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2 2021年11月28日 星期日

竞选地方人民代表横遭堵截 评论指“全过程民主”露馅


(资料照)北京一市场上习近平像与毛泽东像并列。(摄于2017年9月19日)

2021年上半年至2022年上半年是中国各地县(区)乡两级人民代表大会换届选举之年。中国官方一再表示,五年一次的换届选举工作正在依法有序推进。中共党媒及诸多党政部门官网也加大力度宣扬总书记习近平关于全过程人民民主的论述。在此期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北京和其他一些省市却发生了独立参选的公民遭到非法阻挠、打压或人身自由受限制甚至安全被威胁的一系列事件。评论人士指出,中国现行体制看不到全过程民主的实践,所谓全过程人民民主的说法被用来阉割真实的民主。有被变相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独立参选人说,所谓全过程民主,全部是骗人的鬼话。

竞选地方人民代表横遭堵截 评论指“全过程民主”露馅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21:16 0:00

人民代表在哪里?孙文广在哪里?

“你根本见不着人民代表。你要想反映民情民意,代表是谁,基本你不知道。”5年前,中国地方人大代表换届选举之际,北京市退休工人金先生对美国之音表示,“人民代表是代表民意来的, 你得下情上达,但我们找不到代表,联系方式基本也不知道,这就是问题。”

五年后,2021年, 曾在709案事件中为入狱的丈夫王全璋律师维权的李文足女士依然面临找不到人民代表的困扰,她为此决定站出来跟其他一些愿意参加区县人大换届选举的北京市民一道行使公民的被选举权。

709案家属王峭岭(左)和李文足(右)携手参选人大。(李文足推特)
709案家属王峭岭(左)和李文足(右)携手参选人大。(李文足推特)

“我发现,在现实生活当中,这些人大代表是很难找到的。在百度里面搜,(他们的资料)怎样搜也搜不到。偶尔发现一个打过去,发现他不是(本人)。正因为我有这样的经历,所以我想做一个能找得到的人大代表。”

五年前, 80多岁的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因为在山大校园张贴散发“独立参选人孙文广告山大选民书”被限制自由,拘禁在家近100小时,之后备受迫害摧残,退休金被大幅削减。当时,他是济南市十余名独立参选人之一。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曾多次以独立参选人身份竞选地方人民代表,备受当局打压。2018年8月被失踪至今。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曾多次以独立参选人身份竞选地方人民代表,备受当局打压。2018年8月被失踪至今。

五年后,这位坚持行使公民权利的民主和人权活动家被失踪三年多,至今下落不明。他失踪的原因是在美国之音电视节目上发表批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大撒币”的外交政策。

官媒追捧全过程民主论

一个月前,中共这位最高领导人在一次关于人大工作的会议上重申了全过程人民民主的概念。习近平指出,中国的 “全过程人民民主实现了过程民主和成果民主、程序民主和实质民主、直接民主和间接民主、人民民主和国家意志相统一,是全链条、全方位、全覆盖的民主,是最广泛、最真实、最管用的社会主义民主。”

11月10日,人民日报刊登的一篇署名“全国人大常委会机关党组“的文章称,习近平的上述言论“深刻回答了新时代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和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理论,是一篇充满马克思主义真理力量的纲领性文献。”

这篇文章表示,习近平总书记创造性地提出一个国家民主不民主“四个要看、四个更要看”的标准,即要看人民有没有投票权,更要看人民有没有广泛参与权;要看人民在选举过程中得到了什么口头许诺,更要看选举后这些承诺实现了多少;要看制度和法律规定了什么样的政治程序和政治规则,更要看这些制度和法律是不是真正得到了执行;要看权力运行规则和程序是否民主,更要看权力是否真正受到人民监督和制约。

前中国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先生(刘梦熊脸书照片)
前中国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先生(刘梦熊脸书照片)

香港知名人士、前港区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认为,习近平主席提的全过程民主是个正确方向,但是中共党内的全过程民主还没有实现,现在还没有条件来谈社会的全过程民主。他表示,中国现在提出来的全过程民主,从构建到实践,还有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

刘梦熊说:“尤其是中国受了2000多年的封建帝制,封建皇朝的统治,封建的家长制,个人独裁。这些还是根深蒂固的。所以1871年法国巴黎公社的时候提出,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100年之后的中国还是高唱,‘他是人民大救星’。从这里来讲,中国的老百姓就从来都盼望青天、明君,本身就缺乏民主的素养。 所以在现在习近平主席提出这个全过程民主,当然是非常好的一个正确的方向。但是一个正确的方向提出来,还要有实现它的方法,还要方方面面去从党内全过程民主(推广)到全民的、社会的全过程民主。”

