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47 2021年1月28日 星期四

选特朗普还是拜登?美国多数台裔选民这么说


资料照: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右)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分别在竞选集会上。

再过几天就是美国总统大选投票日,台裔想支持哪一位候选人?他们关心的议题是什么?什么是影响他们做决定的因素?美国之音通过电话和书面方式采访了十三位有投票权的台裔美国人,希望了解他们的投票意向和看法。

在这13名台裔美国公民中,支持或倾向支持特朗普的共有7人,占全部受访者54%;支持拜登者共有3人,占全部受访者23%;尚未决定投谁的共3位,其中1位已表示不会投票,占全部受访者23%。

由于疫情的影响,有些选民已透过提前投票或邮寄投票完成投票。在受访者不愿具名的情况下,美国之音以姓氏、居住地区、行业或其他方式来描述这些散居各州的台裔选民。(另注:中文采访中台美人皆以“川普”称呼特朗普。)

住在旧金山湾区的陈太太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今年是她第一次投票,因为她原本对政治并不热衷,而且经常在秋天返台照顾家人而不在美国,今年因疫情之故没有返台,两星期前已经透过邮寄选票完成投票。

她说,当特朗普第一次宣布参选总统时她就“很讨厌他”,认为他“没有领袖风格”、“乱说话”,“到处惹事生非”,到一个月前她仍然持这种看法,不过后来她却把自己第一张选票投给了特朗普。

“我不敢对家人说。”陈太太说,她不敢告诉家人投给特朗普,因为在美国出生长大的子女都不喜欢他,认为他“没有社会正义、乱说话、不认错、对少数族裔不公平”,她自己对特朗普其他政策不是那么在意,却非常关心他的外交政策。

陈太太说,“民主党外交比较弱,尤其这几年中国共产党崛起,它是很可怕的政权”,但和拜登比起来,特朗普对中共的态度要强硬的多,“中共渗透全世界非常严重,这点非常重要”,但她的家人对此并不了解,让她感到十分无奈。

来美国已30多年的陈太太说,她是在小孩长大后才开始注意政治,返台时看台湾政论节目才了解中共对全世界的严重威胁,但她也不喜欢特朗普,认为他对疫情处理的“很糟糕”,而且“不戴口罩,我行我素”,对于是否要投票给特朗普“心情非常纠结”,但最后让她决定把票投给特朗普的理由有两个。

第一是他对中共政策强硬。陈太太说,特朗普对中国严重的“红色渗透”采取具体行动并认真执行,“如果让中国继续渗透,美国的民主将岌岌可危”;第二是因为她来自台湾,关心台湾前途,“台湾的体制接近美国的民主自由,与大陆不同”,但在辩论时民主党却不谈中国政策,只是蜻蜓点水的轻轻带过,“贺锦丽(卡玛拉·哈里斯中文名)甚至还说习近平比特朗普更好,这简直ridiculous(荒谬)!”

她说,虽然她不喜欢特朗普,认为他自恋、自大,在全世界得罪人,“但比起共产党为恶,在世界历史上看到共产党的思想恐怖”,尤其习近平接班后与邓小平的方向背道而驰,走回毛泽东的老路,“把百姓压得更死”,没有宗教自由、言论自由,这些都让她可以忽略特朗普的人格特质和其他缺点,但在深入了解事情后她“有不得不支持特朗普的理由”,因为“不能让中共破坏民主制度”。

和陈太太一样,住在纽约州的Liao先生也对应该选谁感到纠结。他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对于应该投票给谁正“陷入两难”。

“一方面,我无法等待那个自恋且自负的特朗普被踢出白宫,并且因他所有不当行为被起诉,例如为性付钱给女性、违反薪资规定及税务诈欺等等。但另一方面,拜登肯定至少会推翻所有特朗普政府所作的,在技术、军事等各方面围堵中国的事,”Liao先生说。

一位还没投票的弗吉尼亚州台裔公民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她的丈夫和周遭亲友大部分都支持拜登,认为拜登的政策对移民比较友善,她个人没有政治立场,“原来也准备投票给拜登,希望美国总统能换人做做看”,但后来传出拜登及家人可能涉及的一些问题后让她改变想法,目前倾向支持特朗普。

她说,她一位友人批评特朗普“不尊重女性、狂妄自大、才疏学浅”,但她却认为特朗普是“大炮型”个性,有话直说,不拐弯抹角,“message(信息)清楚”,而且“会做事、有行动力”,不像许多“经过律师训练”出身的政治人物,例如2016年选总统的希拉里·克林顿,只会用“华丽的词藻”,“一句话转来转去,似是而非”,虽然他们都算是“精英分子”,但“书读得好不一定会做事。”

