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02 2024年6月17日 星期一

中国入侵之手伸向海底电缆,台湾如何守住信息生命线?


图为海底电缆。(资料照片)
图为海底电缆。(资料照片)

近日,从台湾马祖的断网事件到南中国海的电缆建设延宕,中国干扰亚洲水域海底电缆的动作不断。专家警告,中国将灰色地带战术扩展到海底并将其常态化,连接台湾与外界的14条海底电缆很容易成为中国的攻击目标,台湾应联合盟友制定应急计划,并考虑对中国采取反制手段。

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的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副主委翁柏宗15日表示,过去电信管理法只罚破坏岸上设施,将修法把破坏海底电缆也纳入处罚范围,并加重刑责。

该委员会2月16日曾证实,连接台湾和马祖的两条海底电缆在2月2日和8日分别被中方的渔船和货船切断。目前没有证据证明这是北京的蓄意行为,但台湾电信运营商中华电信(Chunghwa Telecom)的数据显示,马祖海底电缆过去五年被损坏超过20次,但这是首度有两根电缆在短短六天内相继受损。

英国媒体《金融时报》3月14日报道,预计行经南中国海、连接日本、新加坡、台湾、香港的海底电缆铺设计划,由于中国的反对而被推迟了一年多。这条海缆由中国移动、中华电信和Meta等公司共同拥有。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U.S. Naval War College)战略与政策专家詹姆斯·霍尔姆斯(James R. Holmes)(照片来源:大学网站)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U.S. Naval War College)战略与政策专家詹姆斯·霍尔姆斯(James R. Holmes)(照片来源:大学网站)

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海洋策略教授詹姆斯·霍尔姆斯(James R. Holmes)对美国之音表示,切断对手的电缆是历史悠久的战时战略,比如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英国切断了德意志帝国的电报电缆,中国可能是将灰色地带战术延伸到台湾的海底电缆。

“我们可能正在进入海底基础设施的黑暗时期。我们在冷战期间四处搜查苏联的电缆,就像俄罗斯最近所做的,北溪管道的破坏似乎开创了将干扰海床基础设施作为灰色地带行动工具的先例。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在灰色地带活动,他们潜入水下向台湾施压,并使台湾与世界隔绝,也就不足为奇。”

中共如何将电缆武器化?

现代海底电缆利用光纤(fiber-optic)技术,使用绝缘材料包裹导线并铺设在海底,用于国家或地区之间的电信或电力传输。目前有超过97%的全球通信仍然通过海底深处的电缆传输。

美国国防情报局前东亚国防情报官员韩力(Lonnie Henley)3月11日发文指出,解放军在封锁台湾时最初的导弹和空袭将包括远程通信设施,如卫星地面站和海底电缆登陆点,还有使用反太空技术攻击通信卫星,后续的打击将针对台湾的移动和备用通信设备。

美国企业研究所(AEI)学者卜大年(Dan Blumenthal)和凯根(Frederick W. Kagan)13日也投书《国会山报》(The Hill)表示,北京当局可能从海、空封锁台湾,切断台湾与世界联系所需的海底电缆:“台湾毕竟是个岛屿,无法全然自给自足,如中国切断联络管道、从海空阻绝军民补给,台湾最终可能不得不投降。”


上个月的断缆事件令许多马祖居民无法使用互联网,当地经济支柱也受到冲击。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灰色地带战术的资深研究员伊丽莎白·布劳(Elisabeth Braw)曾推测,这可能是中共对台湾有针对性的骚扰或是切断对外网络的演练。

美国企业研究所资深研究员伊丽莎白·布劳(Elisabeth Braw)(照片来源:AEI)
美国企业研究所资深研究员伊丽莎白·布劳(Elisabeth Braw)(照片来源:AEI)

布劳告诉美国之音,“过去几年中国渔船和其他商船一直在破坏连接台湾和马祖的电缆,次数不成比例的高。台湾面临的挑战是这不是军事攻击。中国可以说,那只是商船,没有故意伤害或切断电缆。台湾也无法证明这是故意的,因此很难进行回击。台湾也很难保护这些电缆,不可能让海军每天24小时都守在电缆那里以确保其安全。”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客座教授、网络安全专家黄基祯(Joseph Hwang)对美国之音表示,在侵略情景下,中国可能会利用潜艇或无人水下航行器 (UUV) 来定位和切断海底电缆,发动网络攻击导致数据流中断或拦截敏感信息,以及使用产生电磁脉冲(EMP)的设备来破坏海底电缆或与之相连的基础设施。

黄基祯说,“去年台湾就有两条海底电缆同时被拔断,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台马海底电缆近年已发生11次故障。由于台湾海峡水浅,渔船更容易损坏海底电缆。过去曾有中国渔船、抽沙船进行干扰。”他说。“由于国际资金有限,紧急修复预计最快在4月20日抵达。预计耗资新台币1000万至2000万元(约合225万至450万人民币)。”

台湾马祖岛周围水域的中国抽沙船。(2020年9月29日)
台湾马祖岛周围水域的中国抽沙船。(2020年9月29日)

乔治梅森大学莫卡特斯中心(Mercatus Center)去年8月发布的报告显示,台湾的海缆登陆站点位于新北市、头城、枋山地区。若两岸开战,海底电缆登陆站是中国的战略利益点之一,但它们受到的保护不足,很容易遭攻击。

