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35 2024年4月22日 星期一

北京奥运:国际人权角斗的必争之地


一名保安在北京奥运大厦中守卫奥运火种和旗帜。(2021年12月10日)
一名保安在北京奥运大厦中守卫奥运火种和旗帜。(2021年12月10日)

备受世界瞩目的北京冬季奥运会在国际间指控中国共产党政权严重侵害人权和在新疆等地实施种族灭绝的阴影下进入倒计时。围绕全面抵制、外交抵制和变相抵制这次冬奥会的议论沸沸扬扬。中国当局被指大规模系统性侵犯人权和一些具有指标意义的个案成为主张抵制者的主要依据。人权活动人士呼吁各国政府、国际组织和公众进行抵制,阻止中共践踏人权,避免发生人道惨剧,并希望中国的人权状况发生变革。尽管中国官员强调反对体育政治化,但北京冬奥会正在日益被视为国际社会关注中国人权状况和向中国政府施压、使其履行关于人权的国际承诺的重要契机。

北京奥运:国际人权角斗的必争之地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1:31 0:00

国际抵制大局未定

一个月前,因为台湾问题跟北京关系紧张的立陶宛率先宣布对定于今年2月4日开幕的北京冬奥会实行外交抵制。

去年12月7日,美国以中国侵犯人权为由对2022年北京冬奥会发起外交抵制。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新西兰等“五眼联盟”成员也相继跟进,宣布不派官员或政要赴北京出席冬奥会。

北京官方对此作出了强烈反应,称美国发起的外交抵制为“自导自演的政治闹剧”,并说中方从未向美国政客发出邀请。

12月24日,日本也宣布不会派政府代表团参加北京冬奥会,而由日本奥委会、残奥会和东京奥组委等非政府机构负责人出席。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表示希望中国确保自由、人权、法治的普世价值。

1月5日,德国《每日镜报》称,德国总理朔尔茨没有出席北京冬奥会的计划。该报还报道说,德国外交部表示:“目前我们观察到中国令人十分担忧且不断恶化的人权状况。”

此前,德国外长和内政部长都已表态称不出席北京冬奥。

欧盟27国目前正在协调立场,比利时和奥地利已经表态称不派高级官员参会。奥地利称,不参会不是外交抵制,而是出于对全球流行的新冠疫情的考虑。

去年12月9日公布的一份民调结果显示, 56%加拿大受访者支持抵制北京冬奥会。70%受访者对到北京参赛的加拿大运动员的健康和安全表示担忧。民意研究机构(Research Co)所作这份民调的发布者马里奥·坎塞科(Mario Canseco)对加拿大媒体指出,新冠大流行和主办国处理问题缺乏透明度是这项数字如此之高的部分原因,两名在中国居住的加拿大人遭无理拘押以达成北京的目的,还记忆犹新。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据报道,中国的紧密盟友朝鲜1月7日告知北京,朝鲜官员和运动员将不参加这次冬奥会,理由是由于“敌对势力的行为”和新冠疫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充分理解。

海外维吾尔人发起替代抵制的活动

近日,在德国、瑞士等欧洲国家的流亡藏人团体呼吁欧盟采取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的一致立场。

与此同时,一些居住在美国、加拿大和欧洲的维吾尔青年也加入了呼吁利用北京冬奥会提醒世人关注中国人权并推动改变的行列。

作为国家层面抵制的一种替代方式,这些维吾尔青年提议,用一种作出英文字母C形状的手势来向受到中共压迫的各民族表达声援。他们把这项活动叫作“为人权得分2022” (“Score4rights 2022”)。

这项活动的发起者认为,国际社会、普通民众、体育爱好者和运动员如果利用北京冬奥会的机会,形成足够大的压力,促使中国人权状况得到实质性的改善,则功德无量,善莫大焉。

英文单词Change(改变、变革)的首字母C被选作“为人权得分”活动的代表符号。活动组织者建议支持者在奥运会期间和之后展示简便易行的C形手势,他们把这个手势称为“希望改变举手礼”。活动组织者表示,他们希望人们在一旦有示威活动期间展示C形手势,并希望在世界各地的庆祝活动、开幕式和闭幕式以及赛事决赛期间举行集会。

活动的组织团队在回复美国之音的提问电邮中表示,他们发起这一活动的“目标是让国际社会追究中共侵犯人权的责任。

电邮说,“虽然我们相信抵制行动会产生重大成果,但一种替代方式利用奥运会的热度作为杠杆将会引发一场可能带来其他改变的对话。我们相信,公民社会拥有改变世界的巨大力量。奥运会是一个独特机会来证明这一点。我们希望‘为人权得分’活动成为反对全世界所有侵犯人权行为的社会运动,并在任何有机会和合适的媒介时得到采用。”

国际奥委会(IOC)《奥林匹克宪章》第50条规定运动员“专注于运动,不得从事广告/宣传或任何形式的示威或政治、宗教和种族宣传。”

