让读者得以认识到,使用其他语言的人对这世界,对很多很多事物有跟我们大不一样的表达方式。我们只有通过学习其他语言才会丰富我们自己的语言,才会丰富我们的思想。否则,我们将永远是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实际上,语言就是思想。

不到一小时之后,这则帖子连同跟帖评论一道被删除。

与此同时,中共当局在中国内蒙古地区即蒙古族人权活动人士所说的南蒙古地区强迫推行所谓的双语教育激起当地蒙古族学生、教师和家长的强烈抗议。他们担心所谓的双语教育的目的是弱化并最终取消蒙古语教育,使蒙古语最终成为蒙古族的外语。但蒙古族人的抗议在中共严密控制下的新闻媒体中没有任何报道。

关心蒙古族抗议活动、关心中国政治的人只能在通过中共新闻封锁的狭窄缝隙,从中国的互联网上看到一点零星的语焉不详的消息让他们得以知道内蒙古地区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例如,在过去的几天里,人们在中共严密控制下的中国互联网上看到这样一则不起眼的消息:

“据科尔沁区公安分局,2020年8月31日,在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区辖区内发生寻衅滋事案,现向社会广泛征集线索。(后附照片)如发现以下人员,请及时与公安机关取得联系,提供线索查证属实后奖励人民币1000元。同时科尔沁区公安分局郑重敦促以下人员投案自首。凡是在公共场所聚集的,公安机关一律彻查。”

在另外一方面,从内蒙古传到国外的消息和视频显示,8月31日通辽市发生大规模抗议双语教育的示威活动。分析人士指出,在当今中国,中共当局可以任意将一切当局不喜欢的活动称作寻衅滋事并予以治罪。寻衅滋事既可以使群体上街游行抗议活动,也可以是几个朋友在家里私下聚会讨论当局不喜欢的话题。

中国当局称,在中国,少数民族的权益,包括使用自己的语言的权益得到不容质疑的充分保障。中国现行的法律明确规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保障本地方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风俗习惯的自由。”

蒙古族人对中国所谓的照顾不以为然

蒙古族权益活动人士指出,中共政权是一个毫无道德底线的政权,可以为了统治的方便而肆意践踏它自己制定并且大力吹嘘的法律,其中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该法明文规定保障少数民族以自己的民族语言获得教育的权利。

尽管掌控当今中国的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没有就当前的蒙古族学生双语教育的问题直接发表公开的评论,但在民族平等和少数民族语言权利的问题上,一些中国的少数民族权益活动人士认为,习近平实际上是带头公开歧视少数民族,歧视少数民族的语言和语言权利。他们指出,习近平2014年视察新疆,要求当地维吾尔族学生学汉语,声言“学好汉语找工作方便” 。

总部设在纽约的蒙古族权益组织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主任恩和巴图表示,可悲的是,大部分中国人看不出这是习近平作为中国的国家元首公开公然跟中共制定的法律唱对台戏,公开提倡文化歧视、语言歧视。

恩和巴图说,“大部分中国人都认为,嘿,你们都是落后的,帮助你们发展也是必要的,而且你们的语言也是落后的,找工作什么的还是用汉语好。这都是普通的中国人的观点。”

恩和巴图认为,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许多汉人不理解汉人到蒙古的土地上强行推行大汉族文化是鹊巢鸠占,压抑少数民族文化,由此抑制了少数民族的发展,使蒙古族在蒙古的土地上成了二等公民,成了外国人;还有很多汉人认为,蒙古族作为少数民族已经在教育等方面得到许多照顾,应当感恩。

从小在内蒙古长大并接受教育的恩和巴图说,且不说北京对少数民族的照顾多是纸上谈兵甚至是子虚乌有,即使是真的,蒙古族和其他少数民族也不愿意要、也不需要这样的照顾。他说,“我们是在我们自己的土地上,如果我们可以用我们自己的语言学习,不需要学汉语,我们根本就不需要任何什么照顾。”

蒙古族人眼中的汉族文化封闭

蒙古族人正在抗议中共当局推行的在他们看来是压制其语言并最终消灭其文化的语言教育政策。在这一消息成为国际新闻和中共当局对内严密封锁的话题之际,来自中国的许多少数民族活动人士以及一些汉族人权活动人士指出,中共当局之所以可以乐此不疲地少数民族进行镇压和迫害,一个原因是太多的中国人或汉族人不认为强迫少数民族跟汉族同化有什么不对。

居住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蒙古族权益活动人士图门乌力吉表示,许多汉族人喜欢说自己的文化博大精深,包容力强,但身为少数民族,他强烈地感受到汉人和汉族文化自大、偏狭,喜好恃强凌弱,不屑于了解其他民族文化,更不屑于学习其他民族文化和语言。

图门乌力吉说,“比如说,在南蒙古,本来蒙古人是土著人,是土地的主人。蒙古人在街道上说蒙语的时候,汉人明明知道人家是在自己的土地说自己的语言,他非要转过头来给你白眼,意思是你们这是在说什么话?你们怎么能讲这种语言?这就是汉文化的包容性大到什么程度。我们都知道,在中国人的文化中,只有汉字方块字才是文字,蒙古文竖写,对他们来说这不是一种文字,是一种落后的标志。”

在图门乌力吉和许多其他中国少数族裔活动人士看来,中共当局热衷于强迫少数民族与汉族同化、同化不成就镇压的做法和心态跟几千年来的汉族文化的自大和封闭一脉相承,

图门乌力吉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几千年的漫长文化里,中国人怎么就发展出这样一种文化,如此狭隘,如此单一标准的文化。相对而言,我们蒙古人,虽然现在只有几百万人,我们在(最辉煌的)成吉思汗时代,成吉思汗的儿媳妇,就是忽必烈皇帝的母亲,就是一个基督徒。这就是我们的文化的包容性,包括宗教,包括其他文字,其他人。”

活动人士的担心与当局的宣传

在中共严密掌控的中国,尽管当局宣扬中国是拥有56个民族的、文化多样性丰富的大家庭,各个民族在中共的统治下拥有平等的权利,但中共当局长久以来对少数族裔的文化、语言和宗教的镇压记录使蒙古族活动人士担心,中共当局在语言教育问题上对蒙古族的压制是今后更多的压制和迫害的先导,就像是中共当局在新疆对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所做的那样。

截至目前,中国官方媒体没有发表任何关于双语教育目前在内蒙古地区引发争议的任何报道。但中国官方一直坚持表示重视保护少数民族语言文化。2018年12月,中国官方的新华社报道说:“今年是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60年来,广西高度重视保护包括壮语在内的少数民族语言文化,通过双语教育推动民族文化传承与发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