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0 2020年8月7日 星期五

新冠疫苗试验传捷报,下一步:如何分配使用


2020年7月14日索韦托呼吸与脑膜病原体研究所教授弗朗索瓦·文特(左)接受冠状病毒实验疫苗。

英国研发的一种新冠病毒疫苗试验结果显示强大免疫效果,开始进入第三期试验,世界八国领导人呼吁世界各国平等获得疫苗的权利。公共卫生专家表示,需要一个类似世卫组织的机制来协调全球疫苗的分配。

全球疫苗研发争先恐后

目前全世界的科学家和研究人员正在争先恐后地研发针对新冠病毒的有效疫苗,在世界卫生组织(WHO)跟踪下的就有140多家候选疫苗在研发中。通常情况下,一种有效、安全疫苗的研发需要数年的试验,以及额外的时间投入大规模生产;鉴于目前新冠病毒仍在全球许多国家肆虐,科学家们希望能够在12至18个月内研制出冠状病毒疫苗。

截至目前,全球已经有三支新冠病毒疫苗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分别由英国的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AstraZeneca)、中国的科兴生物技术(Sinovac Biotech),以及美国的(Moderna)生物技术公司开发研制。

英国牛津大学7月20日最新公布的是利用黑猩猩病毒作为疫苗载体研发的一种疫苗。该载体包含冠状病毒上的蛋白质毒刺遗传密码,能够在人体中引发强烈的免疫反应。目前该疫苗在英国处于二、三阶段联合试验期,最近已经在南非和巴西进入第三阶段试验。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7月20日发表了这项研究报告

美国生物技术公司 Moderna 与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合作开发的新冠病毒疫苗研究发现,在第一阶段研究中,所有接受该疫苗的志愿者都能够诱导免疫反应。这项研究报告7月14日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该疫苗已经进入第二阶段试验。

中国科兴生物(Sinovac Biotech)研发的是一种基于灭活新冠病毒微粒的疫苗。该疫苗在测试的早期阶段呈现出有希望的安全状况,已经于7月20日在巴西进入第三期试验阶段。有报道称,该疫苗在巴西的第三期试验最快可能只需要3个月时间就能完成。科兴生物在6月中旬公布了初步结果,研究报告于7月3日发表在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的刊物《科学》(Science)杂志上。

世界领导人呼吁平等获得疫苗

加拿大、西班牙、新西兰、韩国等八国领导人呼吁,在新冠疫苗研发成功后,必须保证全球能够平等地获得和享用疫苗。

包括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和韩国总统文在寅在内的全球八国领导人,7月15日在《华盛顿邮报》联名发表文章《国际社会必须保证全球平等获得新冠病毒疫苗》。文章说:“我们必须紧急确保按照一套透明、公平和科学合理的原则分发疫苗。居住的国度和地区不应该成为决定人们是否应该活着的因素;而全球团结一致才是拯救生命和保护经济的核心。”

领导人联名发表文章的这八个国家是:加拿大、韩国、新西兰、埃塞俄比亚、南非、西班牙、瑞典和突尼斯。

普林斯顿大学科学与全球安全项目研究员劳拉·卡恩医生(Laura H. Kahn, MD)对美国之音说,世界领导人的这一担忧是真实存在的。

今年5月,特朗普总统宣布启动加速研发疫苗的“曲速行动” (Operation Warp Speed),希望在2021年1月份之前能够获得3亿剂疫苗供美国国内使用。当时有担心认为,这一目标虽然将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美国的需求;但却意味着将世界上最富有国家中的低风险人群,优先于高风险的卫生保健工作者和世界其它地方的弱势群体。

这一担心诱发全球140个国家领导人和其他政要在5月14日签署了一封公开信,呼吁将新冠病毒疫苗视为“全球福利”,用来公平分享。此前一天,法国制药巨头赛诺菲(Sanofi)首席执行官帕乌尔·哈德森(Paul Hudson)承诺,美国将首先获得该公司的产品。此举曾激怒了法国政府。

公共卫生专家、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全球健康高级研究员黄严忠教授对美国之音说,最理想的情况应该是有一个类似世界卫生组织这样的机构,来协调全球疫苗的分配和发送。

黄严忠认为,目前国际社会面临两个问题:首先,还没有看到任何迹象显示各个国家同意来让世界卫生组织分配,或者由世卫组织至少订出一个方案:比如,首先研发出疫苗的国家,把所生产的疫苗拿出一部分,比如10%捐赠给世界卫生组织,由世界卫生组织负责给那些贫穷或者发展中国家配送。

“据我所知,目前国际社会还没有就这个问题有任何共识,”黄严忠说,“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美国政府现在已经不信任世卫组织,并且正式宣布明年将退出世界卫生组织。”

美国国务院日前证实,美国政府已经正式通知了联合国秘书长,将于2021年7月6日退出世界卫生组织。

部分美国媒体报道,在研发新冠病毒疫苗方面,美国选择孤军奋战,与制药商达成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交易,以便控制三亿剂疫苗用于美国市场。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卫生安全中心高级研究员阿梅什·阿达利亚医生(Amesh A. Adalja)对《今日美国》报说,这是一笔“危险的赌注”。“许多人天真地认为,美国肯定是第一个研发出疫苗的国家;因为美国有好几个候选疫苗正在研发中。但是,事情可能并不是所想的那样,” 他说。

只有半数美国人对疫苗有信心

美联社和芝加哥大学在5月中旬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只有50%的美国人表示愿意接种新冠病毒疫苗;25%的人表示举棋不定。民调还显示,在一些受病毒感染风险最大的社区,反而有更多的人对疫苗持谨慎和怀疑态度:占美国新冠病毒死亡病例接近四分之一的黑人社区,有40%的人表示不会接种疫苗。

普林斯顿大学的卡恩医生(Laura H. Kahn, MD)表示,不能确定美国民众届时是否愿意去排队接种新冠病毒疫苗,她对此表示担忧。“我们注意到目前许多人普遍对疫苗没有信心,甚至对科学也不信任。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因为疫苗是我们能够控制疾病流行的最佳策略,” 她说。

公共卫生专家黄严忠说,美国公众对疫苗的接受程度低,是防控新冠疫情的最棘手的问题之一。由于政治、社会和宗教文化等诸多方面的原因,美国政府不能强制全民接种疫苗。“唯一比较容易能够做到的,就是由地方政府采取行政手段,在幼儿园、中小学或者高等学校,规定必须接种疫苗才能注册入学,” 他说。

另一方面,卡恩医生对美国之音说:“我认为我们不应抱有能在近期获得疫苗的希望。我们希望疫苗不仅要有效,而且要安全,而要确保这两者需要时间。”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