如果国际奥委会或冬奥会当局认定运动员的C形手势是违规或违背奥林匹克精神的政治符号怎么办?美国之音提出了这一问题。

“为人权得分”活动组织者的答复是,“目前,希望改变举手礼没有被视为与任何政治、宗教或种族运动有关的标志。即使这个手势之后被当局宣布为政治标志,运动员也可在不违法或禁止的情况下作这个手势,这样他们就不能因此而被取消资格。”

活动组织者还表示,正在考虑联系国际奥委会,“让他们知道这项运动旨在实现奥运会的宗旨,即团结凝聚。”

陈光诚傅希秋联袂发表人权宣言

新年伊始,盲人人权活动家、美国天主教大学人权中心高级研究员陈光诚和基督教人权团体“对华援助协会”创办人兼会长傅希秋牧师联合发表2022年人权宣言,论述他们所说的中共政权“反人类罪行”和“邪恶本性”,并“呼吁全世界有基本人道立场的正义人士,以及各国媒体和政府、国际组织,从各个方面对中国施加影响,对中共政权全面揭露其反人类罪行,使世人认清它的邪恶本性。包括抵制北京冬奥会、在各种场合为受害者发声,来制止中共一切正在发生的践踏人权的恶行,尤其是避免即将到来的人道惨剧在世人眼前任其发生。”

宣言列举当下受到广泛关注的中共当局阻止维权人士探视重病亲人、被认为严重违反人权和人道的一些案例,其中包括武汉报道新冠疫情真实情况的公民记者张展、民主和人权活动人士郭飞雄的身受晚期癌症折磨的妻子张青、唐吉田律师深度昏迷的女儿唐正琪,“天网”维权网站创办人黄琦绝症缠身的八旬高龄母亲蒲文清的遭遇,以及人权律师高智晟被强制失踪四年多的事实。

陈光诚和傅希秋的联合人权宣言批评习近平政权的对内政策,指出“从镇压人权律师到消灭公民社会;从大规模在西藏、新疆地区肆意践踏人权,到全面打击迫害家庭教会;从大数据监控所有公民,到非法剥夺公民的言论、集会、结社等宪法权利,甚至任意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和私有财产。”

这篇人权宣言提到,胡温时期用来任意关押、酷刑良心犯的“黑监狱” 在习近平时代“已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替代,“比黑监狱更黑;另有异议人士被 “精神病”、被非法拘禁、教师被学生检举揭发而失去工作。”

宣言还表示,习近平为首的中共背弃“香港五十年不变”的承诺,威吓台湾,煽动仇外,在世界上四面树敌。

资料照:旅美中国盲人异议人士陈光诚
资料照:旅美中国盲人异议人士陈光诚

陈光诚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采访时说:“我觉得西方民主国家以及各民间机构,都要清醒地认识到,我们不应该对中共抱任何一点幻想。如果继续在这方面存在对中共抱有幻想的话,结果那就是被中共耍了。一年一年他浪费下去,对于中共来说,它就跟你耗着,跟你胡搅蛮缠,一方面派一部分人胡搅蛮缠,它就可以延长的寿命,维护的专权统治。”

陈光诚认为,迄今为止,国际社会对于中国的人权状况的关注还远远不够,所使用的方法难以奏效。

他说,“面对这样一个邪恶政权,流氓政权,唯一能够说话的就是实力。你用西方的一些人权标准去跟一个魔鬼去交谈,会有用吗?所以这是最基本的一种认识。你不可以在戈壁滩上沙漠地区讲什么‘红灯停绿灯行,黄灯请你等一等’这样的概念。没有用的。”

两次奥运会之间,外媒采访环境发生蜕变

2007年10月17日,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签署一项行政令,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常驻新闻机构和外国记者采访条例》,取消了外媒记者在华采访必须由中国国内单位接待并陪同,以及向地方外事部门申请才能赴开放地区采访等限制,明确规定外国记者在中国境内采访必须征得被采访单位或个人同意。这在当时被认为是一项意义重大的进步。

当时的中国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刘建超在北京一次记者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信心满满地说,“所谓一些接受外国记者采访的人士受到威胁,我对此不能同意。中国宪法保障中国公民的言论自由。在中国,没有人因为正常发表言论而受到所谓干涉和干预。如果你发现这样的问题,请你告诉我。”

人权活动人士胡佳(档案照片)
人权活动人士胡佳(档案照片)

2007年曾为呐喊“要人权不要奥运”而被逮捕的黑龙江维权人士杨春林的人权发声呐喊的胡佳,于2008年4月自己也成为一名“奥运囚徒”,遭当局以煽颠罪判刑三年半。

他对美国之音表示,与胡温主政时期的2008年奥运会举行前相比,外媒在习近平“新时代”的采访空间早已倒退到不可同日而语了。

他说,“经过14年的积累,每一年都有变化。已经从量变到质变了。尤其现在疫情下的社会管控。我要是想限制你的自由,我现在都不用警察来。我只要把这个健康码变成红色,你到哪,哪抓你。”