“领导人必须带领国家move forward(向前迈进)而不是原地踏步。”这位女士说,特朗普是“行动派”,不像民主党只是提出美丽的政见,“答应给你一座玫瑰花园却只给你一朵玫瑰)。”

这位从事房地产业的女士也质疑自1973年即当选特拉华州联邦参议员而开始从政的拜登,“47年的政客做了什么?”她认为,特朗普第一任还做不出什么成绩,因为这四年都在摸索,后面四年才能有作为。不过她也说,由于自己的立场与周遭亲友不同,她与娘家人及其他亲友都不谈选举,和丈夫也尽量避免提及特朗普或拜登,“免得吵架”。

关于特朗普或拜登对台湾或中国的政策,来美国已数十年的这位女士说,她对此没有特定立场,因为无论哪一个总统或政党执政,必定都会以美国的国家利益为主,“美国要做世界老大,选谁都没差”。

一位马里兰州男性居民告诉美国之音,亚裔移民由于在美国属于少数族裔,一般立场会比较偏向民主党,不过在这次特朗普和拜登的选战中,自己是一个“单一议题选民”(single issue voter),还是会因为“谁支持台湾就支持谁”。

“ 中国在台海的表现以及习近平的强人政权不可臆测,心里会有一种焦虑感。”这位第一代移民说,他的下一代子女有不同想法,由于“看不到问题的急迫性,不知道这次选举和下一次选举不同,(总统)换了人台湾也不见得危险”,但是他父母、家人都在台湾,台湾的安全对自己来说是一个“有急迫性”的议题。

不过从事电脑工作的这位男士也表示,虽然他和在美国出生的下一代“在方向上有极大差异”,但父母不能阻止子女做出他们的选择。

虽然有人对于应该投票给谁感到纠结,不过也有人早就心意已定。

住在密苏里州的Grace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她两周前收到邮寄选票后就马上就去投票,因为“我对这次还蛮期待的,我很希望赶快把特朗普换下来”,“特朗普不要连任就是我现在的心情”,她也希望“以后四年不要看到他的新闻。”

Grace说,她对政治不感兴趣也没研究,虽然她并不喜欢拜登,“也没看到他有什么大作为或好的政策”,不过她认为“至少他在疫情方面我觉得他会做得比川普好,戴口罩什么的”,现在她“只想把川普换下来,然后再看看拜登可以做什么事。”

她说,她的想法不见得与台湾的人一样,不过她自己身边大部分的人看法都和她类似,虽然也有一些人支持特朗普,但大家都会尽量避免谈政治。

住在新泽西的林先生简短地表示,虽然他已经收到邮寄选票,但他还没有决定投给谁,“因为两位候选人都有他们的问题。”

1980年代来美国念书后即留下来工作、生活的陈先生告诉美国之音,他很早就投了阿拉巴马州的不在籍票,他们家4票都是投给特朗普,“最主要是看到特朗普是难得的‘说到做到’的总统,而且三年内让超过1千万人离开social welfare(社会福利),尤其是他的团队对台湾的安全特别重视。”

目前人在台湾的纽约居民郑先生说,他不会去做不在籍投票,“选特朗普虽然粗鲁,疫情难免其责,但拜登跟中共企业的关系不说明也撇不清,团队和个人反应都不正常,投不下去。”

另一位已经提前投票的纽约居民许先生也对美国之音说,他选择特朗普,因为“基本上他实现2016年竞选承诺,设法增强美国国力,同时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态度。”

许先生还说,他纽约朋友黄先生也投票给特朗普,因为他“赞赏特朗普以一人之力跑竞选行程、接近民众”,而拜登却是“全民主党为他一人。”

住在华盛顿近郊的Kare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她已经提前到投票箱把票投给拜登,因为她认为特朗普把美国“搞得乱七八糟”,她四年前投票给克林顿,也是因为“不喜欢特朗普讲话时用的高傲和歧视字眼,非常不尊重女性、非常不尊重弱势”,她认为特朗普是一个“非常标准的利益商人主义者”,不是一个能领导国家的人。

她说,虽然特朗普说要让美国强大,经济要更好,移民政策要限制,不然会拖垮美国福利制度,“这些都是实在的,可是他用一个非常粗暴,而且歧视的手段跟字眼去做这些事情”,让她非常不赞同,因为对同为少数族裔的她来说,特朗普“把白人种族主义优越感的意识提升上来,事实上对我们大多数的非白人种族是非常不好的事情。”

Karen说,今年初以来的黑人暴动酝酿已久,造成美国各地治安很差,“虽然我们都不鼓励暴动,但是当警察的公权力不能为弱势伸张的时候,他们用公权力反而去欺凌弱势的时候,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此外,她也认为特朗普没有做好防疫,忽视生命,也让她对特朗普更加反感,也让她更怀念奥巴马总统对族群平等、社会和平的重视。