自荐参选以身试法 14北京市民遭全面碾压

此前,中共党媒新华社和中新社先后于8月和9月引述全国人大官方消息称,目前换届选举工作正在依法有序稳步推进。

11月5日,北京市举行区县人民代表大会换届选举投票。

代表中国官方“橡皮图章”的全国人大微信公众号就这次投票刊文表示,“县乡两级人大换届选举,是全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

不过就在这次投票之前,11月1日,被外界视为“全过程民主试金石”的北京市14名独立参选人“宣布停止独立候选人的参选活动。”

他们给出的理由是,不堪承受地方维稳系统的恐吓和压力,“为了人身自由和生命安全“。

宣布停止参选的包括709案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709案维权人士翟岩民的妻子刘二敏、三度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的维权人士野靖环等14名无党派市民。

他们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表示,“自10月15日发表《独立候选人参选宣言》以来,10名候选人被警察死看死守,有的不让离开居住的小区,有的被警察请到派出所喝茶,有的深夜被警察从家中带走旅游,有的直接遭乡政府强拆威胁,还被警察限制自由行动,有的被警察威胁不许出门,遛狗也不行。”

在海外网络社交平台上发布的视频显示,北京市景泰东里社区戴红袖标的大妈指令清洁工人用扫把朝着参加竞选活动的独立参选人们扫起街上的尘土,有人呼喊“不让聚集”,“不让拍照”,引起了一场争执。

11月12日,被迫宣布退选的独立参选人李海荣和郭启增在北京十八里店乡的住房遭当地政府派人强拆,手机被强拆人员抢走。

沪鄂闽川选民独立参选 均变相遭禁

与此同时,美国之音了解到,上海、湖北、福建、四川等地一些独立参选人也遭遇地方当局不同程度的打压,其中上海和湖北的竞选者连候选人推荐表都未能领到。

(资料照)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地方人大代表的福建下岗工人张德锦。
(资料照)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地方人大代表的福建下岗工人张德锦。

福建省顺昌县下岗工人张德锦2011年就开始以独立参选人身份竞选地方人大代表,但在参选过程中遭除名。今年他获得18位选民推荐提名,成为该县人大代表初步候选人,但是当地选委会没有依法公告他成为初步候选人,从而剥夺了他的参选资格。

张德锦对美国之音表示,这几天当地政府派人在他家周围监视他,并且污蔑称他是“黑社会”、“流氓”,逼迫推荐他参选的人撤销提名。

对于习近平提出的全过程民主一说,这位下岗工人说,他支持这个观点,但在实践当中事与愿违。

他说,“说得非常好,我们支持他的这个观点。可是下面的人天高皇帝远。他们做的一套,上面根本就不知道。”

成都市青羊区政府官网11月2日称,青羊区人民代表大会换届选举工作开展以来,各街道党工委严格落实区委、区人大常委会关于换届选举工作的总体部署,狠抓关键环节。

报道称,辖区派出所组织各社区民警全力配合社区工作人员做好选民的上门登记工作,确保登记工作不漏、不错、不重,顺利推进。

成都市青羊区独立参选人王蓉文的候选人推荐表,推荐人签名一栏空白。(网络图片)
成都市青羊区独立参选人王蓉文的候选人推荐表,推荐人签名一栏空白。(网络图片)

不过,正在独立参选的成都市青羊区访民王蓉文告诉美国之音,她的参选过程并不顺利。她说她10月末被成都警察用汽车从北京大兴机场拉回家中,并被强制居家隔离14天,导致她虽然拿到了候选人推荐表却无法跟推荐参选的选民见面征求他们的签名,而抓她并与她一同返回成都的几名警察和与她同住的家人都有行动自由,无需隔离。

67岁的王蓉文曾被指控“寻衅滋事罪”坐牢两年多。她表示,她在中国连自己的公民权利都得不到保障,更没有所谓的全过程民主。

她说,“体现在我身上,确实没有全过程民主。我就参与不了。抢我的手机。我复印了推荐表,他们抢我的推荐表。然后派人看守我。包括选举投票的那一天,他们都是这样。根本都没有(民主),都是骗人的鬼话。”

姚立法:打压公民依法参选违宪

姚立法(档案照片)
姚立法(档案照片)