这位现年48岁的萨哈罗夫人权奖获得者回想到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2018年在家中与美国之音电视节目现场连线访谈时被国保人员闯入带走的骇人听闻一幕。

胡佳说,“济南的这位老教授,他在接受了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突然被闯进来的国保带走了,我还在惋惜他所受的遭遇。现在我发现我自己也是这样的。而且它不是在你采访途中,而是之前就把你带走。所以说你可以看到我们面临的困境和险境有多大。你接受采访,就意味着你要做好准备戴上镣铐。你可以想见国内公民的压力有多大。我是这个国家最能承压的人之一啊。”

那年8月1日,胡佳从北京家中跟孙文广教授同时与美国之音连线。

同年8月中旬前往孙文广家探访的美国之音记者及其中国助理也遭到国保人员绑架和当地显然听命于当局的“黑社会”人员殴打,笔记本电脑和手机等采访摄录设备遭抢劫、损毁。这位年逾八旬的美国之音采访对象从那时起被失联,至今下落不明。

美国之音北京分社当时向中国外交部知会了孙文广事件和记者遭绑架、殴打和抢劫的情况,要求中国当局作出解释,但是直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进入倒计时的当下仍然未获正式答复。

国际奥委会角色受批评

人权观察全球倡议主任明奇・沃登(Minky Worden)1月3日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指,人权侵犯将使奥运会和世界杯赛变色。

文章说,国际奥委会未能惩罚中国领导人违背其空洞的奥运承诺——反而于2015年将2022年冬奥会主办权授予北京。此后,习近平主席的政府逮捕了记者、女权活动人士和律师;废除香港的自由;在新疆犯下反人类罪,包括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进行大规模拘留、酷刑、性虐待和文化迫害。

人权观察这位部门主管在文章中指出,根据国际法,危害人类罪是最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之一,这使得中国政府成为国际奥委会所声称的 “庆祝人类”的活动的不恰当主办国。

文章还对国际奥委会在中国人权问题上的暧昧态度提出批评,认为“国际奥委会对上述这些侵犯人权行为一言不发。”

纽约时报中文网也在去年12月15日刊文指出,“这个全球性的体育组织多年来一直对中国政府的人权记录视而不见。”

这篇署名袁莉的文章指出,中国领导人安排网球运动员彭帅与国际奥委会官员视频通话,后者却没有问彭帅关于指控前中共高官(政治局退休常委张高丽)性侵的问题。

去年11月,彭帅在个人微博账号发文曝光曾被张高丽逼迫发生不伦性关系后与外界失联,其微博遭封号,震动国际网球界和世界体坛。

时隔几周,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与彭帅进行视频通话后称彭帅安全自由,被质疑配合中共帮着洗地,以防更多外国运动员表达抗议而危及北京冬奥会。

图片显示,2021年11月 21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Thomas Bach )在视频通话中与彭帅交谈。(路透社图片)
图片显示,2021年11月 21日,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Thomas Bach )在视频通话中与彭帅交谈。(路透社图片)

奥运劳教老人事件

14年前的北京奥运会期间,中国政府在北京三个公园设立了形同虚设的示威地点,以示中国公民享有宪法赋予的和平示威抗议的政治权利。然而那里没有发生示威活动,却发生了“奥运劳教老人”事件。

北京警方将多次申请到奥运会指定示威专用区域抗议的吴殿元和王秀英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分别判处劳教一年。两位老人当时年已70多岁,是因拆迁补助问题而坚持上访的北京居民。

当时正在采访北京奥运会的国际媒体纷纷报道此事。数天后,北京当局取消了公安机关判处两位老人劳教一年的处罚决定。

中国官方:有信心成功举办冬奥会

长期受到北京当局严密监控的人权活动家胡佳认为,胡锦涛、温家宝时代的中共高层还顾及一些国际影响,要一些脸面,而自称中国实行“全过程民主”的习近平当局已经不在乎国际社会的观感和反应了。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客座研究员李南央认为,尽管习近平当局不会很在乎美国等一些国家正在考虑的外交抵制,但是北京冬奥会仍然不失为国际社会对中共施压的一个最大杠杆和能够利用的契机。

在美国的盲人法律学者陈光诚认为,违背奥运精神的北京举办奥运会就像动辄断网封号、高筑网络防火长城的中国举行世界互联网大会一样,是个莫大讽刺。

尽管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状况持续恶化普遍表达关切,但是美英等国宣布外交抵制后,欧盟多数国家的态度仍不明朗。

北京官方一直否认在新疆设立集中营关押数以百万计穆斯林的指控,辩称卫星图片显示的新疆那些受到严密看守的设施是职业培训中心。中国外交部仍然坚称反对体育政治化,并表示“有信心举办一届‘简约、安全、精彩’的奥运盛会。”

相关内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