来美国近30年的Karen说,特朗普要让美国经济强大,对中国发起贸易战,“这样做也是对的”,但是从防疫、黑人暴动让她对特朗普反感增加后她就决定要选拜登,“但你说拜登有多好也不见得”,问题是民主制度就如此,“我们只有两个人可以选择”,“反正谁都好我就是不要他。”

虽然特朗普政府采取许多支持台湾的作为,不过Karen说,特朗普“只是把台湾当作美中对抗的棋子”,支持台湾也只是为了要台湾买美国的武器,她希望台湾要客观、理智、冷静,不要太早选边站,不要“当别人的马前卒”,也不要卷入战争,中国大陆的经济对台湾有帮助,台湾不要一味的反中,“太早的选边很可能会被牺牲掉。”

住在马里兰州的曾女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她已经票投特朗普,主要原因是特朗普的“政策正确、保守、反共”,在台湾有家人的她认为应该支持特朗普而非“亲共”的拜登和他的竞选搭档卡玛拉·哈里斯,因为他们当选后将“出卖台湾”。

“台湾是最后的民主堡垒,”说到这里曾女士停了几秒,接着表示自己“有点激动”,但她认为无论是否有家人在台湾,她都希望来自台湾的选民“应该要坚守阵线,一定要反共。”

“我们反共并不是要否定中华文化,主要是因为它的共产主义的关系,希望中国人民能够觉醒,知道他们现在正在这个制度下是错的,因为他们完全没有自由思考的能力,完全是受到他们的共产主义的影响,洗脑的非常严重。”

曾女士说,去年10月曾经去中国旅游,见到街上的标语、导游的讲话都是说共产党的好,生活看似富足,表面也光鲜亮丽,但“文化和其他方面并没有跟上应该有的水平”,而且在“以党为傲”、“保持初心,为党服务”的标语都已深植人心之下,中国人民觉得只要过好自己的生活就不需要去关心政治或要求改变。

来美30年、自称是土生土长台湾人的曾女士说,她希望特朗普能连任,“如果这次特朗普没有成功的话,我觉得以后要灭中共就很难了,因为这次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她说,她天天都为特朗普能否连任感到焦虑,因为特朗普采取的很多步骤,例如贸易战,都是要解决以往的不公平待遇,

同样住在马里兰州的约翰则是对美国之音表示,他支持拜登,“理由蛮简单,因为我觉得最近美国的生活比较不平静,我们现任的总统给我们带来很多的波动,我们希望能够回到原来平静的生活,对种族方面的争议也减少,这是最主要的原因。”

约翰说,他认为现在各不同阵营为了选举而在操弄各种议题,例如疫情和种族争议,原本都是单纯的议题,但却被用来操作不同族群的对立,造成民众生活受到很多影响,他认为“可能拜登比较更适合,能够把我们带回比较normal的 life(正常的生活)。”

住在美国30多年,目前在人在台北的林女士告诉美国之音,过去她非常讨厌特朗普,但现在看拜登“实在太可怕了”。

她说,台湾是亚洲地区“唯一大部分支持特朗普的国家。没办法,中国威胁是生死问题。”

当选总统在美国意味着什么?

在美国,民主党人拜登现在被称作当选总统。这是一个描述性称呼,不是一个正式的官职。因此,拜登现在没有政府权力,他要在2021年1月20日中午时分就职之后才有权力。

美国新闻机构追踪报道选票点算,在11月7日判定拜登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得票优势地位不可超越,因此获得了超过270张选举人票从而可以成为总统。在判定他的得票优势地位几分钟之后,各主要媒体预测他为总统选举获胜者。

这就是为什么包括美国之音在内的诸多新闻机构称拜登为总统选举的“预测的获胜者”。

有时候,在势均力敌胜负难分的选举中,新闻机构做出这种预测,对方的候选人不承认败选。特朗普总统就是这样。他指责有选举欺诈,并表示要继续挑战选举结果。他的立场使美国国会议员处于分裂状态。共和党人支持对他们所称的选举欺诈问题进行法律调查,但同时又庆祝他们的候选人在国会议员选举中获胜。

争议何时解决?

美国选举结果将在几个星期之后才会正式确认。与此同时,法庭挑战和某些州选票重新点算可能发生。

截至目前,特朗普行政当局还没有提供足以推翻选举结果的选举欺诈证据。但现在还有时间提出更多的法律挑战。

一旦各州认证了投票结果,宣誓将按选民意愿投票的选举人12月中旬将在选举人团投票。国会将在1月上旬,也就是在总统就职日前大约两个星期认证选举人团的投票结果。

美国大选2020互动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