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4:35 2021年12月9日 星期四

大规模拉闸限电显现中国严控煤炭?错误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在英国格拉斯哥市举行的COP26气候峰会上发表讲话。(2021年11月10日)
解振华

解振华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

“另外也看到了中国确确实实认真地...在调整能源结构,发展可再生能源,严格的控制煤炭和煤电。"

错误

11月2日,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被问及有关中国近几个月中出现的拉闸限电现象以及这场能源危机会不会加快中国投资可再生能源的计划。

从9月下旬起,电力短缺现象席卷半个中国,工厂、商店和家庭用电被迫实行电力配给,某些省市甚至是直接大面积停电。

当时正在苏格兰格拉斯哥市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会议(COP26)的解振华解释说,电力短缺是燃煤发电厂减少电力供应的结果。

他补充说,煤炭价格上涨但电价因为政府的政策而没有上升,所以发电厂考虑到经济效益就减少了煤电的产出。

COP26气候峰会在英国苏格兰的格拉斯哥市举行。(2021年11月13日)
COP26气候峰会在英国苏格兰的格拉斯哥市举行。(2021年11月13日)

以上解释是对的。但是解振华接着说道:

“另外也看到了中国确确实实认真地在做(能源结构调整)这件事。我们在调整能源结构,发展可再生能源,严格的控制煤炭和煤电。在这种情况之下,所以各地落实得很认真,所以出现了在执行的过程当中有些一刀切的这种现象…这也说明我们认认真真地是在做这件事,从两方面来看。”

以上说法则是错误的。事实上,中国近几个月中一直在通过加大煤炭产量以解决电力短缺问题。

中国河南汝州一个煤矿堆积的低等煤炭。(2021年11月4日)
中国河南汝州一个煤矿堆积的低等煤炭。(2021年11月4日)

中国国家统计局11月1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10月份煤炭产量为3.6亿吨,创六年历史新高。而与此同时,中国又在COP26气候峰会上承诺逐步减少煤炭的使用。世界各国领导人将峰会上达成的《格拉斯哥气候公约》被宣扬为煤电的“丧钟”

中国生产和燃烧的煤炭量已经超过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的总和,但为了扭转煤炭短缺的局面,中国下令煤矿年度煤炭产能增加2.2亿吨。

中国国家发改委要求所有煤矿在2021年最后一个季度“全力增产增供”,并禁止煤矿关停。

中国金融数据和信息公司万得资讯(Wind Information)的数据显示,中国也增加了煤炭进口,并批准一系列新的煤炭项目。中国国家统计局11月15日的数据显示,中国在10月采购了2,694万吨煤炭,较去年同比增长96.2%。路透社8月底援引绿色和平组织的话报道说,中国各省计划建设发电量总计超过100千兆瓦的新煤炭项目。

能源与清洁空气研究中心(CREA)首席分析师柳力(Lauri Myllyvirta)在《外交政策》杂志中写道:“(这场电力短缺危机)的直接原因就是中国仍然高度依赖煤炭。” 燃煤电厂发电量占中国发电量的70%以上。

“减少煤炭*需求*的努力不会导致*供应*短缺,” 对于解振华试图重塑这场电力危机的话语,柳力在推特上进行了反驳。

柳力表示,中国的煤炭短缺是因中国政府在COVID-19疫情经济恢复初期着力推动能源密集型行业所造成。这些努力包括在煤炭价格飙升的情况下强制实行低电价。

尽管中国政府宣扬疫情后经济的“绿色复苏”,但能源密集型的建筑业和重工业在中国最初的经济复苏中发挥了主力作用,致使中国的煤炭需求在2021年上半年增长11%。全球对中国商品日益增长的需求也进一步加剧了这个全球最大制造业中心的电力需求。

柳力也指出了中国政府的市场干预从中扮演的角色。他写道:“受监管的电价旨在保护电力用户免受价格波动风险--这种补贴以发电方为代价。”

“正如我不断强调的那样,中国支持煤炭的利益集团在把煤炭和电力短缺说成是由气候或清洁能源政策造成的这种虚假叙事方面极为成功,尽管事实和逻辑显示正相反的情况。”

11月13日,在各国就《格拉斯哥气候公约》进行谈判之际,来自中国和印度的谈判代表在谈判的最后一刻要求修改有关淘汰煤炭的相关措辞。公约草案中原为“逐步淘汰未减排的煤碳发电和化石燃料低效补贴”,但在最后通过的本文中措辞变为“逐步减少”煤炭使用。

COP26气候峰会主席阿洛克·夏尔马(Alok Sharma)在公约通过后的第二天表示,中印两国“必须向世界上最易受气候影响的国家解释自己的行为”。

(同时请参阅美国之音《揭谎频道》本篇文章的英文版。)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