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26 2024年3月3日 星期日

两会跟踪: 总理新策略催生三孩 委员吁单身大龄女准生一胎


资料照:北京的一所阿姨训练学校在培训保姆如何照顾新生儿。(2018年12月5日)
资料照:北京的一所阿姨训练学校在培训保姆如何照顾新生儿。(2018年12月5日)

北京两会召开际,中国人口日益减少的形势及其对社会发展和政治、经济、政府政策造成的冲击,看来成为受到社会广泛关注的议题之一。中国总理李克强提出对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费用实行税务优惠等措施。有报道称,有政协委员准备推出相当于鼓励大龄单身女性生育一胎的提案。上述措施和提案得到不少网民注意并引起一些观察人士的评论。

两会跟踪: 总理新策略催生三孩 委员吁单身大龄女准生一胎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2:01 0:00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完善三孩生育政策配套措施,将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费用纳入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发展普惠托育服务,减轻家庭养育负担。强化未成年人保护。”

总理新招获官媒赞赏

李克强报告中提出的有关三孩生育政策配套措施在中国大小媒体上得到广泛报道转载。

中共北京市委宣传部掌管的新京报发表快评指,“如今0到3岁阶段孩子的照护费用,实际是一笔不小开支,甚至比3岁以上的学前教育阶段费用都高。”

快评指出,三岁前照护的费用不仅可能涉及婴幼儿奶粉、早教,一些家庭还不得不雇请保姆照护。因此,无论是着眼于为当前的家庭养育减负,还是从长远看完善三孩生育配套政策,缓解社会生育焦虑,将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费用纳入个税专项附加扣除,都是直面社会呼声,有温度、接地气的务实之举。

三孩生育政策配套措施能解决什么问题?

不过,也有评论认为,上述鼓励中国育龄夫妇生育三孩的配套政策虽然有助力作用,但仍然无法从根本上缓解中国人口下降的趋势。

在美国的人口学家、《大国空巢》论著作者易富贤博士3月5日发推表示,“中国政府其实与日本政府一样只是在“养不起”上做点小文章(成本就已经很高了),而无力解决“不愿生”、“生不了”这两大难题。中国官方至今仍对人口问题“诊断”不清,更无力推出治疗方案。”

人口学家,《大国空巢》作者易富贤
人口学家,《大国空巢》作者易富贤

长期研究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学者易富贤对美国之音表示,在不影响人权的基础上,降低养育成本是各国政府都应该做的,日本、欧洲、俄罗斯等都做了。他担心中国这样做的效果不会很好,因为对于“不愿生”和“生不了”,政府无能为力。

莫女士:生存环境影响生育意愿

在中国的单亲妈妈莫女士指出,当前中国家庭的孩子生下来也“养不起”的问题非常突出,培养孩子的费用居高不下,让许多家庭望而生畏。她认为,政府即将推出的为三岁以下婴幼儿照护费用减轻负担的税务优惠等措施不过是杯水车薪。

莫女士说:“他说0到3岁。其实如果0到18岁,这些费用如果税赋能够全免的话,这样的条件我觉得可能足够吸引一部分人。但是还不足以让很多适龄女青年冲着这个条件来生养孩子。这跟整个生存环境有关系。不仅仅高额的开销,还有我们整个的生活环境、生存环境、土壤、空气、水、、食品安全这些东西。 很多人认为,三个孩子,特别像那些人,你三个孩子,即使经济方面的各项保证到位了,孩子的安全这些东西,以后的生存环境的安全,我们都不足以给到一个孩子,负责任地对一个孩子。”

一胎化政策酿苦果

中国当局曾在1980年代初期开始强制实行 “一胎化”政策,并把这作为一项基本国策,直到2015年才有限地放宽,允许已婚夫妇生两个孩子,以期减缓老龄化人口给社会和经济发展带来的压力。

资料照:一个妈妈和孩子在“计划生育是我国基本国策”的标语前走过。(2002年7月23日)
资料照:一个妈妈和孩子在“计划生育是我国基本国策”的标语前走过。(2002年7月23日)

2021年,中国开始实行全面三孩政策,但是目前来看,对于提升逐年走低的生育率,效果仍然有限。

威斯康星大学学者易富贤于2007年在香港出版了《大国空巢:走入歧途的计划生育政策》这部专著。此书一出版就受到了广泛关注,并引发了激烈争论。易富贤后来在国际媒体发声,呼吁中国立即停止计划生育政策。

他告诉美国之音,中国人口明显下降的趋势早已出现,早就应该停止计划生育,但是官僚集团为了他们部门的利益,不惜篡改数据,来预测人口,已经酿成严重后果。

他认为,人口增长有一个内在的调控规律,不需要人为的计划生育,而长期错误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改变了当代中国年轻人的生育观、生命观和他们的思维模式。

这位学者表示,根据研究分析,中国早在1991年就该放弃一胎化政策,才不至于出现当前如此严重的人口老龄化压力和男女比例失衡等社会问题。

奇葩提案被指有违公民权利

据中国媒体报道,今年在北京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花亚伟准备提交关于完善支持生育政策的提案。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河南省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副会长。

这位政协委员在提案中呼吁,全社会以更加包容的态度对待未婚生育,满足大龄单身女性的生育意愿,对其生育的孩子在落户、就学、就医等方面一视同仁。他建议,允许年满30周岁以上的未婚女性生育一胎,且享受合法生育的产假、生育保险等权利。

这个提案引发了很大争议,甚至被一些评论称为“奇葩提案“。

腾讯网刊登的一篇署名黄文政、聂日明的文章认为,“这个建议初衷不错,但表述容易让人误解。”

文章指出,“生育权是公民的基本权利”“不需要允许”。

单身母亲莫女士认为,允许大龄未婚女性生孩子的提案有违反人性之嫌。

她说:“我觉得,要生跟不生,是我自己做主的。不能用法律框架框起来。让你生或不让你生。无论从文化、人性和人权上,我觉得这都是多此一举吧。”

学者建言政改及改变治理模式

对于如何解决中国所面临的人口危机,旅美学者易富贤建议中国政府进行体制改革,改革管制和治理模式,调整资源分配结构,构建宽松的政治环境与和谐的国际关系,大幅削减维稳经费和军费开支,把国家资源多用于改善民生,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生育率就会相应提高。

他表示,如果中国朝着这个正确方向进行改革,国际社会应该支持。

相关内容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 专访杜奕瑾:人工智能浪潮来袭,哪些想象和担忧正在变为现实?欢迎美东时间3月2日上午8点收看《纵深视角》。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