致力于争取民主的湖北省潜江市公民姚立法是自1988年以来以无党派个人参选成为中国首位自荐当选的市级人大代表。

姚立法认为,北京等地今年出现的独立参选人遭受各种非法手段压制和恐吓,不仅证明了与中国的宪法和相关法律规定相矛盾,而且说明中国在人大代表选举上在倒退。

他说,“选民依法参选,但是没有机会。组织选举的官方公然不择手段地把这些希望成为人大代表的人统统打压下去。它和宪法、法律和共产党所主张的人民当家作主啊,什么人民就是江山,江山就是人民等等相矛盾的。”

1987年起,从事教育工作的姚立法连续四次自荐参选潜江市人大代表,终于在1998年高票当选,担任了五年的潜江市人大代表。然而,认真履行竞选承诺、代表人民监督政府官员的姚立法却在2003年11月的换届选举中落选。此后,他成为当地的重点维稳对象,历尽磨难。尽管如此,姚立法仍然常年坚持推广普及与选举相关的宪法和法律知识,鼓励公民提高参政议政意识,自发监督并揭露中国各地发生的违反选举法的现象。

姚立法表示,他所了解的情况是,今年许多省份的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统统被当局以各种非法手段打压下去,这种情况实质上说明中国选举方面的法律在实施的过程中不管用。

他说,“不管用的话,那就是一个问题了。国家的法律没有它的神圣性,可以被人来违背,而不受到追究。我认为这是一个很荒唐的事情。这样的事情能够放任,能够继续,那么我们这个国家想兴旺,我们国家人民当家作主,我们国家的根本政治制度的这样一个实施,一个实现,就成问题了。”

评论:民主与否要由实践检验评判

在10月中发表的关于人大工作的讲话中,习近平还显得很自信地声称,“民主是各国人民的权利,而不是少数国家的专利。一个国家是不是民主,应该由这个国家的人民来评判,而不应该由外部少数人指手画脚来评判。”

资料照:旅美政治学博士王军涛
资料照:旅美政治学博士王军涛

对于许多人耳熟能详的中共官员这套说辞,在纽约的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军涛博士认为,在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受到严厉限制的中国,所谓“全过程人民民主”是个很虚假的概念。

他说,“因为我们知道,中国的民众在表达自己意愿的时候,现在就是因为批评他(习近平)就会被抓起来,因为哪怕嘲讽他被抓起来。而且他说要定于一尊,不得妄议中央。这有什么民主可言,对吧?这都是公开这么说的。连共产党里的干部都没有参与的权利,更何况一般老百姓呢。”

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60周年大会上提出相对空泛的“八个能否”标准,用来评价一个国家政治制度是否民主、有效,即国家领导层能否依法有序更替,全体人民能否依法管理国家事务和社会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人民群众能否畅通表达利益要求,社会各方面能否有效参与国家政治生活,国家决策能否实现科学化、民主化,各方面人才能否通过公平竞争进入国家领导和管理体系,执政党能否依照宪法法律规定实现对国家事务的领导,权力运用能否得到有效制约和监督。

香港时政评论人士刘梦熊则指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而全过程民主是一个理论,是一个概念,毕竟还要受到实践的检验。

他认为,中国现行体制仍然是人治而不是法治,实践中还看不到习近平所说的全过程人民民主。

他说,“政治体制的格局还是离不开你党委挥手,政府动手,人大举手,政协拍手的格局。干部的任免来讲呢,不是说由人民的选举而是由上级说,你行不行也行,上级说你不行,行也不行,还是这个体制。所以,看不出现在的全过程民主的实践。”

刘梦熊:领导层有序更替是民主关键要素之一

2018年3月,中国人大近3000名代表在反对声音被强力封杀的情况下修宪,废除了邓小平时代改革开放的唯一政治遗产 -- 领导人任期制,为习近平打破党内领导人任期不超过两届的常规在2022年以后继续执政除掉法律障碍。

资料照:中共中央政府所在地中南海新华门
资料照:中共中央政府所在地中南海新华门

中国问题观察人士注意到,上周闭幕的中共19届六中全会在公报中没有提及总书记接班人的人选,而习近平第二任期明年届满,领导层有序更替事项仍未明确,似乎成为中南海绝密议程或者党内禁忌话题。

曾担任全国政协委员的刘梦熊指出,国家最高领导权的有序更替是体现全过程民主的关键之一。

他说,“这个实际上是不是能够体现到,人民真正能够当家作主,权力是否能够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头去,权力的继承、监督是否真的有效,领导、最高领导人的权力的更替是不是有序地按照制度来进行。这些才可以讲得上全过程民主。要不然无论过程也好,结果也好,体现不出上面这几条的话,那就没有意义的吧。”

