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9:00 2020年8月11日 星期二

军事专家:台海军意外翻船凸显登陆演习不切实际、伴护不足


台湾海军司令部周一(7月6日) 发布海军陆战队操演意外事件的调查报告,海军司令部政战主任孙常德(左二)出席记者会。(美国之音黄丽玲摄)

继上周五台湾海军陆战队在操演中发生突击艇意外翻船,造成三名士官重伤、其中两人不治身亡后,海军司令部周一(7月6日)发布调查报告,初步排除人为和机械因素,该部政战主任孙常德指出,综合判断这次意外的主要肇因,应为海象增强、涌浪过高之环境因素所致,“环境因素人力无法控制”。

但为防范类似意外再次发生,孙常德也表示,台军下周登场的汉光演习联合登陆作战仍将按计划如期执行,不过,这次酿祸的突击艇(combat rubber raiding craft, CRRC)向岸登陆的课目将取消,待未来海军完成全面评估并强化安全措施后才会再次执行。

军事专家表示,此次翻艇意外凸显台湾在军事演训时的伴护(escort)安全措施不足,是导致落水受伤官兵无法获得及时抢救上岸的关键原因。此外,专家也指出,从更大的战略层面来看,台湾年度的汉光演习一再操演登陆这种与台湾防御作战目的不符的科目,也凸显其“不切实际、一场表演”的性质。

汉光登陆演习 不切实际

公民智库团体“壮阔台湾协会”发起人吴怡农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一度面临裁员的海军陆战队目前的主要任务似乎集中在登陆,但对以防御作战为核心的台湾来说,他问,“要登陆到哪里去?…这(登陆)对台澎防卫作战,讲白了,就是个不切实际的任务。”

也曾是特战队成员的吴怡农说,这次的意外仿佛给了中国的解放军一个警示和错误的示范:千万不要操突击艇登陆台湾,因为,一个涌浪就可以让任务复杂化、人员伤亡。

他说,两栖登陆作战本来就是非常难、也非常危险的任务,既然所有的训练都有伤亡的风险,台湾军方就应该给各军种单位更符合实际战况的任务来从事训练。

吴怡农说,万一中国解放军突破海空防线、试图登陆台湾本岛,以海军陆战队以及所属步兵而言,他们最重要的任务与平时训练的重点不应放在登陆作战,而是作为台海滩头战最前线的国土保卫军(territorial defense force),吴怡农说。

针对年度的汉光军演,吴怡农也指出,台湾多位退役将领都曾向民意代表反应过,“汉光不切实际、是一场表演”,就连美军观察团针对汉光演习在呈给台湾国防部的检讨报告,也曾给过类似的意见,而且,基于汉光是场为了要达成任务(mission accomplished)的演训,常常在人员训练和装备无法完全到位,因此,他说,此次翻艇意外其实还凸显出台湾在军演和训练科目上整体设计和战略思维的更大问题。台湾国防研究院国防资源与产业研究所长苏紫云也同意,未来的战争型态绝对不再需要近身搏斗,因此,相较于中国的海军陆战队所要采取的夺岛登陆攻势,台湾特战队所扮演的角色应主要放在防御守势,因此,机动能力的训练才是重点。

强化随艇伴护安全机制

苏紫云说,各国对陆战队的训练模式和强度都有差异,以单次翻艇意外来苛责台湾对海军陆战队的训练和战力不如敌军中国,毫无意义,相反地,他说,台湾海军陆战队的训练和装备类似于美国的海军陆战队、英国的皇家陆战队,而强如美军陆战队都在训练时出现过伤亡,更何况台湾。

他说,突击艇(CRRC)重约140公斤、却可载重1.2吨,因其船体轻、载重大的优点成为各国军队常用的登陆船体,但因橡胶艇的设计本来就不耐浪、容易翻覆,不适合在风浪大时操作,因此,为避免在平时操演时产生不必要的伤亡,苏紫云建议台湾国防部应取法英、美的经验,在演训安全的前提下、强化伴护安全机制,也就是,操演时,应设有随行快艇搭载潜水员,一旦橡皮艇翻覆,可以马上出动潜水员前往抢救,这应是未来台军在操演时避免无谓伤亡最关键的作法。

