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5 2020年7月4日 星期六

国际学者支持美国制裁中共推香港国安法,但要避免坠入“圈套”


香港防暴警察在中环驱散利用午餐时间抗议示威的民众。(2020年5月27日)

北京做出在香港推行国安法的决定之后,一些长期关注中国与香港议题的国际专家学者呼吁美国与国际社会在携手实施制裁措施的时候应该谨慎。这些重量级学者更希望香港勇武派的抗争者避免堕进被当局指责为恐怖主义的“圈套”。

戴雅门: 需要有指定的制裁目标

中国人大以绝对高比例的票数通过在香港推行国安法的议案后,总部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推动美国政界持续关注香港组织“DC4HK” (华府香港关注组),随即举办了一场名为“香港一国两制是否已经终结?”的网上研讨会。多位与会者在发言时慨叹香港时局走到今天的地步,除了责怪中国的“欺凌”行径外,香港特区政府多年的不作为以及默不作声的有影响力政界人士,也应该受到责备。

包括美国纽约大学法学教授孔杰荣(Jerome A. Cohen)、世界知名民主理论学者戴雅门(Larry Diamond) 、目前在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担任全球研究员的戴大为(Michael C. Davis)与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分别在会上发言。当提到国际社会应该如何回应这次北京的这个决定对中国与香港实施制裁时,戴雅门首先提醒美国政府应该把为此负责的特定中国与香港政府官员区别开来。

戴雅门说:“我想我们需要区分有指定目标的制裁与一般的经济贸易制裁。我强烈倾向制裁特定人士,一些需要为侵犯人权与破坏中英联合声明而负责的人士。”

他表示,制裁这些人士时还可以包括他们的家人,除了一般禁止发放签证与入境外,还可以没收他们在美国的资产,以达到阻吓的作用。

戴雅门在这次研讨会中未有提到香港现任行政会议成员与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是否应该被列为制裁对象之一。叶刘淑仪在2003年担任香港保安局局长期间因50万人上街反对推行国安法而辞职下台,其后往美国斯坦福大学进修时,戴雅门成为了她的论文导师。

戴雅门建议,美国与英国、欧盟以及澳大利亚等盟友商讨联合制裁行动时,应该尽量低调,设法找到共识,共同对付最需要为北京做出这个决定承担责任的特定官员与政治人物。

孔杰荣: 指定制裁效果有限但需要进行

纽约大学法学教授孔杰荣赞同上述的建议,指出虽然效果有限,但始终不失为一个可行的办法。

孔杰荣说:“我们以前说回归;现在我们要说取回了。我们需要承认指定制裁(的效力)是有限的。我们都知道谁要为这些侵犯人权的行为负责,就正是习近平的政权。 ”

孔杰荣承认,限制有关人士入境美国,甚或作出经济制裁,是美国政府必须最起码要做的事,尽管这种做法的阻吓程度已经不大。

戴大为: 中国人大的决定香港法官不敢违反

会上另外一位发言者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的戴大为,早于2003年已经研究香港基本法23条立法的相关事宜,是当年的“23条关注组”的专家成员之一。对于香港特区法院将来会否裁决中国人大这次违宪,应让香港立法会按基本法自行为第23条本地立法?戴大为教授坚定地否定这个可能性。

戴大为说:“我会对你提议说答案可能是否定的。他们(香港法官)会惊恐。他们会被(中国)大陆的官员告知不要这样做。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演绎基本法,如果香港法院执意孤行,最终只会导致中国法院推翻香港法院的判决。”

谭竞嫦:关注香港当局滥用制度施暴

与会者回顾去年香港反修例运动,到今天“港版国安法”的通过,都呈现了对运动中勇武抗争者的谅解。他们都表达了和平、理性与非暴力的重要性,但对示威者暴力抗争的行径表达了理解。其中,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表示,更可怕的是示威者面对着的制度暴力。

她说:“我更加深深关注(香港)警方那种猖獗泛滥的制度暴力。虽然至今有约九千多名示威者受到暴力指控被逮捕;但警察与黑社会的暴力问题现在仍然不受控,不需承担任何刑责。这种政权容许、警务处处长、监警会报告以致特首(林郑月娥)都开绿灯的暴力,才是最需要正视的。”

孔杰荣:香港的精英选择了犬儒的道路

纽约大学法学教授孔杰荣也赞同上述见解,认为暴力程度的议题需要和理非的大多数示威者与勇武派共同探讨。但在谴责暴力的同时,孔杰荣教授更认为需要指正的是在过去一年中,香港那些在政府及建制外的精英份子,非常令人失望地选择了犬儒的道路。

孔杰荣说:“香港那些非建制的精英也没有承担责任。他们在很多个月里,差不多一年,都受到关注。他们却没有(为运动)发声,是失败之举。”

与会者在总结时都表示,北京的这个决定很难改变,但都盼望着国际社会要正视这次香港面对的危机,共同为维护香港的一国两制迈出应有的步伐。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