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24 2021年3月6日 星期六

愿特朗普还是拜登当选 香港泛民支持者激烈辩论


香港反送中抗议者2019年9月15日在示威活动中手举美国国旗。

美国总统大选结果迈向尘埃落定之际,点票进度牵动着香港民主派支持者的思绪。近日在香港出现了有关支持特朗普连任是否等同支持香港民主发展的争议,在过去数天有关争论更趋向激烈。提出否定上述说法的学者与传媒人被人谩骂,另有智库人士提出以和为贵与不应内讧。在美国的港人组织则呼吁香港人应理性对待有关议题,并且认为争取美国支持香港民主是长期策略,不应一面倒向某一政党。

香港人关注美国总统大选有着悠久传统,这次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与民主党的拜登对垒却与香港民主发展扯上了争论。民意调查机构YouGov最新的调查显示,尽管香港受访者支持拜登当选占百分之42,高于支持特朗普的百分之37。但在过去数星期,部分泛民主派抗争者在网上牵起了一片争论,指称支持拜登当选等同支持中共政权,又认为支持拜登是等同毁灭香港民主运动,并亏欠了过去一年多反修例社会运动中已牺牲的抗争者。

政界与评论人士纷表态支持特朗普连任

愿意作公开表态的人士包括前“人民力量“主席袁弥明。她在脸书上表示,不少支持民主自由的亚洲人,包括香港的民主派抗争者都暗地里认为特朗普当选对香港有利,原因是特朗普的对华政策较强硬。持有同样意见的人士包括了香港著名时事评论人陶杰、李怡与颜纯钩等。

网台创办人与学者相继发文指支持特朗普连任论为歪理

不过,并非所有支持香港民主的人士都支持上述的论述。香港D100网络电台创办人,外号“大班”的前立法会议员郑经翰今年10月中在“众新闻“网站上撰写题目名为“特朗普违反民主公义核心价值岂可盲撑?”的文章,这篇文章触发了驳斥支持特朗普等同支持香港民主抗争的序幕。

随后香港城市大学公共政策学系教授叶健民也在《明报》发表观点相同,题目名为 “不谈普世价值,怎会有国际关怀?” 的文章。他在文章当中写道:“有那么多年轻香港朋友可以真心希望特朗普成功连任感到大惑不解”。两篇文章将香港支持民主抗争阵营中的矛盾曝光于公众视线。

郑经翰批评特朗普违反民主公义

郑经翰在文章中指责特朗普“反民主、反公义”,认为不值得信奉民主自由普世价值的人支持。他批评香港一众“见风驶舵”,追逐社交媒体课金的网红。郑经翰在文章中指责这些评论人一窝蜂盲目支持特朗普,结果出现“舆论在香港支持民主,在美国反对民主”的畸型怪现象。他又批评香港的网红和文化人“混饭吃”,指他们以名利为重,自命“进步”、又指经常谈论“自由人权的人士“口是心非,毫无民主理念”。

叶健民若盲目支持特朗普 世界可能不再怜悯支持香港抗争

叶健民的文章的著墨承接了上述郑经翰文章的主线,批评香港的特朗普年轻支持者不理解当今世界局势。叶健民的文章认为,“即使西方世界今天确实对中国有种种不满,特朗普在国际外交上的无知莾撞和短浅目光,也令美国政府难以促成如1960、70年代的西方阵营大团结反华反共的局面。”

两篇文章发表后都相继遭到谩骂与人身攻击。拥有20多万听众群的网台“升旗易得道”在10月17日的节目中指责郑经翰是“传媒恶棍”与“共匪现身”。针对叶健民的言论,有网民在脸书上带有贬意地形容他是“左胶”(左翼人士),意即政治光谱偏左,且总是强调拥抱普世价值的人。

钟剑华莫因美国大选撕裂香港社会

眼见撕裂严重,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于美国大选日的前一天,在《苹果日报》上发表题为“莫因美大选撕裂香港社会”的评论文章。他在文章内同情争论两派的观点,承认特朗普任内强硬抵制中共经济渗透,制裁华为与TikTok,提升美台关系,制裁部份中港官员,是大快香港人心。

不过钟剑华也同时写到,特朗普拒绝承认全球暖化的科学事实,退出巴黎协定;对过去近一年的新冠疫情,藐视科学论据,使病毒在美国扩散,也正是削弱了美国国民对他的支持基础。

钟剑华提出支持民主的香港抗争派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尊重美国人民的选择,才可以寄望美国社会继续重视与关注香港。他反问:“我们也绝对没有理由因为一个港人无法控制的美国选举而自陷于分裂对立。谁人当选美国总统都好,都不应该影响我们的决心。香港人现在继续要做的,是不亢不卑地继续坚持我们的诉求。只要我们争取的符合普世价值,我们就可继续成为现代文明的同路人,那谁当选美国总统,都不能对在香港发生的事视而不见。”

朱牧民不应将所有鸡蛋放在同一篮子里

专门推动美国对港政策的“香港民主委员会”创办人朱牧民在稍早前一个网上论坛上表示,美国大选对香港未来固然重要,但香港的民主抗争支持者应该谨记,推动美国落实持续关注香港民主发展是一项长期且需要努力不懈的工作,所以不应偏向依赖某一政治人物与政党。

朱牧民解释,美国民主与共和两党在关注香港的议题上各有优劣,不应单一认为支持特朗普连任,就是支持香港民主发展;在涉及到香港政治难民的收容庇护政策议题上,特朗普政府与奥巴马执政年代比较则大为收紧。朱牧民总结认为,“不应将所有鸡蛋放在同一篮子里”,正确的做法是争取两党同时给予支持。

他最后说:“这(民主、共和两党的共同支持)就是我们(香港民主)运动中最大的(推动)力量。这也是推动我们向前行的最宝贵资产所在。这就是,不要依赖单一政党、单一侯选人或个人,而是要继续支持两党,并在他们中得到支援。”

当选总统在美国意味着什么?

在美国,民主党人拜登现在被称作当选总统。这是一个描述性称呼,不是一个正式的官职。因此,拜登现在没有政府权力,他要在2021年1月20日中午时分就职之后才有权力。

美国新闻机构追踪报道选票点算,在11月7日判定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得票优势地位不可超越,因此获得了超过270张选举人票从而可以成为总统。在判定他的得票优势地位几分钟之后,各主要媒体预测他为总统选举获胜者。

这就是为什么包括美国之音在内的诸多新闻机构称拜登为总统选举的“预测的获胜者”。

有时候,在势均力敌胜负难分的选举中,新闻机构做出这种预测,对方的候选人不承认败选。特朗普总统就是这样。他指责有选举欺诈,并表示要继续挑战选举结果。他的立场使美国国会议员处于分裂状态。共和党人支持对他们所称的选举欺诈问题进行法律调查,但同时又庆祝他们的候选人在国会议员选举中获胜。

争议何时解决?

美国选举结果将在几个星期之后才会正式确认。与此同时,法庭挑战和某些州选票重新点算可能发生。

截至目前,特朗普行政当局还没有提供足以推翻选举结果的选举欺诈证据。但现在还有时间提出更多的法律挑战。

一旦各州认证了投票结果,宣誓将按选民意愿投票的选举人12月中旬将在选举人团投票。国会将在1月上旬,也就是在总统就职日前大约两个星期认证选举人团的投票结果。

美国大选2020互动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