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7 2018年12月16日 星期日

美国妇女大游行 中国女权人士发起新标签#米兔在中国#反性骚扰


美国妇女大游行 中国女权人士发起新标签#米兔在中国 #反性骚扰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00:29 0:00

美国妇女大游行 中国女权人士发起新标签#米兔在中国 #反性骚扰

随著美国总统川普就任一周年,妇女大游行一周年将至,美国纽约、华盛顿以及多座城市于1月20日举办了游行活动。本次主题包括女性政治参与、反性骚扰、尊重移民以及性少数人群权益等等。关注中国女权议题的活动人士也来到了现场,呼吁持续关注中国女权和性骚扰议题,也发起了“#米兔在中国#”。

“#米兔在中国#”创意登场

2018年美国华盛顿的女性大游行与集会。(美国之音扬之初拍摄)
2018年美国华盛顿的女性大游行与集会。(美国之音扬之初拍摄)

今年的女性大游行与集会活动,在纽约与华盛顿等地方,都能见到关注中国女权议题的人士的身影。许多参与游行的中国女权人士还制作了“#米兔在中国#”的标语牌。

在纽约参加女性大游行关注中国女权议题的人士合影。(小门提供)
在纽约参加女性大游行关注中国女权议题的人士合影。(小门提供)

来自广州到美国读法律研究生毕业的小门告诉美国之音,这是因应有中国高校有8千多人次的联名信之后,反性骚扰的“#Metoo在中国#”标签被删除的创意。她因此希望聚焦在中国反性骚扰问题上,并且以参与游行的照片支持国内的相关事件。

2018年美国华盛顿的女性大游行与集会参与者在林肯纪念堂表达意见。(美国之音扬之初拍摄)
2018年美国华盛顿的女性大游行与集会参与者在林肯纪念堂表达意见。(美国之音扬之初拍摄)

来自中国南方,目前在华盛顿读博的妙予也支持著反对校园性骚扰的学生们。

她说:“我们的标语主题是“#米兔在中国#” (#Metoo in China), 是为了支持在国内反对校园性骚扰的学生们。因为Metoo运动也在美国热火朝天,这里参加游行的人都能产生共鸣,也凸显了性骚扰的普遍性。”

现于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就读社会学的七七是#Metoo在中国#的话题发起和主持人。七七设计了#米兔在中国#的图标。

在纽约参加女性大游行关注中国女权议题的人士手持“#米兔在中国#”以及“我们要平等、正义、和尊严”的标语牌。(小门提供)
在纽约参加女性大游行关注中国女权议题的人士手持“#米兔在中国#”以及“我们要平等、正义、和尊严”的标语牌。(小门提供)

七七虽然未能亲自来到游行现场,她告诉美国之音, 中国教育部对处理高校性骚扰议题有正面回应,而微博话题主页自从1月3日建立后十天内,曾经好几次登上微博公益榜第一名,阅读量超过450多万,粉丝数达到200多人。她认为这个现象表现出“越来越多的人在关注高校反性骚扰,想要参与到积极地推进高校防治性骚扰建立的过程中。”

但是,七七表示,在国内某主流媒体报道该话题主页之后,“话题于17日被禁……主持人被踢出,粉丝被解散,留下一个空壳。”

因此,七七也刚刚创建了“#米兔在中国#”这个新标签。

七七说:“我希望#metoo在中国#可以成为一把雨伞,将任何形式的性暴力、家庭暴力、性骚扰和性别歧视都包含进去,用正面的舆论力量感染、凝聚更多的人,让大家意识到这些问题,再去实在地解决这些问题,‘发声不是为了宣泄,而是为了推进’。”

女权议题的国际性

来自中国某公益非政府组织的M第一次参与女性大游行,她说自己之所以来到这个活动上,是因为希望让更多人能听到中国女性主义者的声音。关注女工、农村女性和残障女性的M告诉美国之音,中国压制人权行动,因此无法组织像女性大游行这样大规模的行动。

她说:“在中国大陆对包括女权在内的各种人权行动全面压制的情况下,参与这个活动能给我一些信心,让我知道全世界的女性都在为争取平等权利而努力。我并不孤单。对我个人来说,这也是一种身份的宣示以及和我的同伴建立联接的仪式。”

妙予也希望藉由自己的现身,能让更多人知道也在抗议不平等的中国女权主义者的存在 。

妙予说:“在华盛顿的女权游行,我看到针对各种权利议题的标语,从捍卫女性身体自主权,反对网络霸凌,反对性骚扰,到反对种族压迫,等等。我想成为追求平等的众多声音的一部分。”

小门则告诉美国之音,这是她第二次参与女性大游行活动。去年她与同伴参加了华盛顿的游行,今年她参加了纽约的活动,因为反性骚扰在美国与中国都很重要。

她说:“我觉得(参加女性大游行)可以做一个bridge (桥梁), 就是纽约和中国的女权运动的bridge。’’

关心中国女权的参与者手持“#米兔在中国#”标语牌反对性骚扰。(渡雅提供)
关心中国女权的参与者手持“#米兔在中国#”标语牌反对性骚扰。(渡雅提供)

也有华裔美国公民到场表示支持。在华盛頓的渡雅告诉美国之音,她参加游行一来是因为身为美国公民,想对美国政府表示一些希望还有不满,另一方面,希望表示对中国姊妹的支持。

她说:“我个人是认为厌女症或是性别不平等的现象是没有国家边界的。然后如果要我们真的解决这些问题,那世界的女人一定要团结起来。”

2018年美国华盛顿的女性大游行与集会参与者希望打破不平等,社会有更多包容。(美国之音扬之初拍摄)
2018年美国华盛顿的女性大游行与集会参与者希望打破不平等,社会有更多包容。(美国之音扬之初拍摄)

大游行的公民对话

在美国本土方面, 参与女性大游行的人士也关注政治参与、女性身体自主选择权以及多元身分的交织性,比如来自马里兰州的梅琳达(Melinda)告诉美国之音,“更多女性参选,能提升女性权利的可见度。”在华盛顿工作的蒂娜(Deanna)则表示,应注意“身份交织性:女性同时也可能是黑人,女性也可能是酷儿(这个性少数族群)。”

不同立场的民众,也通过游行表达话语权。女性大游行前一日,华盛顿也举行了第45届的反堕胎大游行。有学校从密苏里州搭乘了18个小时的长途巴士带学生来参加反堕胎大游行。也有许多来自从宾州和维吉尼亚州的教会组织或学校组团来到华盛顿,游行的主张是,堕胎就是谋杀生命,认为女性应该以保护体内的生命为前提,而不是一种以自己的身体自己作主为理由做出堕胎的选择。

期许

参加了大游行的M表示:“特别希望全世界都能看到女性的力量,以后有更多的人会加入。特别是中国也能看到有一大批中国的女权行动者在为中国女性的平等而发声。”

远程关注性骚扰议题的七七则认为,反性骚扰的议题还需要持续倡导。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