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2 2019年6月17日 星期一

焦点对话:深圳佳士工潮,左派挑战习近平?


焦点对话:深圳佳士工潮,左派挑战习近平?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2:34 0:00

焦点对话:深圳佳士工潮,左派挑战习近平?

深圳佳士公司工人组建工会的风波今天出现重大进展。今天,也就是星期五凌晨五点,中国防暴警察强行进入佳士工运声援团人员的所住地抓人。目前被带走的声援者下落不明。佳士工潮的消息在中国大陆被全面封杀,但是外界普遍注意到,这次工潮得到了中国新旧左派势力的支持,其中既有乌有之乡等毛左势力,也有以北大毕业生岳昕为代表的新左派势力。他们的共同诉求是维护工人的权利,打的是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旗号。中国左派以共产党传统意识形态为旗号,对当局形成什么特殊的挑战?当局对他们的打压,在民间可能引发什么反应?

参加讨论的嘉宾是:中国著名经济学者、叶檀财经创始人叶檀女士;北美“世界日报”副总编魏碧洲先生;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

焦点对话:深圳佳士工潮,左派挑战习近平?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2:34 0:00

防暴警察对佳士声援者清场,网上立刻出现对事件的反应。有不少人对“这群年轻人表示敬佩”。但也有人说,工人诉求就是建立独立工会,合理合法,希望有人不要在这里做“革命大头梦”。当局的清场行动是否令人惊讶?

陈破空说,他对清场行动一点也不感到惊讶,清场就是维稳,维稳是必然的,因为中共当局就是稳定压倒一切。这个事件最大的看点就是工人维权要组织工会,是一个从一个无组织的抗争,上升为有组织的集合,而组建工会又是符合中共宪法的,全国各地有各种各样的工会,包括深圳的总工会。左派、青年学生和老党员、老干部也有介入,中共感到非常棘手。因为这个时候再不清场,等到人数发展到成千上万,要控制就不容易了。左派的特点就是符合党章和宪法,在中共有正统性,中共宣称自己是工农联盟、工人阶级领导的无产阶级政权。现在左派出来声援,就是让中共验证,你是不是这样一个性质?中共就很尴尬,因为中共已经不是这样一个性质了,被揭穿了。

魏碧洲说,青年学生为自己和工人的权益讲话而遭到这样的对待,这非常让人难受。整件事情也是对中共政权的严重打脸。这些学生打着毛泽东思想的旗号,根据党的教育,他们没有做错,他们的所作所为也正是党希望他们这样做的。但是显然他们的做法和现实生活是不相符合的。是否会发生像波兰工会那样的事情,我们现在还不得而知。但是不要小看社交媒体的串联能力,相信这样的事情也会在其他地方出现。如果经贸战造成出口停滞、解雇工人、薪资不符合物价上涨等等,那么现在的情况还只是个开始。所以不能完全置之不理。中共现在完全错判形势,不知道如何导引学生,把学生和过去的老党员当作一般的政治对手来处理,这是完全错误的。

为何在广东发生的经济维权事件特别多?叶檀说,广东是中国市场经济发展最早的地区,很多打工人口是聚集在广东地区的。叶檀女士列举了一个数据:榨菜和方便面的销量。榨菜的销量八九十年代到2000年代的时候,一半是集中在广东的,这说明广东经济相对发达,广东打工人口、劳动力非常多。这些人对于价格是非常敏感的,如果榨菜价格或者房租价格上升,表面上看上升不多,但是对于工人来说成本就在大幅上升。我们也看到,现在广东的打工人口在下降。榨菜在广东的销量下降了一半,也就是说打工人口已经在流出广东。但是这些人回到老家,必须找到新的就业机会,如果他们没有新的就业机会,就会滞留在广东,会对广东当地造成一定的冲击。这些人也很可怜,他们没有基本保障,工资低,没有当地户口。所以现在整个成本上升的话,对于这些人的冲击是很大的。经济发生变化,这些人的生活发生冲击,我们就会看到这些现象。发生在广东不奇怪,因为广东是制造业的聚集地。

这次参与的新左派,有不少是中国高校的学生。如北大毕业生岳昕,中山大学硕士毕业生沈梦雨等。陈破空认为,左派和青年学生介入工人维权运动可以从三个层次来理解。第一个层次就是中国的左派和毛左派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投机的,一种是理想主义的。投机的比如司马南、孔庆东等人,昨天支持薄熙来,今天支持习近平,这种投机的左派不可取。另外一种是理想主义的,回到原教旨主义的共产主义,为穷人和被压迫的人说话,这种是可取的,因为他们是多元社会中的一种,社会中应该有他们的席位。这次我们看到理想主义的左派,包括一些老党员老干部,举着毛泽东的画像出来了,他们有说话的权利和自由,遵守中共党章和宪法,中共镇压他们,不仅违反宪法和党章,也违反自己所谓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第二个层次,习近平上任以来,伙同王沪宁等人,一直推行极左路线,在高校禁止宣传西方的东西,不许用西方的教材,大规模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现在造成一个效果,就是在大学生、研究生里造成左倾思想的回潮,很多学生开始崇拜毛泽东式的暴力革命,广东组织了读书会,高校左翼活动也都很活跃。有一天大学生走上暴力革命的道路,我们都不要感到奇怪,这恰恰是中共极左路线教育的结果。