尤其,针对此次翻艇意外所导致三名落水士官的严重伤亡,苏紫云说,比较科学的解释应该是坐在橡胶艇同一侧的他们在落水后,就已因某种原因(如被胶艇中间坚硬的载台)给敲昏过去,一旦人员昏厥、呈现无意识状态,且口鼻入水,无论他们过去受过多严格的训练、救生装备多完备、或当时水域的深浅度如何,都无法自救挣脱、避免溺毙。

根据台湾海军初步的调查报告,上周五(7月3日) 陆战队99旅共出动8艘突击艇,每艇搭载7名人员在南台湾高雄左营的桃子园海滩实施“向岸突击登陆”训练课目,其中距离岸边约160公尺、深度疑似只有1.5公尺的两艘胶艇因“海象骤变”,包括风速由10节突然变大到13节、且“瞬间涌浪过大、遭后方激浪推挤等”因素,而导致胶艇左右翻覆,当时一共有14人落水,其中11人自行游泳上岸,其中一人轻伤。

海军:海象突变导致胶艇翻覆

事发半小时后,岸上人员发现漂浮在离岸约20公尺的陈志荣上士及阿玛勒中士,随即救上岸送医急救;至于最后一位救起的蔡博宇上兵是在事发约1.5小时后才经反潜直升机发现踪迹并引导介护艇前往救起。

受重伤三人都坐在橡胶艇的左侧,翻覆后的受伤原因也都是吸入性呛伤,亦即,因肺部进水导致肺泡无法提供充足氧气供应到各器官,使脑部缺氧造成昏迷,送医后都施以叶克膜急救,但蔡博宇、陈志荣已于周日(7月5日)分别不治身亡,至于一度与死神拔河的阿玛勒中士目前已可以自主呼吸。

海军表示,参与操演的人员都已完成游泳训练、武装泅渡训练、操舟和覆舟训练及全员全装舟波训练等合格签证,而且已经是第五次在原地、原班人员操演相同的训练,至于操演前所有的海象都符合标准、而且突击艇及操舟机都经由两栖侦搜大队完成检验鉴定,状况均正常,因此,海军已排除人为和机械之肇因因素。

军方也初步排除殉职官兵被突击艇撞击或被突击艇覆盖而无法挣脱的可能性,陆指部副指挥官马群超在周一的记者会上表示,殉职官兵可能是是落水后遭呛伤,至于是否被呛昏了,他表示,确切肇因仍待检调进一步厘清。

另外,在救生装备上,马群超指出,事后调查小组查证获救官兵,确认官兵都已在登艇前将救生衣吹气1/2,也确保救生衣及气瓶都正常运作,且防弹背心的两个抗弹板都有一定浮力,如果人员意识清楚、且正常操作,海象再恶劣也不至影响逃生。

四面环海 天然屏障

至于海军教准部战技训练中心杨姓少校疑似因意外自责而选择自杀一事,海军表示将全力配合检调单位侦查,并由检调单位在调查完成后一并说明其确切的死亡原因。

虽然天候海象因素导致此次翻艇意外,更进一步造成海军陆战队人员的伤亡,但也凸显出台湾周边海域的海象在风、波、潮、流等变化上的难以预测,这也相当程度形成台湾在防务安全上的天然屏障,若中国解放军若不谙水性,要渡海攻台仍有相当的难度。

军事专家苏紫云表示,台湾和中国军力失衡,本来就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事,因此,四周环海本来就是台湾可以利用的、很重要的优势,这也是为什么不对称战争中、战场管理(battlefield management)之所以重要之处,他说,除了海象险峻,台湾周边海岸设置有非常多的消波块,这对登陆部队而言也是另一重很难克服的环境,因此,作为海洋国家的台湾仍有不少天然屏障可以利用,以抵御中国解放军的攻击。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