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 2021年4月18日 星期日

中国放弃增长目标,有助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后一公里”?


资料照:在北京中央商业区工地外围吃饭的中国建筑工人。

近日,中国媒体刊发了一篇习近平在一年前的一次闭门经济会议上讲话稿,重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北京放弃设定年度增长目标后,或借淡化量化达标,推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跑好“最后一公里”。

中国各主要媒体星期天转发了中共党刊“求是”刊发的这篇“重要文章”,并在文末注明是习近平在2019年4月22日举行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讲话的一部分。

习近平在讲话中说,中国距离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仅有“最后一公里”,但未说明这一公里始于当前,还是他在13个月前发表讲话之时。有一点并不模糊,就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完成“十三五”规划在时间节点上是一致的。

这与此前所说的2020年是“十三五”规划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也是一致的。

当前所说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在中共十八大上提出的发展目标,具体到数字上,就是中国经济2020年在2010年基础上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双翻番。一般认为,完成小康社会的翻番指标,需在收官年实现6%左右的经济增速。

但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对中国经济造成重击,导致今年一季度同比收缩6.8%。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中国几乎无法在年底前实现双翻番目标。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在推延两个月举行的“两会”前夕对美国之音说,在一季度受到重创后,要达到翻番目标,需要在下半年维持10%的季度增幅。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测,中国全年增长1.2%。拉迪说,在这样情况下根本无法实现5%到6%的增长目标。他说,中国领导层应该意识到“他们可能需要再有六个月才能达到那个目标。”

当局在5月举行的“两会”中,前所未见地放弃了年度GDP增长目标。许多中国经济观察者对中共在经济上的这种“务实”态度加以赞许。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中国问题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在该智库近日举办的一个网络视频讨论中说:“从某些方面讲,这是中国经济治理中具有革命性的了不起的一步,因为增长目标是中国政治经济的北极星。”

这是中国自1990年发布GDP增长目标以来,首次没有设定年度增长目标。这一方面是疫情重击经济的结果;另一方面,北京方面也表现出淡化数字目标的意愿。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据报在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说过只要今年就业稳住了,经济增速高一点低一点都没有什么了不起。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研究主任裘德·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在近期由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举办的视频讨论会上说,李克强在人大会议上作政府报告时放弃了增长数字,因为对于北京,当前要务是要确保就业。

布兰切特说:“贯穿工作报告的要点是工作、工作、工作,就业保护和稳定。过去几个月这方面的想法切实引发人们的关注。习近平在政府内部推动的‘六保’也再次得以通过。”

今年4月17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六保”,即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

甘思德说,今年中国人大会议设立的最重要的的一个目标是将失业率降至5.5%。目前官方发布的失业率为6%,但这个数字被普遍认为严重偏低。甘思德估计,当前中国失业率应该在15%左右。他说:“全球疫情导致中国失去6千万到1亿个工作机会。那是个巨大的数字,其中大约有一半人是农民工,他们在疫情爆发后找不到任何工作。”

甘思德说,失业遍及中国各个产业部门,从国有企业到中小型私人企业都受到影响。他说:“因此他们放弃增长目标,表明他们关心这些民众。他们在三、四月采取了各种措施,并在人大会议上重申对中国工人和失业者提供保障和支持。

北京是否会从此放弃追求增长目标尚不可知。甘思德认为借此时机放弃设定增长目标,可以将注意力放在其他经济因素上,每年能够制定出更多样化的目标,这样做更适合后高速增长阶段的需求。他说,现在中国“切实需要在关注增长质量的同时,还要提供更强大的社会安全网,应对各种各样的挑战。”

“两会”后,当局刊出习近平在13个月前的讲话节选,或可视作其设定的一个目标。习近平发表这个讲话时,距离发生新冠疫情尚有半年多时间,中国经济虽然已经处于增长放缓时期,但依照官方的数据,在正常情况下按计划收官,完成数字增长目标没有显著障碍。

习近平在讲话中列举的一系列数字,明确2020年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番目标可以实现,但没有说会实现国民生产总值翻番的目标。

在发表的部分讲话中,习近平强调要“把握好整体目标和个体目标的关系。”他提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国家整体目标,即“到2020年实现国民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但又说“并不意味着所有地区、所有市县、所有人届时都要翻番,更不意味着不同区域、不同人群届时都同步达到全国平均水平。”

这些表述显然是基于GDP增长翻番目标实现无望,更适合当前的境况。习近平在讲话还提及衡量全面小康社会建成与否不仅要看量化指标,还要考虑民众的现实获得感。

“两会”后发表的习近平讲话中提及的减贫、完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以及环境、基本医疗、住房和饮水安全、育幼养老和义务教育等问题,或可视作政府在不再单纯追求增长时所制定的年度工作目标。

另一方面,在不设定数字增长目标,为无法量化达标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能够以其他衡量标准跑好“最后一公里。”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实现“两个一百年”都是习近平的重要施政目标。他在讲话中提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要乘势开启研究制定“十四五”规划,并使“两个一百年”目标得以有机衔接。

但是,不设定增长目标并非不需要寻求增长。中国决策者将保就业置于重要目标本身需要强有力的增长支持。

最新的经济数据显示,中国的服务业在疫后首度出现强势反弹。非官方机构财新和Markit星期三发布的5月份中国服务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反映出新冠病毒疫情管控措施松动后,中国服务行业开始恢复扩张。但是,从整体看,中国的疫后经济复苏仍面临多重风险。

财新发布的5月份服务业PMI从4月份的44.4跳涨到55.0。这是2010年10月以来最高值。PMI值高于50显示该部门活动在增长,反之,低于50意味着生产活动在收缩。

财新的PMI主要关注的是规模较小的公司和私人企业。这个数值显示,在放松疫情控制后,中国的服务业复苏步伐在加快。服务业是中国经济中一个重要的就业来源。2019年,中国经济中大约6成的工作来自服务行业。

此前发布的财新5月份制造业PMI也从4月的49.4升至50.7,超过多数市场分析的预期,但与主要反映国有大型企业经济活动的官方PMI基本一致。周日发布的官方制造业PMI从4月的50.8跌倒50.6。

鉴于两个数值取样对象不同,最近的数据显示出制造业已经在更大范围开始复苏。两个PMI都显示出口新订单有所增加,但在产出和就业两个项目上,官方值略有减弱,而财新的调查则显示有所强化。

官方的5月非制造业PMI为53.6,其中服务业为52.3,略高于4月的52.1;建筑业则从4月的59.7涨到60.8,为2011年来最高值。5月份官方综合PMI稳定在53.4,表现出经济活动总体步伐没有改变。

凯投宏观在对官方PMI的分析报告中建议,今后几个月应该在刺激措施中继续强化基础设施建设和信贷增长。但该机构对于出口前景仍不看好,认为5月出口订单只是反映出外部需求或已触底,但受全球疫情影响,近期仍将处于非常虚弱的水平。

财新的服务业PMI虽有强劲上涨,但更多小企业关门导致私营部门就业人数进一步减少。

脸书论坛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