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7:12 2024年5月23日 星期四

美国未发现哈瓦那综合症与其对手有关联的证据


资料照片:2017年10月3日,乘坐老爷车的游客经过美国驻古巴哈瓦那大使馆。(美联社照片)
资料照片:2017年10月3日,乘坐老爷车的游客经过美国驻古巴哈瓦那大使馆。(美联社照片)

美国情报机构逆转了之前的说法,如今表示,在全球数百种困扰美国人员的神秘病例中,没有一例与美国对手使用武器有关。在某些病例中,疾病使美国政府人员丧失能力。

周三(3月1日)公布的情报评估基于情报官员所说的彻底而详细的调查。评估得出的结论是,外国对手“非常不可能”是困扰海外和国内美国人员所谓异常健康事件(AHI)的幕后黑手。

“美国人员报告的症状可能是不涉及外国对手的因素导致的结果,例如先前存在的健康问题、常规疾病和环境因素,”国家情报委员会的评估说。

“我们对这一解释的信心得到了以下事实的支持:我们确定了医学、环境和社会因素,这些因素合理地解释了美国官员报告的许多异常健康事件,”报告补充说。

异常健康事件通常也被称为哈瓦那综合症(Havana Syndrome)。2016年在美国驻古巴哈瓦那大使馆的外交官和其他雇员中首次报告出现这类症状。

从那时起,俄罗斯、中国、波兰、奥地利和美国共报告了数百个病例,症状从恶心、头晕到使人衰弱的头痛和记忆问题。

美国情报机构此前曾排除神秘疾病是美国对手持续行动的结果的可能性,中央情报局去年表示,似乎大多数病例“可以合理地解释”为健康状况或环境和技术因素。

但一个专家小组在2022年2月的一份报告警告说,少数病例的核心症状“明显不寻常,在其它医学文献中都没有报告过”,该专家小组的报告示意,这有可能是某种设备导致的结果。

“脉冲电磁能,特别是在射频范围内的,合理地解释了某些核心特征,”2022年的那份报告称。

但在发布最新评估时,美国情报官员辩称,尽管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和情报收集,但没有证据表明有这种武器在被使用或者存在这种武器。

“没有可信的证据表明外国对手拥有导致哈瓦那综合症的武器或收集系统,”一位熟悉评估结果的美国情报官员说。

这位官员根据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制定的基本规则在匿名的情况下向记者介绍情况时说,调查期间收集的所有情报和数据“都不指向某个外国对手的参与”。

“我们有很多证据指向另一个方向,”这位官员说。“有些线索,但每次我们跟踪下去时,它们都烟消云散了。”

一些最初被怀疑是该健康事件幕后黑手的国家似乎对评估感到意外。

“你在关键对手中一般看到的是混乱。他们中的许多人认为这是美国的阴谋,”这位官员补充说。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调查报告病例的情报官员追踪了症状的多种可能原因,并试图寻找外国对手用某种设备造成损害的证据。

但最终,调查人员被迫重新评估是某种设备导致症状的想法。

“我们没有找到我们期望找到的东西,”这位官员说。“我们没有找到任何能够验证这些假设的东西。”

相反,数百名情报官员追踪了大约1500例报告的哈瓦那综合症病例,发现了多种其他因素,而这些因素可能会影响那些出现症状或报告感觉不适的人。

官员们告诉记者,在某些情况下,供暖、通风或空调系统的故障可能会导致气压发生可感觉的变化。

调查人员还不得不追踪并排除其他潜在原因,例如计算机鼠标上的光学传感器发出“看起来非常可疑”的信号。

他们说,最终答案是复杂的。

“有很多、很多种解释,”第二位官员说,并补充了一个关键要点:“我们需要更加关注为我们劳动者队伍的健康和福祉提供资源。”

美国情报官员还表示,该报告不应被视为试图淡化或忽视这些事件已经或仍然对美国人员健康造成的影响。

“这些发现并没有质疑我们的同事及其家人报告的非常真实的经历和症状,”国家情报总监埃夫丽尔·海恩斯(Avril Haines)在一份声明中说。

“情报官们完全按照我们的要求做了:认真对待我们的指导,并报告可疑的经历和症状,”她说。“我们衷心感谢那些站出来发声的人,因为这不仅有助于塑造我们的应对措施,而且有助于确定我们需要改进医疗和反情报规则的领域,而这仍然是一个持续的过程。”

中央情报局局长威廉·伯恩斯(William Burns)也承诺继续“以诚实和同情心”去解决健康问题。

他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将继续对本机构情报官的健康和福祉的任何风险保持警惕,确保他们获得护理,并给予情报官他们应得的同情和尊重。

另外,美国国务院周三表示,依照2021年签署成为法律的《哈瓦那法案》(HAVANA Act)的一部分,其工作人员将继续获得及时的医疗服务并获得赔偿。

然而,这种保证对减轻一些受哈瓦那综合症影响的人的担忧无济于事,他们对最新的发现表示担心。

“新报告没有追踪我们的生活经历,也没有说明多个机构的许多医疗专业人员在与我们合作时发现的情况,”2018年在中国上海为美国商务部工作时患有哈瓦那综合症症状的倡导人士罗宾·加菲尔德(Robyn Garfield)说。

“我们的医生已经确定,环境或先期存在的健康问题并没有导致我们许多人被诊断出的神经系统症状和创伤性损伤,”他说,声称最新的评估反映了“一部分意在转移视线和了结案件的官员”的观点。

评估承认,在七个情报机构中间,对哈瓦那综合症不是由美国对手引起的结论,仍然存在一定程度的分歧。

七个机构中有两个对调查结果表示中度到高度的信心,而其它三个机构对调查结果只有中度信心。

最后两个情报机构称,哈瓦那综合症不大有可能跟美国对手有关,但根据他们所说的信息收集差距,他们对该结论只有低度信心。

美国情报官员周三承认,最新的调查结果可能会让一些人失望。

“我知道这对一些情报官都没有说服力,”其中一名官员向记者介绍,并补充说,随着病例的逐渐出现,他们将继续进行调查。

这位官员还表示,他们将继续调查是否有人以某种方式克服了技术障碍,开发出可能导致许多症状的武器。

“我们正在继续追寻下去,因为如果外国对手拥有这样的武器,就会造成很多后果,”这位官员说。

然而,官员们强调,这种情况不大可能发生,不仅因为技术障碍,还因为没有美国盟友或伙伴看到有任何迹象表明这种武器被用来对其人员造成哈瓦那综合症症状,即使是在冲突地区也是如此。

  • 16x9 Image

    塞尔丁

    塞尔丁(Jeff Seldin)是美国之音(VOA)国家安全事务记者,自从2015年以来一直报道国家安全、情报、反恐和网络领域等新闻。之前他曾任驻五角大楼记者。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