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6:50 2019年7月20日 星期六

特朗普与众议院民主党人权斗升级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在听证会开始时发言,留给司法部长巴尔的证人席空着。(2019年5月2日)

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周四取消了在国会众议院一个委员会的听证会上接受质询的计划,这成为美国行政和立法两个分支之间一连串棘手的法律冲突和权力斗争的又一事件。

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要求获得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纳税报表、与特朗普家族商业交易相关的财务文件、关于特朗普在白宫任职的亲属获得安全许可的信息以及未经删减的特别检察官穆勒涉俄调查的完整报告。

特朗普行政当局基本上拒绝合作,称议员们的要求是出于政治目的。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原本要在听证会上向司法部长巴尔询问穆勒报告的问题,而巴尔缺席这场听证会导致情绪沸腾,暴露出众议院民主党和白宫之间日益激烈的斗争。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纳德勒(中)等待听证会开始,司法部长巴尔拒绝到场。(2019年5月2日)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纳德勒(中)等待听证会开始,司法部长巴尔拒绝到场。(2019年5月2日)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来自纽约州的民主党人杰罗德·纳德勒说:“特朗普总统已告知国会他计划抗争我们所有的传票。美国总统绝望地要阻止身为政府平等分支的国会制衡怕是他最肆无忌惮的决定。他试图让国会变得无用。”

纳德勒还说:“如果我们不一道对他挺身而出,我们就有未来失去对任何总统挺身而出的权力的风险。这关乎有限权力、总统不得独裁的美国政府体制本身。”

国会监督权被当成政治武器?

与此同时,共和党人指责说,民主党人超越了国会权力,他们的内心动机是因为从根本上不愿意接受特朗普赢得2016年总统选举的事实。

众议院少数党领袖、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凯文·麦卡锡在《华盛顿邮报》的一次论坛上说:“是的,我相信国会的权力。我也相信法治。他们(民主党人)不喜欢穆勒报告的结果,这点我明白。他们不喜欢选举的结果,这点我也明白。但是我觉得现在是时候了,屋子里要有一些成年人来管一管了,并且把焦点聚集在美国人希望要的事情上。"

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在国会山的一次记者会上讲话。(2019年5月2日)
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在国会山的一次记者会上讲话。(2019年5月2日)

麦卡锡争辩说,众议院民主党人现在调查的事情是前届国会不敢涉足的。他把民主党人今天的行动跟前总统奥巴马执政时期共和党人主控众议院的情景做了比较。

“我们那时要求调阅奥巴马总统的个人财务信息了吗?我们有没有追着他的家人?我们要没有对他的孩子提出要求?我们有没有追着他的岳父母?

特朗普的律师在他们提起的诉讼中也提出了类似的说法。一个众议院的委员会发出传票,要银行提供特朗普相关的财务文件,特朗普的律师提起诉讼,要求法庭阻止这样做。

诉讼状声称:“发出传票是为了骚扰唐纳德·J·特朗普总统,是为了搜遍他个人财务、生意和总统及其家人私人信息的方方面面。看不出任何目的,只有政治原因。”

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来自加州的民主党人马克辛·沃特斯誓言要继续调查。

她说:“总统将竭尽所能来终止调查。那就让他提起诉讼吧。到目前为止,他的诉讼没有任何好结果。”

争议的核心在于宪法所赋予的国会监督行政当局的权力究竟范围何在。美国宪法让美国人民通过他们的民选代表问责政府,这是嵌入联邦体制的权力制衡的关键要素。

乔治城大学法学教授维多利亚·诺斯说:“没有监督权,国会就无法制衡总统。每位总统都受制于这一点,这确保人民可以控制一位把自己的权力扩展得太远的总统,不管他们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

乔治华盛顿大学宪法教授阿伦·莫里森说:“国会必须通过法律。为了通过法律,必须收集信息。法律是否得到了恰当的执行?我们是不是需要新的法律?得不到信息,这些都无法决定。”

国会经常能够自愿让证人作证并获取到文件,并不需要经历一番争斗。当议员们遇到阻力时,他们手中有一个利器:发传票的权力。

诺斯说:“国会可以发传票要求得到任何与现有立法、预期立法或任何满足最高法院所说的国会提供信息功能有关的材料。所以他们在这方面的权力挺广泛的。”

水门旧话

历史上知名的考验国会传唤权的事件发生在1974年。当时共和党总统理查德·尼克松拒绝向参议院调查水门丑闻的委员会交出对他不利的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谈话录音带。尼克松的法律团队争辩说,这些录音带是受行政当局特权保护的材料,但是没有成功。

资料照: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讨论弹劾总统尼克松事宜。(1974年7月25日)
资料照: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讨论弹劾总统尼克松事宜。(1974年7月25日)

诺斯说:“尼克松试图动用行政特权,不给国会录音带。而最高法院说,不,你没有绝对的特权。你的特权是有限制的,获取信息的需要可以超过你的特权。所以尼克松输了官司,录音带交了出来,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我们都知道了。”

在最高法院一致做出裁决的几个星期后,尼克松辞去了职务。

很多人预测,众议院向特朗普行政当局发出的传票将引发法庭上的较量。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来自肯塔基州的共和党人米奇·麦康奈尔说:“我设想,所有这些传票最后都会走到法庭。我经历过的每一届政府都在权力的问题上跟国会有过纠纷。最后结果如何,我们姑且看吧。”

在特朗普纳税报表的问题上,法律学者们认为,法庭将考虑彼此冲突的利益和判例。

诺斯说:“就我对法律的解读而言,国会有权索取纳税报表。”

莫里森说:“国会可以索取任何人的纳税报表,这显然既包括个人也包括公司。但是这一次,他们不仅索取特朗普当总统时的纳税报表,还想要特朗普六七年前的纳税报表。这就产生了一系列不同的问题。”

在穆勒涉俄调查完成后,众议院暂时没有启动弹劾程序,但是民主党高层警告特朗普总统说,如果他不遵守国会的传票,有可能触发弹劾程序。

妨碍国会监督是不是构成可被弹劾的过犯?莫里森认为,这要看特朗普今后的表现如何。

“顶着干?可能不够(弹劾)。拒绝执行法庭命令?肯定够。”这位教授说。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