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04 2024年4月18日 星期四

吉尔·拜登首次作为美国第一夫人出访非洲


资料照片:美国第一夫人吉尔·拜登。
资料照片:美国第一夫人吉尔·拜登。

白宫表示,吉尔·拜登(Jill Biden)已在周二(2月21日)启程,首次作为美国第一夫人访问非洲,她计划在纳米比亚和肯尼亚停留。

吉尔·拜登将重点关注妇女赋权、儿童问题和肆虐非洲大陆部分地区的粮食不安全问题。在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宣布了一项关于非洲大陆的新战略并承诺进行高层访问之后,她将成为今年首位访问非洲的白宫官员。拜登内阁要员、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上个月访问了塞内加尔、赞比亚和南非三国。内阁级官员、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也在上月末访问了加纳、莫桑比克和肯尼亚。

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非洲事务高级主管贾德·德弗蒙特(Judd Devermont)周二上午谈到第一夫人的非洲之行时对记者们说:“拜登博士之行建立在去年美非领导人峰会的基础上,这也再次证明了拜登总统承诺美国全力投入非洲并且与非洲一起全力投入。”

德弗蒙特补充说:“......我们去年8月发布的美国对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战略始于这样一种信念,即非洲对于推进我们共同的全球优先事项至关重要。我们相信,我们正处于具有决定性的十年中的最初几年,这十年将决定贸易和经济、网络安全和技术等一系列重要问题的道路规则。”

此次访问意味着吉尔·拜登将成为1990年纳米比亚独立以来第一位到访的美国第一夫人。

拜登总统表示:“普京试图让全球遭遇饥饿,他封锁黑海港口以阻止乌克兰出口粮食,这加剧了全球粮食危机,对非洲发展中国家的打击尤其严重。相反地,美国和七国集团以及世界各地的合作伙伴则响应号召,做出了解决危机和加强全球粮食供应的历史性的承诺。 本周,我的妻子吉尔·拜登将前往非洲,以帮助人们更多地关注这一关键问题。”

除了妇女和儿童事务,第一夫人还将呼吁人们关注再次困扰东非的严重粮食不安全问题。

国安会发言人贝基·法默(Becky Farmer)说:“在肯尼亚,拜登博士将非常具体地呼吁人们关注影响非洲之角的粮食安全危机,这是该地区几十年来经历的最严重干旱。2000多万人越来越多地面临严重的粮食不安全,而且在过去一年中还有更多人面临饥饿加剧的风险。”

拜登总统去年12月在非洲领导人来访华盛顿的峰会上宣布一项大规模人道主义援助计划时也强调了这一情况。

拜登政府一直被视为试图说服非洲支持乌克兰而不是俄罗斯。

在拜登派出财政部长耶伦访问非洲三国之际,俄罗斯外长访问了多个与俄罗斯或前苏联有历史或意识形态联系的国家,如马里、苏丹和安哥拉。

中国派出新任外交部长秦刚前往非洲进行他上任后的首次访问——这表明中国对非洲大陆有着浓厚的兴趣。

热情欢迎是常态

总统配偶的访问通常与总统的战略性的、强硬的风格形成鲜明对比——部分原因正如吉尔·拜登自己指出的那样,她没有行政权力,也没有美国选民的授权。

她在12月的一场非洲领导人的伴侣的聚会上说:“我不是被选上的,但是我也有角色要扮演。作为配偶,我们也为我们国家的人民服务。不是吗? 我们看到了他们的心和希望。 我们见证了邻居之间同情和慷慨的小奇迹。 我们知道当社区团结在一起时会发生什么——当我们致力于一项比我们自己更重要的事业时,我们能够改变多少事情。”

俄亥俄大学美国女性历史和性别历史教授凯瑟琳·杰里森(Katherine Jellison)说,美国第一夫人在非洲大陆通常很受欢迎,也许是因为她们有一个总统们所没有的优势。

她说:“相对于政治人物,来访的非政治人物给人的感觉更温暖,因为政治人物可能会有附加条件。”

美国第一夫人劳拉·布什(Laura Bush)多次访问非洲大陆时都受到热烈欢迎,她在那里推动了布什政府的艾滋病毒和疟疾倡议,并于2006年出席了非洲大陆第一位女总统、利比里亚总统埃伦·约翰逊·瑟利夫(Ellen Johnson Sirleaf)的就职典礼。

而对于美国第一位非裔美国人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ama)来说,她的非洲之行充满了深远的意义。她还利用自己的平台推动女童教育。

然后是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Melania Trump),她2018年对加纳、马拉维、肯尼亚和埃及的访问可以被总结为一个受到了高度审视的时尚选择。

在内罗毕国家公园的一次观察野生动物之行期间,这位前模特戴着的帽子让许多非洲人想起了非洲大陆的悲惨历史。

杰里森说:“她戴着一顶木髓盔遮阳帽,看起来就像是从一部关于殖民时代非洲的电影中走出来的,所以反响并不好。相反地,这些画面凸显了西方对非洲的殖民——这与归来的非洲女儿米歇尔·奥巴马截然相反。”

吉尔·拜登作为第二夫人时曾五次访问非洲,关注弱势群体的困境。2011年,在访问位于肯尼亚达达布的非洲大陆最大的难民营时,她曾发出了恳切的呼吁。随着该地区再次陷入危机,她很可能会在这次旅行中重申这一呼吁。

她当时说:“母亲们从索马里带着她们的孩子前来,有时要走15、20、25天,她们在路上失去了孩子,孩子们死去了。所以我要求的是美国人伸出援手,因为这里的情况很糟糕。”

  • 16x9 Image

    阿妮塔·鲍威尔

    阿妮塔·鲍威尔(Anita Powell)是美国之音驻白宫记者,曾任驻约翰内斯堡的南部非洲事务记者。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