报告作者之一、莫卡特斯中心资深研究员钟伟峰(Weifeng Zhong)告诉美国之音,只要一枚导弹摧毁一个登陆站,就能一劳永逸地破坏所有连接到它的电缆的连通性。重建登陆站即使在和平时期也需要数年。此外,很多中国渔船在台湾海域盗采海砂时会关闭应答器(transponders),故意或者意外地错过海底电缆发射的警告信号。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莫卡特斯中心资深研究员钟伟峰(Weifeng Zhong)(照片来源:Mercatus Center)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莫卡特斯中心资深研究员钟伟峰(Weifeng Zhong)(照片来源:Mercatus Center)

“这类似于中国军机飞越海峡中线的战术。没有证据表明上个月中国的行为是有意还是无意,但未来中国有可能会时不时地尝试到处切断(海底电缆),以使其成日常生活的常态。想一想香港在过去10到15年里是如何落入中共控制的,就是因为这种侵略逐渐常态化,北京得以一点一点地剥夺香港人的自由,不那么引人注目,但通常更有效。我可以看到中国在电缆方面采取了相同的策略。”他说。

霍尔姆斯指出,台湾的海底电缆和其他地区的一样脆弱,安装某种预警系统在技术上也许可行,但从地球物理学的角度看挑战很大。“电缆或管道实际上是一条长线。防御者需要捍卫这些点中的每一个点以保持线路完好无损,而攻击者只需要在一个点上破坏线路就能使电缆或管道失效。”

“如果你想监控和保护这个基础设施,你正在谈论一个有着巨额费用的庞大项目。这种价格和机会成本对任何国家来说都是沉重的,更不用说一个只有2400万人居住的小岛。”

他说,“进攻便宜,防守贵。 在海面上保卫海上航线比在深处更加容易,无论以何种标准衡量,(海底电缆)都是一种棘手的媒介。”

霍尔姆斯认为,最近发生的一切都符合中国在过去四分之一个世纪里的海洋主张,可以追溯到夺取美济礁,还有声称在南中国海和对台湾都拥有主权,自作主张制定规则。

“在水面上,中国把渔船、海警和快艇作为其灰色地带战略的首选工具,使用非军事航运符合这种模式,好处是(从中国的角度来看)对水下的活动进行推诿,比在水面上欺负菲律宾或越南渔民要容易得多。中国得以欺负和孤立邻国,同时表面上看起来只是在维护主权领土,从而巩固其海洋主张。”

海底电缆的和平时代已结束?

不止于台湾海峡和南中国海,中国控制海底电缆的努力已经延伸到太平洋岛屿、非洲等战略要地。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访问学者凯勒(Joseph B. Keller)10日在《外交政策》写道,中国和俄罗斯是可能影响电缆的网络行动的两个最大赞助商,两国之间的军事协同也愈发紧密。

“海底电缆作为一种共同利益的安稳时代似乎戛然而止。”哈利法大学国际安全助理教授阿什·罗希特(Ash Rossiter)在《地缘政治竞争时代的海底电缆》一文中也指出,中国和俄罗斯等国颠覆了自冷战结束以来海底电缆的游戏规则。

“这意味着有关海底电缆安全、竞争和支配地位的问题被故意纳入北京颁布的政策中。中兴通讯等主要中国国企进入海底电缆网络安装和运营领域,加上过去十年地缘政治竞争的普遍加剧,为日本和澳大利亚等竞争对手敲响警钟,这跟由华为等中国公司主导5G网络的混战有些相似。一些电缆公司似乎确实悬挂了国旗,致力于加强本国的安全和全球知名度。”他写道。

3月9日,密克罗尼西亚总统戴维·帕努埃洛(David Panuelo)向该国州长和其他政治领导人致信表示,中国希望拥有该国的海洋资源,例如深海采矿、控制光纤电缆和其他电信基础设施,以阅读该国人民的电子邮件并收听电话。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太平洋事务系研究员阿曼达·沃森(Amanda Watson)告诉美国之音,帕努埃洛的言论可能意味着外界对中国干预东密克罗尼西亚电缆招标过程的质疑是正确的:“2021年,三项标书全部宣告无效。之后澳大利亚、美国和日本政府宣布将出资修建一条类似路线的电缆,但早期进程的停滞已经耽搁了基里巴斯、瑙鲁和科斯雷人民使用互联网情况的改善。可能的确没有一个投标符合标准,但也有怀疑是中国出价低廉,决策者犹豫不决,因此整个过程都停滞了。”

沃森认为,由中国控制太平洋岛国的海底电缆将是一种不理想的局面,“我坚定地认为,太平洋岛国政府和人民应该能够控制他们所依赖的基础设施。可能有许多私人拥有和运营的电缆,但政府应该根据需要对该行业进行监管,例如通过实施最高数据价格以允许可负担的互联网访问。”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客座教授黄基祯(Joseph Hwang)(照片来源:个人领英)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客座教授黄基祯(Joseph Hwang)(照片来源:个人领英)

黄基祯建议,台湾、美国和亚洲盟友可以采取如下措施保护海底电缆和水下优势,包括与区域合作伙伴联合巡逻或成立任务组,共享情报和协调打击;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电缆铠装、深埋和诱饵电缆;在有关海底电缆保护标准和协议的外交活动中,强调全球通信基础设施对贸易、安全和经济稳定的重要性;建立法律和政策框架,明确解释“意外”或故意破坏水下电缆的后果,并与国际组织合作建立问责制度。

霍尔姆斯认为,最好的反击是威慑,“如果说保卫海底基础设施确实不切实际,那么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样的。中国和俄罗斯与外界的海底联系跟其他国家一样脆弱,北京和莫斯科必须知道这一点。”

“随着灰色地带的竞争潜入水下,我们也许正走向另一种相互保证毁灭(Mutual Assured Destruction)的形式。如前所述,我们正在进入一个黑暗的时代。”他说。

评论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