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9 2020年6月1日 星期一

特朗普反对派团结民主党支持拜登


特朗普反对派团结民主党支持拜登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01 0:00

特朗普反对派团结民主党支持拜登

特朗普总统的反对派在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中巩固了民主党对内定候选人拜登的支持。但是,进步派人士要求更广泛的政府援助计划,尤其是在目前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的压力,以及对最近性侵犯指控的担忧,还有来自第三方候选人的挑战,都可能分裂对拜登的一致支持。

VOA英语视频: 特朗普反对派团结民主党支持拜登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3:09 0:00

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是民主党竞争提名的主要进步派对手,他支持前副总统拜登担任总统候选人。桑德斯明确表示全党必须团结一致,在11月的总统选举中击败特朗普总统。

佛蒙特州联邦参议员伯尼·桑德斯说:“确保我们击败一个人,而我现在是代表我自己说话,我认为这个人是美国现代历史上最危险的总统。”

然而,由于拜登反对桑德斯提出的由政府资助的医疗保健和为美国工人阶层提供其他援助的提议,像国会女议员亚历山德里亚·奥卡西奥-科尔特斯这样的进步派领袖仍然与他存在观点分歧。

来自纽约的民主党国会女议员亚历山德里亚·奥卡西奥-科尔特斯说:“我最希望看到的最基本的一项计划,将有助于医疗保健扩展到年轻人。”

当前新冠病毒大流行,不仅使医院人满为患,也迫使企业普遍关闭,让数百万人无法工作,这种局面使传统上支持商业的共和党人和支持劳工的民主党人之间明显的政策差异变得模糊。双方现已齐心协力,为企业提供了数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还加大了失业救助。

分析人士说,政治中心正在这场危机中向左移动,拜登可能需要接受更具进步性的政策,以保持获得统一的支持。

新美国政治分析师马克·施密特说:“他确实必须表明,美国已经改变,民主党已经变得更左,人们对更雄心勃勃的进步派的解决方案真正感兴趣。”

最近针对拜登的性侵犯指控也可能导致党内分裂。拜登坚决否认前参议院工作人员塔拉·里德(Tara Reade)的指控,她说拜登在1990年代侵犯了她。批评人士说,里德的前后矛盾削弱了她的指控,同事们也为拜登辩护。

前副总统拜登的前顾问莫伊·维拉说:“我本人了解拜登。我认为他是朋友。他是一个品格高尚和正直的人。她的指控和虚假控诉跟拜登的人品是对立的。”

但是“我也是”(#Metoo)运动的拥护者担心,驳回对拜登的指控削弱了这一运动的信息,即应该相信妇女声称受到骚扰。这也使民主党人容易受到“虚伪”的指控,因为民主党人就强烈谴责过特朗普和最高法院大法官布雷特·卡瓦诺,所根据的就是对他们从前的性侵犯指控。

也有人担心,来自密西根州的国会共和党众议员贾斯汀·阿玛什(Justin Amash)可能代表自由党参选,成为第三方参选人,这可能会导致一些温和派脱离拜登,从而削弱他赢得摇摆州以击败特朗普所需的力量。

分析人士预测,尽管持续存在医疗危机和严重的经济下滑难题,特朗普仍可能会继续分化民主党,以赢得第二个任期。

脸书论坛

VOA卫视最新视频

海峡论谈(2020年5月31日)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1:00:00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