第三个层次就是策略的考虑,这次我们看到两名女生非常优秀,沈梦雨、岳昕都是女生。岳昕还在#metoo运动里揭发性侵而受到校方打压,现在她毕业了,就组织了这个维权运动。他们提出的口号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甚至还有习近平指示。有人说他们天真,我觉得他们很聪明。在共产党体制内,以毒攻毒就很解决问题了,暂时不谈民主宪政、自由这些概念,就谈你共产党本身的这些党章、宪法。党章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工人联盟,那就把党章宪法拿来落实即可。就像达赖喇嘛说的,我不追求别的东西,就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区域自治法落实到西藏的自治即可。事实上中共恰恰不能面对的就是它自己的东西,因为这不是法治国家,这是个人治国家。青年学生非常聪明地抓到了这一点,不要小看80后90后00后,他们是中国未来的希望。

谈到企业与劳工的关系,魏碧洲介绍说,美国大量研究表明,工会的存在和美国中产阶级的崛起有相当的关系,并且促进美国中产阶级作为美国经济消费的主力。以前工作是每星期60个小时,现在是40个小时,另外有各种假、薪资保障、健康保障,这是工会争取来的。如果资方可以和工人合作,把工人待遇提高,对整个公司运作都有好处。作为国家来说,它不应该介入干涉劳资纠纷,抓这个抓那个,而是应该让双方坐下来。唯有建立一个有消费能力的工人阶级,才可以带动经济。政府如果保护资方,就只有一个解释,就是资方是和党国站在一起的国家资本主义。中产阶级是和工会是紧合在一起的。政府的角色应该是帮助工人谈出一个让工人专心工作、带动经济消费的方案。共产党应该仔细想想自己的角色。

随着中国经济放缓和贸易战等原因,中国低端企业如私营的制造业企业处境是否会更艰难?是否也影响到劳工福利?叶檀说,这个影响确实是比较大。但是她觉得现在要比较不是美国的现在或者是欧洲的现在,而应该是大萧条之前的美国。中国的现状不应该和现在的发达国家比,而应该是跟一百多年前的发达国家比。现在中国的工人可怜,但是企业家也在焦虑,成本上升,有的企业利润在下降,有的企业也快过不下去了。中国以前的经济状况是,工人工资比较低,为什么呢?除了压榨这些话,主要也是为了把成本降低,这样中国的产品才能以比较低的价格销售全球。现在成本提高,整个产业链会发生变化,经济就不平衡了。另外,国内贫富差距加大,我们会看到类似深圳的事情会出现,会出现类似《21世纪资本论》这样的畅销书。都知道中国经济需要改,到底怎么改?改的过程会是痛苦的。最后说一下劳动力前景,年轻人其实不愿去工厂做工人,因为工资低又很辛苦。整个工厂工人的数量在下降,他们又觉得没有前景。正是因为将来的就业前景堪忧,才会发生现在这样的情况。我们以2006年的数据为例,深证市政府的数据是1.5万家制造业离开,如果每家有几十个就业人口,就会牵扯到几十万人。对于这几十万人的就业,他们就会有恐慌感。所以现在不光是制造业,而是整个中国的经济版图的重构。在重构的过程中要找到制度、找到新的产业,这是比较痛苦的事情。

中国当局传统上打击自由派,但是对左派基本上是网开一面。这次佳士事件中左派和当局的较量,是否会改变当局对左派的处理方式?陈破空说这,左派参与就是为什么这次事件持续这么久的原因。中共很犹豫,因为打压自由派、民主自由宪政,中共有宪法和党章为基础,有一党专政为法统。但是要打压左派,中共就自相矛盾。中共打压了,就公开自己是利益集团,一方面它绝不不公布官员财产,另一方面它不和群众分权。有人说对中共来说,自由派只是想分权,毛左派却是要中共的命。毛左派才是最大的威胁。中共所宣传的这套,结果就是在整个中国社会壮大毛左派。中共还提出“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人民看到的是全世界独裁者联合起来,它联合的是像委内瑞拉、柬埔寨、朝鲜这些独裁者,它并没有联合无产阶级,而且在北京还大规模驱逐无产阶级、低端人口。自由派被赶尽杀绝的时候,就失去了平衡。毛左派一支独大的时候,中共真正的威胁才到来。这一次最让人惊讶的不是毛左的介入,而是学生介入工人运动,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今年的卡车司机维权、老兵维权、出租司机维权等等,工人就是工人,军人就是军人。但是这一次,社会各阶层都进来了,这是一个新的萌芽、新的动向。将来中国的维权运动也会是一个纵向发展,向有组织、跨行业的形态发展。因为人们越来越形成一个共识,那就是今天的中国社会是个不平等的社会,他们必须向既得利益者、腐败集团发起挑战。这样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

YouTube视频:焦点对话:深圳佳士工潮,左派挑战习近平?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