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9 2022年1月26日 星期三

被指制造债务陷阱 中国大幅缩小投资非洲规模


中非合作论坛第八次部长会议举行视频开幕式。中国承诺向非洲捐赠6亿剂新冠病毒疫苗。(2021年11月29日,)

三年一度的中非合作论坛11月下旬在非洲塞内加尔召开。近期中国和非洲第三世界国家的合作项目接连传出丑闻,中国更被指在非洲制造债务陷阱。饱受抨击下,中国宣布大幅缩小投资非洲的规模,并推进新一轮疫苗外交。

被指制造债务陷阱 中国大幅缩小投资非洲规模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1:51 0:00

本届中非合作论坛在疫情下召开,中国派出外长王毅和商务部长王文涛出席。非洲国家元首参与的程度也不如以往。有评论认为,论规格,本届论坛无法和2018年在北京扩大召开的论坛相比。

曾经观摩过非洲合作论坛的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严震生却不认同。他向美国之音表示,除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没有来到非洲,这次论坛的规格和过去相比没有明显区别。

严震生说:“大家都知道,不是峰会习近平不会参加。循过去惯例,李克强应该来参加,可是没有来参加,这个是等级大概低了一些,但是其他方面,以我的观察,我觉得没有差别,包括中非合作论坛的文件。其他国家还是有派出国家领导人出席,包括南非的总统,包括埃及的总统。”

据严震生的观察,中国与非洲多个主要国家关系仍然紧密,与个别国家的关系更有新的发展。

台湾政治大学国籍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严震生
台湾政治大学国籍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严震生

严震生说:“中国大陆跟奈及利亚(尼日利亚)的关系一向友好,跟衣索比亚(埃塞俄比亚)跟肯亚(肯尼亚)也是。跟南非更不用说。但是,我觉得,塞内加尔(跟中国)本来没有那么好的,竟然塞内加尔的外长会邀请王毅,请中国参与对抗伊斯兰极端份子。这有点超乎我们一般人的想象。这表示大家在非洲不仅希望中国能在经济、建设和医疗上提供帮助,甚至也希望它在政治和外交上能多出一点力。”

中国向非洲国家提供10亿剂疫苗

在11月29日论坛部长级会议开幕式上,习近平以视像方式发表演讲,提到今年是中非开启外交关系65周年,双方在反帝制反殖民的斗争中,结下牢不可破的兄弟情谊。他又感谢非洲各国50年前支持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

习近平表示,为实现非洲联盟确定明年有六成非洲人口接种新冠疫苗的目标,中国将再向非洲提供10亿剂疫苗,其中6亿剂是无偿援助,4亿剂由中方企业非洲国家联合生产方式提供。中方并将派出1500名医疗人员到当地协助抗疫。

严震生说:“本来(中国)大陆已经授权几个非洲国家可以生产大陆的疫苗。现在大陆援助的10亿剂疫苗里头,大概有六亿是大陆这边做的,四亿是授权在非洲帮忙生产。看起来未来的需求还是蛮大,因为非洲到目前为止,全部打过一剂的不到两成。”

中国投资非洲规模缩小三分一

但中国对非洲的金融承诺10多年来首次下降。习近平承诺向非洲提供400亿美元,将平均分配给非洲金融机构信贷额度,中国企业的投资,贸易融资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金额与2018年提供的600亿美元相比减少超过30%。

台湾政治大学兼任教授李酉谭告诉美国之音,美中贸易战和新型肺炎疫情影响下,过去三年,中国和非洲国家的关系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李酉谭说:“2018那次(会议)应该是最后的盛况。习近平也出席,出席的国家也非常多。2018年以后,中共整个国力就开始衰退了。(美中)贸易战是转捩点。中共的经济上升幅度下滑,内部经济开始出状况。它们答应的很多事情都‘跳票’,答应刚果(民主共和国)要建的学校和医院都没有建。”

法国世界报早前报道,在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下,2008年刚果民主共和国前总统与中国签署协议。中国为当地兴建铁路、公路、发电站等基础设施,以换取矿物等天然资源。据报道,十多年过去了 ,中国当初承诺的多项工程,包括超过30家医院和两所大学,仍未得到落实。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退休教授郑宇硕解释,中国国企或民企在第三世界国家投资会围绕一个方程式。

