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50 2021年9月19日 星期日

“唱支RAP给你听”,中国官方叙事及吸引年轻人的新方式


资料照:中国说唱歌手周延(GAI)在广州的一个新年晚会上演唱。

说唱音乐(rap)近年来在中国越来越受欢迎,成为了90后、乃至00后的心头爱。《百年》、《赓续》、再到献给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的《唱支rap给你听》,越来越多的说唱赞歌逐渐走入了年轻人的视野。有说唱歌手表示这是一种传播正能量的形式,而专家则认为,红色rap不但是一种有效的宣传形式,还是官方在试图与年轻人建立联系。

“唱支RAP给你听”,中国官方叙事及吸引年轻人的新方式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8:35 0:00

从西藏到美国 红色Rap为党争夺话语权

在西藏“和平解放70周年”之际,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在布达拉宫广场致词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就没有新西藏。只有坚持党的领导,走社会主义道路,才能发展西藏、繁荣西藏,这是被70年发展历程证明的真理。”

此时,一首来自藏族青年的《唱支rap给你听》,描绘了从冻土贫瘠到满是绿意的雪域圣地新转变,歌颂了从穷苦农奴翻身到高楼大厦林立的世界屋脊新变迁。

歌中唱到:“喜马拉雅山再高也有顶,雅鲁藏布江再长也有源。藏族人民再苦啊再苦也有边啊,共产党来了苦变甜哟。”

在美国和中国关系日趋紧张之际,新冠病毒起源问题似乎令两国关系雪上加霜。在美国总统拜登下令开展“新冠病毒溯源调查“后,中国再次把病毒源头跟美国军方联系起来,指控新冠病毒可能来自美国德特里克堡实验室。

此时,天府事变一曲《打开德特里克堡(德堡)的大门》,质疑了德特里克堡实验室里藏匿的“阴谋诡计”,调侃其不但毫无透明度更令全球许多“生灵被毁”。

“……德特里克堡藏着多少秘密?那里雇过纳粹集中营的医生,还有日本731部队匪首,人体实验、生物武器,背后曾有什么样的魔鬼交易?”

在中国庆祝中共建党100周年之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庆祝大会发言:“中国人民也绝不允许任何外来势力欺负、压迫、奴役我们,谁妄想这样干,必将在14亿多中国人民用血肉筑成的钢铁长城面前碰得头破血流!”

此时,几位说唱(rap)歌手携手献上的一首《百年》,他们唱到:“前人挥洒的热血,现在有你我捍卫,用一颗颗的汗水,让所有困难散退。让我们团结一心,凝聚的力量不只一万倍”。

西安金融业从业者小王很喜欢欧美流行音乐和说唱,她觉得像《百年》和《唱支rap给你听》等主旋律rap如果是在七·一、十·一等特定时期出一首两首可以勉强接受,但是她觉得这些红色rap“很奇怪”,是在“为了红色而红色”。

一位来自河南的说唱歌手做了很多中国风题材的音乐作品,他表示:“我觉得作为一个地下说唱歌手,并不影响我爱国,可能我说的一些话是很地下的,不能上台面的东西,但是我很爱我的祖国”。他还提到,说唱团体天府事变就一直都在做一些很中国的英文说唱。

目前身在法国的一位中国说唱歌手对美国之音表示,自己做的音乐更多是关于生活方面的,关注自己内心的想法。一些从地下走向主流的说唱歌手,可能会创作一些有关“祖国万岁”、“爱国情怀”的红色题材rap,这些对他们以后上节目、接商演和广告会有帮助。

宣传新工具,叙事新渠道?

