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39 2021年9月22日 星期三

美国新冠溯源报告发布后,来自北京的震怒和阴谋论


世卫组织COVID-19溯源专家组访问武汉期间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外围景象。(2021年2月3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美利坚合众国大使馆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美利坚合众国大使馆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机构

“疫情发生以来,中方始终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原则 ..."

错误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8月27日公布了由拜登总统下令进行的COVID-19溯源调查的解密要点,表示美国情报机构在新冠病毒来源问题上仍未达成结论性的共识,病毒自然来源和实验室事件两种假说皆有可能性。拜登总统同时发表声明,批评中国政府从一开始就阻碍调查。他呼吁中国政府配合国际调查,并表示在得到答案之前不会罢休。

今年5月,拜登下令美国情报部门对已致全球数百万人死亡的COVID-19大流行病的起源展开调查。美国情报部门的这项调查特别关注了两种相互竞争的说法——病毒是通过人类与动物的接触自然产生的,或者病毒是从实验室里泄露出来的。

对于美国此项调查,中国做出了愤怒回应。位于华盛顿特区的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表示,美国情报部门的这份报告“诬蔑中方阻挠国际调查、拒绝共享信息并指责他国。”

“美方声称中方不透明,这完全是为其推动政治化、污名化寻找借口,” 中国驻美大使馆的声明中写道。“疫情发生以来,中方始终本着公开、透明、负责任原则,第一时间对外介绍、对外分享病毒基因序列、对外开展抗疫合作。”

这说法是错误的。现有证据表明,中国自疫情爆发以来并不是一贯开诚布公,在信息公开方面,中国有时拖拖拉拉,或拒绝交出关键信息。

以病毒基因序列或基因图谱的共享为例,据美联社报道,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的病毒学家张永振及其团队在2020年1月11日首次公开分享他们破解的导致COVID-19的SARS-COV-2病毒基因序列,一个多星期后,中国政府的实验室才对外公布该病毒基因序列。

美联社报道说,中国在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患者和病例的详细数据”方面“拖延”了至少两周。“这一切都发生在疫情爆发本可能被大幅减缓的时候。”

今年3月,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表示,前往中国实地考察的世卫组织COVID-19溯源专家组在获取疫情早期的原始数据方面遇到了困难。2021年初,世卫组织派遣一支专家团队前往最先爆发COVID-19疫情的武汉,在那里与中国研究人员联合开展COVID-19溯源实况调查研究。获准参与这项研究任务的科学家人选由中国决定

《纽约时报》2月份报道称,世卫专家组的一些成员声称,中国在这项调查期间拒绝向专家组交出重要数据。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是唯一获准加入世卫专家组的美国人,他对《纽约时报》的报道提出了异议。

不过,达萨克对实验室泄漏说的积极反驳引发了争议,因为他领导的非政府组织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曾向武汉病毒研究所提供60万美元用于研究蝙蝠体内的冠状病毒,这笔钱来自美国政府的科研项目拨款。武汉病毒研究一直处在实验室泄漏相关猜测的风暴中心。

世卫专家组的另一名成员多米尼克·德怀尔(Dominic Dwyer)告诉路透社,中国当局没有交出武汉疫情爆发初期174例病例的原始患者数据。德怀尔不愿去猜测为何这部分信息被隐瞒,但他的确表示,世卫专家组的成员们觉得他们当时比2020年时得到了“多得多的数据”。

中国方面称,数据不能共享是因为个人隐私保护方面的考虑。但也有人表示,中国试图操纵世卫组织的调查结果。

《华盛顿邮报》8月12日报道说,曾带队前往武汉的世卫专家组组长彼得·本·安巴雷克(Peter Ben Embark)告诉丹麦的纪录片制片人,中国曾向世卫组织施压,要求世卫组织在溯源报告不要考虑实验室泄漏可能性。

2020年2月,中国国务院还成立了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对有关大流行病起源的所有研究和数据的发布工作进行统一的审核和批准。

在中国国务院这一特别小组对相关科研信息的发布工作进行“统一部署”之前,中国科学家曾发表一篇科研论文,称该病毒有可能是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的一个实验室泄露的。2020年12月,该市场内出现了COVID-19的早期病例。该论文随后被下线。

几名中国的公民记者在记录疫情爆发期间武汉的实地情况后失踪。其中一名公民记者张展被判犯有通常界定标准模糊的“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2019年年末,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医生李文亮在自己的医学院同学群中发出警示,称武汉已出现感染SARS冠状病毒的病例,但之后被武汉公安机关传唤。公安人员让他就“2019年12月30日在微信群‘武汉大学临床04级’发表有关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的不属实的言论”签署一份训诫书。

李文亮在治疗一名感染COVID-19的病人后也染上病毒,于2020年2月在武汉市中心医院不治身亡。他的去世在中国各地激起悲痛浪潮,并引发了民众对言论自由现状的愤怒

今年6月,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呼吁在中国进行第二轮COVID-19溯源调查。他表示,新一轮调查对象应该包括“2019年12月最早一批确诊病例出现的区域附近的相关实验室及研究机构。”

那就意味着调查对象将包括武汉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运营的一个生物安全二级(BSL-2)实验室,该设施于2019年12月2日搬新址,迁至华南海鲜市场附近一处地点。

世卫组织的报告指出,“这类举动可以干扰任何实验室的运作。”

位于武汉市的华南海鲜市场大外景。这里出现了首批被确认为COVID-19的病例。(2021年1月15日)
位于武汉市的华南海鲜市场大外景。这里出现了首批被确认为COVID-19的病例。(2021年1月15日)

安巴雷克同样指出,该实验室的搬迁时机“值得关心”。

“就是在那一时期一切都开始发生了,”《华盛顿邮报》援引他的话说。“我们知道,实验室的搬迁会干扰一切 … 这整个过程总会是实验室日常工作中一个干扰性的因素。”

中国拒绝了谭德塞对第二阶段溯源调查的呼吁,并转而要求世卫组织把网撒得更大,扩大大流行病溯源调查范围。

中国官方媒体尽管一方面坚称这种病毒是天然起源,并要求不能将溯源政治化,但同时又加大了力度,散布毫无根据的阴谋论,也就是:疫情可能起源于美国军方位于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生物实验室。

(同时请参阅美国之音《揭谎频道》本篇文章英文版。)

脸书论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