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19 2020年7月15日 星期三

中国失业状况严重威胁实现“全面小康”目标


2020年5月13日,北京一个招聘服务中心外几名失业年轻人正在用手机寻找招聘信息。

源自武汉的新冠病毒疫情缓解后,中国各地复工复产情况复杂,民间对失业的忧虑普遍存在,2020年全面实现小康的社会发展目标因此面临挑战。

各地不平衡

中国各地的复工复产以及失业状况,因不同的行业、地域、企业性质等而差异很大,受访者的多元反应似乎说明这一点。

上海居民周基在高科技行业就业,复工后继续上班。他对美国之音说:“目前公司业务所受影响相对不算大。不过,总体来讲,情况明摆在那里,以后情况说不好。我看见很多餐饮业已不能开业了,小型个体户资金不足的话,也就垮了,开不了了,这种人很多。”

对于许多普通的打工人来说,疫情仍然令他们却步,在美国的武汉人李小平说:“我姨妈等几个亲戚还在家里,没有出去找工。国内很多民营小企业失业的很多,例如售货员,很多店都关了。”

法新社援引瑞银集团(UBS)的分析说,持续的疫情和社交距离的限制,导致订单减少,服务业、各类产业和建筑业,已失去8000万个就业机会,出口行业将消失1000万多个职位。

江苏扬州国企职工关发同表示,国企受政府保护,职工端的饭碗要结实得多,与民企不同。他说:“总的来说,失业的应该是那些打工性的人吧,以前做小生意的,搞运输的那些人。正常的那些国企单位、机关、事业单位等不存在失业问题。”

沿海内地就业不平衡

贵州居民张重发对美国之音说:“就业这一块,我们公司只减不增,裁了以后,没有新的招聘。我相信其他公司基本上都在裁员吧,这边旅游业被冲击,这是第一的。失业在沿海一带比较严重,很多出去找不到工作,留在原地期待能够找到一份工作。”

彭博社报道,东莞地区的纺织厂十个有九个关门,勉强还在撑着的厂子里,工人工资减少了一半,所得相当于10年前的水平。

四川成都居民张云忠对美国之音说:“目前我在成都还没有明显感到失业潮。不过,成都富士康好像15号拆设备,然后迁移走,说要全部迁移走,据说富士康的工厂有十几万工人。”

易网5月23日报道,作为苹果的最大的代工商,富士康“接连砸钱”想要工人返岗复工。

法新社说,中国近3亿外出打工者的日子从来没有轻松过,新冠病毒疫情对就业机会的吞噬则是前所未有的。

中国2020年失业数字没有统一说法。香港南华早报5月25日说,中国官方公布的4月失业率为6%,3月为5.9%。不过,该报援引的非官方4月份失业率竟然高达20.5%,失业人口7000万。

路透社援引分析人士的话说,2020年中国全年的失业总人数,预计将达3000万,远超十年前金融危机时期的2000多万下岗数量。

社会救助措施乏力

与此同时,民众对政府的失业救助措施缺乏信心。上海居民周基说:“美国失业不满可以表达,中国这边没有办法表达。中国人收入的大部分被各种收费收走,政府对失业补贴往往是小额购物券,而且只能用在电商那里,实际补贴意义不大,很多人也就算了。”

贵州居民张重发说:“基本上不属于补贴,也不是真正给那些有需求的人,收入上需要帮助的人,而是在手机APP上发券,报名申请,不是按照收入需求发放补贴,只是促进消费。没有按照社会底层需求来进行补贴和发放。我没有申请,我也不需要那些东西。”

路透社说,北京市符合领取失业保险的人每月可以领取人民币1815元,不到2018年外来务工人员月薪的一半,这笔钱甚至支付不了目前北京2500元中等住房的月租。政府对低收入者的其他补贴杯水车薪。

南华早报表示,截至到3月底,全国只有230万人享受了失业福利,占数千万失业者的很小一部分。民企老板往往通过压低工资,雇佣临时工等手段,尽量减少缴纳与工资挂钩的社会失业基金。

失业引发社会动荡?

彭博社说,中国失业以及社会救助的不足,将严重影响习近平2020年全面实现小康社会这一“向历史和人民立下的庄严承诺”。届时中国承诺要“消灭贫困”,人均净收入达到2010年收入的两倍,国民生产总值翻一番。

这家媒体说,中国经济放缓已经很长时间,美中贸易战的消耗,新冠病毒疫情的爆发,导致全球产品和服务需求瓦解,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失业或者正在失业,经济活动恢复缓慢,小康社会目标“突然变得可望而不可及”。李克强在“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没有像往常那样提出明确的经济增长目标。

彭博社说,中国上世纪90年代国企职工下岗,导致抗议和暴力犯罪上升,自那时以来中国还没有遇到如此规模的失业潮。90年代中国经济得以恢复,得益于中国在全球化浪潮中,提供了美国经济蓬勃发展时的产品需求,如今形势完全不同,美中关系在持续恶化……

彭博社说,中国高度警惕经济动荡对社会稳定的影响。公安部部长赵克志表示,政府应优先考虑中国“政治安全”风险,执法部门尤其要密切注意经济下行和流行病疫情引发的“不稳定因素”。

民间舆论谨慎

采访中有人婉言拒绝,受访的则措辞谨慎,说当局“两会”前已打过招呼,要求谨言慎行,免得被找去“喝茶”,“打破饭碗”。

彭博社说,习近平的当下战略可归结为三点:注资创造更多就业,清除各种异见,为民怨进行民族主义导向。这种战略看似有效,广东地区接受采访的人更多关注的是下月能否按时支付账单,而不是暗示民间强力抗争将要来临。

法新社援引一位求职再度被拒的工人的话说,他的山东、河南和黑龙江工友和他的情绪一样,生计陷入困境会令大家非常愤怒。

张重发表示,中国失业状况的社会效应将呈缓慢释放态势。他说:“越往后走,越不乐观,订单减少,供应链断裂对就业的影响将从沿海波及到内陆城市。不过,速度要慢一些,过程将长一些。”

中共促就业推出“新政”

中国政府为保就业出台一些新措施,例如中国政府网5月16日说,为支持参保企业不裁员、少裁员,2020年底前对中小微企业的返还标准,最高可提高到企业及其职工上年度缴纳失业保险费的100%。

习近平在2019年12月31日新年贺词中说,2020年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

李克强在正在举行“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则说,疫情前考虑的预期目标已经作了“适当调整”。今年要优先稳就业、保民生,打赢脱贫攻坚战,努力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