说唱(rapping,饶舌)是一种有节奏、有押韵的特殊歌唱形式。根据维基百科资料介绍,说唱在流行音乐中的现代运用起源于20世纪70年代的纽约布朗克斯区,说唱据信在几十年间已逐渐发展成美国流行乐的一种主要风格,也影响到了包括亚洲在内的世界流行乐。

中国媒体澎湃新闻曾报道说,在经历了猎奇和小范围实践、传播之后,说唱似乎已于世纪之交成为了中国流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在2017年,中国的第一档说唱综艺节目更是令中国说唱高速发展,并为其走向大众打下基础。

英国诺丁汉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中国问题专家沙利文博士(Dr. Jonathan Sullivan)表示,信息和宣传工具已经迅速适应了网络传播环境和不断变化的受众品味需求。国家和机关与数字媒体的接触有了巨大的扩大,人民日报等传统媒体也采取了新的内容创作方法,“新的准官方分支机构,如观察者网,已成为网络民族主义的中心”。

他还说:“人们认识到老式的宣传信息并不能影响到年轻人和‘数字原生代’(digital natives),他们在传播工具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以人们更习惯的消费形式在他们的空间中传播、接触。”

莎拉·库克(Sarah Cook)是总部位于华盛顿的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的中国、香港和台湾问题研究总监。她表示:“这是一种有效的宣传形式,因为它很吸引人,而且是重复的——如果某件事重复得足够频繁,人们可能会在潜意识里开始相信它是真的,即使人们觉得它很愚蠢或可疑。”

面向年轻人,吸引年轻人?

《华尔街日报》在7月的一篇报道中说,中国试图借助这种艺术形式来培养年轻人与执政党之间的感情。

莎拉·库克认为,中国共产党已经意识到需要改变其对外宣传方式,以最大限度地扩大其影响力,特别是对90后,因为年轻人尤其喜欢更简洁、更有创意的媒体。

她说:“在过去的五年里,共产党越来越多地使用说唱歌曲,向年轻观众普及刻板的党的意识形态,比如2016年发布的《马克思是个九零后》。”

《马克思是个九零后》是一名北大毕业生创作的说唱歌曲,其中唱到:“人生总是充满意外,有一天我看到他的厉害。看到我的信仰别再问why,别再看magazine我在看马克思”。中国官媒《人民日报》曾发表评论文章说,有上进心、有责任感和现实情怀的青年一旦接近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便很容易为其所吸引。文章还说:“青年人天然的正义感和责任感,可以从马克思主义志在解放全人类、建设理想社会那里找到皈依;而青年人心中对自由的渴望,也能在马克思提出的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中找到共鸣点。”

新瓶装旧酒 主旋律变调 年轻人爱听

库克还表示:“吸纳(co-optation)说唱歌曲是一项更广泛的战略的一部分,这一战略旨在使用新的、有创意的媒体形式,例如歌曲、视频和漫画,并使得传播平台多样化,比如抖音和哔哩哔哩,使之更容易为年轻人所接受。”

库克还提到,推广说唱音乐不仅有助于塑造党是现代的形象,而且还鼓励年轻人用自己容易理解的方式表达他们的民族主义。这种多样化战略是来自中共最高层的指令,正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所提到的:“读者在哪里,受众在哪里,宣传报道的触角就要伸向哪里。”

她表示,中国共产党的战略之一是找出现有的流行媒体制作人,然后利用他们的成功来宣传党的路线。像天府事变这样的团体让共产党很容易就能做到这一点,因为他们已经在自己的产品中重复了党的宣传。“这是一个相互加强的循环。通过利用现有媒体,党可以说它的叙事来自‘人民’。”

沙利文博士还提到,说唱和其他形式的创造性表达通常是由普通人在网上制作的,然后被国家或是政党所采用或改编。

他说:“网络民族主义者总是在外交关系上走在政府前面,要求采取更加强硬的路线。这对国家来说有时很不方便,因为它必须在正式外交的要求、内在的谨慎和取舍以及作为中华民族伟大捍卫者和促进者的角色之间取得平衡。因此,处理这种关系的一种方法是制作一些缓和强硬的网络民族主义者情绪的材料,通常包括他们自己的语言,甚至他们自己的内容,但保持貌似合理的否认(这来自网民,并非政府的做法)。一些说唱歌手就属于这一类。”

脸书论坛

归零地–今昔变迁

在9/11被毁的10栋建筑和一个广场的原址重建归零地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缪”毒株扩散全球 如何影响疫情走向?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4:12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