郑宇硕说:“大约20年前,中国大举投资非洲、南美洲或亚洲一些相对落后的国家。当时有人批评说,中国只想掠夺当地的资源,对当地的发展帮助有限。在这些项目实施的过程当中,往往没有尊重当地人和社区的利益,对当地人的居住或者就业造成坏影响。大型(中国国企)或者在海外投资的大企业都会提供额外的福利项目。最典型的是医院、学校,帮助当地妇女就业和生产等等,也因此(中国为当地建设)医院、学校相当常见。以前(有关投资计划)会强调具代表性的建筑,通常是大球场、国会大楼、办公大楼等等,后来可能觉得这样过于炫耀,于是才回归到一些福利项目。”

郑宇硕相信,发生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事件存在无法控制的因素。

他说:“这类项目是希望能改善中国对外投资的形象,改善中国和当地的关系,之所以出现所谓‘违背承诺’,其中一个主因是投资条件出现变化,尤其采矿。矿物的国际价格起落很大。每当国际价格下跌或者储量不理想,钱赚的不多。建设医院、学校的承诺就可能无法兑现。”

中国被指制造“债务陷阱”

在中非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举行前夕,中国国务院发表《新时代的中非合作》白皮书,强调当前国际秩序变革加速推进,中国与非洲更需巩固伙伴关系,中国致力于不断巩固中非政治互信,深化各领域务实合作,为非洲和平与发展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11月26日在北京的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吴江浩反驳外界对中国在非洲制造“债务陷阱”的指责。

吴江浩说:“过去历史上,西方国家,包括日本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贷款,那就叫发展援助,中国现在提供的就叫做‘债务陷阱’,这个逻辑不成立。债务陷阱的故事,都是西方国家的政府和媒体炮制出来的。”

曾到非洲考察过当地经济社会实况的香港城市大学学者郑宇硕认为,出现所谓“债务陷阱”问题,双方都责无旁贷。

郑宇硕说:“(非洲)当地政府往往贪污腐败,对于有关项目是否可行,将来是否可以归本还债,缺乏详细审查。现在的问题是有关项目赚不到钱甚至亏本,而中国则声称,会根据项目条件接收资产。”

几乎同一时间,乌干达也传出同类丑闻。乌干达媒体报道,当地唯一的机场6年前由政府向中国借贷2亿美元兴建。由于政府无力还款,机场可能由中国接管,但中国驻当地使馆发声明否认。有关争议预料会由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出面解决。

郑宇硕说:“(据报道)乌干达政府一方面派员到北京求情,另一方面,反对党开始抨击政府处理不佳,因为准备不足使国家陷入危机。这反映了发达国家在发展中国家投资的大问题,也就是一旦出现争端该如何解决。在乌干达事件当中,我们看到负责仲裁的是中国的仲裁委员会。”

投资非洲中国仍占先机

拜登政府7月曾表示,会重振“繁荣非洲”倡议,扩大与非洲国家的贸易和投资联系。国务卿布林肯11月连续出访肯尼亚、尼日利亚和塞内加尔三国。

欧盟9月也宣布推行“全球门户”计划,包括对全球各地的基础设施、电子科技和环保项目,进行高质量投资,加强贸易体系和供应链,强调要在全球建立互相联系,而非依赖的关系,当中会优先讨论与非洲的合作计划,目的是加强在各地的基础设施和建立联系。

郑宇硕认为,美国和欧盟的计划能否抗衡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有待进一步观察。

郑宇硕说:“楼梯响声很大,但是没有看到有人走下来。在发展中国家投资的风险确实很大。中国(投资非洲)占了先机。一来早已习惯,而且它的工资确实便宜。如果要西方国家像中国那样派出数以万计技工去进行一项计划,工资可是天文数字。大型国企或基建公司也相对比较容易在国家银行借到优惠贷款。”

他说,非洲第三世界国家虽然深受中国影响,但美国也有中国难以企及的优势。

郑宇硕说:“当然美国手上也有王牌:世界银行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美国)也可以借助在亚洲开发银行控股的日本。高科技的转移也可能比中国有吸引力,包括飞机工业,航空航天等等。”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不会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观点而删改评论。但所有评论请遵循以下网站守则:1. 以读者个人身份就美国之音的报道及报道所涉及的话题发表评论。2. 不得在读者讨论区散发纯属推销或宣传的讯息,不得大量转抄其它媒体和网站的文章。3. 不得使用任何肮脏和亵渎的措辞,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不得使用侮辱任何种族和民族的言语。4. 不得煽动暴力。5. 请使用汉语或英语发言。若使用其它语言,欢迎登陆美国之音其它语种的网站。

VOA卫视最新视频

VOA连线(张蓉湘): 美继续推动外交化解乌克兰危机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5:16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