评论:党内民主与党外民主

在香港研究中国事务的政治分析人士刘梦熊认为,鉴于中国当前的国情,中共应该首先实行党内的全过程民主,然后推而广之在社会上实行全过程民主。

他说,“现在中国的国情这两条嘛,一个是党的领导,一个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应该首先实现这个党内的全过程民主,然后的推广到社会的全过程民主。有了从党内民主扩散到社会的民主,这才是一个完整的一个流程。问题是,你现在是党内的民主,党内的全过程民主还是有待去建立相应的制度,有待于去体现。所以,党内的全过程民主还没有实现,现在还没有条件来谈社会的全过程民主。因此在中国了全过程民主提出来,从构建到实践,还需要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

王军涛:全过程民主即专制独裁新衣

长期从事民主政治活动的王军涛博士认为,习近平给“民主“这个意义清晰的名词和概念加上定语改成“全过程人民民主”,实际上是想给中共的一党专制独裁换个包装。

一名妇女走过北京一家书店陈列的习近平著作。(2021年3月1日)
一名妇女走过北京一家书店陈列的习近平著作。(2021年3月1日)

他说,“习近平提全方位民主,实际上是想阉割民主。就跟毛泽东一样,在他们在建国时候提出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实际上是想阉割共和国这个概念。

“他实际上是用这个全过程民主来反对我们说的民主。因为民主中的一个要素进行自由选举,那么他当然我们就知道,第一个,就是他确实是反映出的,就是他想用这个东西取消民主的意义,那当然我们可以看到他确实这个取消了。关于自由选举所谓的选举啊,真实的选举的政治决策,它还是两条。第一,就是每一个公民都要平等的能够自由的投票,这个在中国是不存在。第二,每一个公民愿意担任公职的公民只要满足一定的条件,那么都可以自由的参与竞选。就说要有人民一人一票,平等的、在公开自由平等的竞争中的竞选人中间能够去选择他们喜欢的候选人。”

人民投票后就进入休眠期吗?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重提全过程人民民主的讲话中称,“如果人民只有在投票时被唤醒、投票后就进入休眠期,只有竞选时聆听天花乱坠的口号、竞选后就毫无发言权,只有拉票时受宠、选举后就被冷落,这样的民主不是真正的民主。”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军涛指出,上述关于“投票后就进入休眠期”的说法显然指西方世界和世界其他地方民主国家和实行宪政的社会,因为在中国根本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民主选举投票和竞选。

中国民众在一次地方选举中投票。(资料照)
中国民众在一次地方选举中投票。(资料照)

王军涛认为,习近平想证明他所说的全过程民主比真实的民主优越,却暴露他的无知。 “这个(说法)是建筑在一个无知、就是对于西方民主的无知的基础上。因为西方民主并不是好像仅仅就4年选一次。它实际上是一直建筑在公权力有限。并且,选举出来的各种权力是在相互制衡相互监督之中。在这4年中,就是没有选举的4年中, 也是充分代表着民意在行使权力。因为它是不同的权力在互相制衡。习近平那个全过程全方位参与是由他来代表,由他领导的党来代表人民,那是一个很荒唐的说法。因为如果没有选举没有制衡,没有公民的广泛的这种权力监督,像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话,那么民众也没有办法真的去判断是不是它代表了人民,或者人民是不是正在管理这个国家。”

王军涛认为,习近平上台以来,刻意模仿独断专权的毛泽东,不断向毛时代的残暴统治倒退,使得当今中国的政治生态远远落后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胡赵两位改革派领导人开启的开明专制,而这位总书记所说的全过程民主令人感觉荒唐可笑。

他说,“很搞笑,就是他提的这些所有这些东西都是在自证自己是没有知识而且又很荒唐,强词夺理。他在证明这个东西,他搞什么的全过程。实际上公民的基本权利的保障,就是保证全过程参与。就在两次选举之间的全过程参与,是通过公民基本政治参与权的保障实现的。但是呢,这个选举是绝对要有啊,也不能因为参与应当是全过程的,就否决,说选举就是没必要了是吧?你不能因为说人还是要呼吸,就说心脏是不必要的。”

北京当局一向忌惮民主国家通行的公投和通过公民投票直选各级政府官员的做法。它近年来不断强调称,“近百年来中国的发展变化早已证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历史的选择、是人民的选择”。这个世界最大的政党还把这类内容编入学校课本,“从娃娃抓起”,引导年轻一代的思想信仰。

(美国之音高锋对本报道有贡献)

脸书论坛

相关内容

VOA卫视最新视频

时事大家谈:突破性感染上升 大部分人迟早会得吗?
请稍等

没有媒体可用资源

0:00 0:14:27 0:00

美国之音中文节目预告

XS
SM
MD
LG